(作者:富權)


 

民進黨提名姚文智是虛晃一招?

  民進黨決定不再禮讓台北市長柯文哲,而是自行提名台北市長參選人後,各方都在密切注意民進黨將會推出哪個「強棒」?實際上,按照政黨運作常態及台灣地區各政黨在歷次選戰的經驗,除非是另有圖謀,大多都是推出強棒,以求取勝,否則將會傷害該選情內自家的政治行程,尤其是民進黨極為重視此選戰常理,因而在新北市的佈局策略上,寧可毀掉自己最初設想的讓「百合花學運」世代參加縣市長選舉,以利新老交接爭取民進黨從基層到「中央」都能實現長期執政願景的設想,推出「美麗島世代」及創黨元老蘇貞昌,就是出於「推出強棒」的戰略常理。因此,既然民進黨決定在台北市自行提名市長參選人,人們都猜測,其人選必定也是「強棒」,一來是證明民進黨不再與柯文哲合作的決定是正確的,因為民進黨自己也有「強棒」,無需仗賴柯文哲來擋住國民黨的參選人;二來也是要避免蔡英文所憂慮的民進黨倘在台北市自行提名參選人將會淪為「老三」成為事實;三來也是要與新北市的蘇貞昌「雙劍合璧」,將北台灣的選情哄抬到最高。由此,人們的觀察焦點,都指向資歷和實力都與蘇貞昌基本相等的「強棒」,否則就不如繼續與柯文哲合作,何須如此大費周章高搞什麼自提人選?
  昨日上午,民進黨選舉對策委員會(選對會),昨早舉行會議,經一個半小時的討論,確定將建請黨主席蔡英文徵召「立委」姚文智,參選台北市長,並將提請於明日舉行的中執會討論通過。選對會作出決定後,民進黨發言人鄭運鵬轉述結論說,選對會建議提名姚文智的理由有,其一姚文智是近幾年來對台北市政長期且深入研究的在地公職人員;其二姚文智多年來對台北市未來發展的願景及擘劃,最完整且獲得支持;其三姚文智長期服務台北市,基層經營最紮實,並在本次徵詢過程中,獲得民進黨在地里長議員等支持;其四選對會綜合基層黨公職幹部的意見,也參考上周六政見發表會後,相關社群媒體的反應,認為姚文智也獲得高度認同。
  選對會所提的四點理由,確實是有其道理,但這都是屬於技術性的,而不符合民進黨擅長於戰略及戰役性操盤的傳統,尤其是以台北市的戰略地位的重要性,及蔡英文對「台北市不容有失」的重視度,因而一直都不放棄與柯文哲的合作,就是擔心民進黨自提參選人將淪落為「老三」,不利於她在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選情的憂慮,因而對選對會的這個不是推出強棒」的評估結論,感到不可思議,並認為這是「假提名,真禮讓」,或是還將會有第二次整合,甚至是最後階段將會實施「棄保」策略。
  人們之所以有這樣那樣的質疑,確實是持有許多「理由」。首先,單就民進黨已經宣布參選台北市長的呂秀蓮、姚文智兩人而言,姚文智確實是優於呂秀蓮,尤其是姚文智為參選台北市長落了很多心機,四年前就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其提到的許多市政改革設想,都很大膽新鮮,讓人們眼睛一亮。雖然某些設想可能超逾實際可能,如搬遷松山機場等,將會因為牽動面太大而難以成事,但畢竟這證明了他要參選台北市長並非是要為做官,而是要做事。倘沒有柯文哲以「白色力量」來勢洶洶,時任黨主席蘇貞昌決定進行第二階段民調,而決定禮讓柯文哲,只是由姚文智對拼連勝文,早就當選了。今次選對會決定向黨主席提請姚文智,算是還他一個公道。但以選戰的最大利益衡量,姚文智並非屬於「強棒」,因為四年前妨礙他的柯文哲因素仍然存在,而且更為糾結。民進黨只有提名與蘇貞昌不相伯仲的人選,如賴清德、陳菊等,才能吻合民進黨的「強棒」策略及落實蔡英文「不能淪為老三」的意願。因此,也就理所當然地合理懷疑,選對會推薦姚文智是「玩假的」,還有「後著」在前頭。
  其次,從姚文智自己的表現看,也讓人們感到,民進黨「留有後著」。其中最明顯的,就是他昨日下午在舉行記者會時,雖然聲稱自己將會打不一樣的選戰,並自詡為「空間型」的政治人物,未來將推動都市改造運動,希望讓台北市脫胎換骨,變成世界級「首都」城市,但其卻又表示他將不會為參選台北市長而辭去「立委」之職,而是帶職參選,並聲稱擔任「立委」也是一種對選民承諾,這會期他很期待都市更新條例能完成修法,在臨時會時有機會通過,他一定會在法案上奮戰不懈。這就予人一個強烈的印象,他對勝選台北市長沒有信心,因而不敢破釜沉舟,缺乏必要的勇氣和誠意,而且在選戰開打後,按照他所說還得參與「立法院」的運作,這等於是半放棄選戰。或許,是連他自己也知道或感受到,民進黨中央還將會有第二階段的戰役考量,他並非是民進黨最終的台北市長參選人。
  其三,從選對會允許民進黨籍台北市副市長陳景峻繼續留在台北市政府,以利於延續「白綠合作」的佈局,及陳景峻關於「白綠組執政聯盟才是對台灣最好的選擇」的表白看,「禮讓柯文哲」仍然沒有破局,在選戰最後階段,倘因為柯文哲與姚文智「鷸蚌相爭」而將會讓丁守中「漁翁得利」,而姚文智的選情又處於劣勢,黨中央可能會實施「棄姚保柯」。實際上,如果不是留下這條後路,按照民進黨《紀律評議裁決條例》第十五條「違紀助選」關於「違紀助選」的規範,陳景峻即使是沒有公開發表支持非黨提名候選人之言論、公開攻擊黨提名候選人、擔任或列名為非黨提名候選人競選活動有關之職銜、其他損害黨及黨提名候選人形象之助選或助勢行為,但繼續留在「敵營」任主要職務,就是「資敵」。如今選對會允許陳景峻繼續留任台北市副市長,就不排除民進黨未來還將會有與柯文哲合作的空間。
  當然,更有一種「陰謀論」在流傳,那就是蔡英文在明代的「禮讓柯文哲」遭到基層黨員反對及「獨派」抵制,而不得不在表面上自提參選人後,其實仍然沒有放棄與柯文哲的合作,還將會暗中向柯文哲「放水」,以讓柯文哲勝選成功連任台北市長,這樣就可將他鎖死在台北市政府,而且也令柯文哲感謝她「不棄」之隆恩,到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時,就將不會跳出來參選,與她爭奪大位。否則,柯文哲倘敗選連任,可能就將會循「陳水扁模式」,宣布參加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至於他不像陳水扁那樣有一個政黨在撐腰,他也可成立一個政黨,實際上這幾天就有柯文哲將組黨的信息在流傳。這就更讓蔡英文警覺,不能因柯文哲敗選而「放虎出山」。
  但在黨內可能會有相反的想法,那就是「「新潮流系」可能不希望看到柯文哲得以成功連任,以避免其勢力坐大而尾大不掉,到二零二四年「總統」大選時,就成為賴清德的「攔路虎」。因此,無論如何民進黨都要推出自己的台北市長參選人。另一方面,「新潮流系」也不願見到姚文智當選,因為他是屬於「謝系」,而「謝系」與「新潮流系」有著深仇大恨。而且倘姚文智當選,按照黨章就是當然中常委,結束本屆中常會沒有「謝系」人員的歷史。
  因此,民進黨提名姚文智參選台北市長,可能是虛晃一招,還將會有後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5-29 03:42:5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