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富權)


 

警覺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

  在隆隆炮轟聲中,尤其是在《美麗島電子報》的民調數據指出「拔管」事件已經將蔡政府的民意支持度拉得更低的警訊聲中,出任「教育部長」才四十一天的吳茂昆,終於宣佈辭職,創下了兩個台灣地區式的「健力士記錄」:其一是最短命「教育部長」的紀錄,其二是為了同一事件(拔管)而連接「拔」掉了兩個部長的紀錄。
  盡管吳茂昆在走馬上任時聲稱其「使命」並非是為了「拔管」,也儘管吳茂昆在其辭職聲明中也強調他的請辭並非是為了「拔管」,但他在辭職聲明中所訴說的因為處理「拔管」政務而招惹各方強烈批評,導致其人格受到嚴重侮辱的主因,卻仍然是源自於「拔管」。其實,蔡英文和賴清德最後決定拋棄他,間接上還是為了「拔管」。
  實際上,導致吳茂昆撐不下去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美麗島電子報》公佈的「五月國政民調」,本來就因為施政不佳的蔡政府,因為「拔管」而更差,就連台南、高雄也是如此。這是在近期的多份民調作業中,首次也是唯一加上受「拔管」事件影響的民調,顯得「拔管」事件所引發的效果,已經走向蔡政府預設的反面,從可以鞏固蔡政府的統治地位,演變為或將會導致民進黨在「九合一」選戰中嚴重失利,從而給蔡英文爭取連任以至民進黨爭取長期執政帶來濃重陰影的重要因素。人們並非是對管中閔有甚麼好感,甚至可能部分人還並不同情和支持管中閔,但蔡政府為了阻擋國民黨員教授出掌台灣大學的瘋狂做法,與民進黨本來所標榜的「民主、進步」精神,及與支持者心目中的民進黨「反獨裁,反專制;爭自由,爭人權」印象,相關何太遠!民進黨簡直就是自己當年曾經反對過的國民黨政權的翻版,因而導致其支持者高度失望,就連民進黨大本營的中南部,對「拔管」事件的負面民意反應,也與北部都會區一樣。這對民進黨和蔡政府來說,是一個極為嚴重的警訊。
  這就讓蔡英文慌了神,就連「賴神」也失神。本來,前段時間蔡政府對自己近期的民調沒有起色,還可籍著布基納法索「斷交」事件和被世界衛生大會拒絕進場事件,還有與柯文哲「分手」的事件,以「非戰之罪」來轉移視線;但「拔管」事件是自己主動發動的,而且手法極為粗暴及無理,更嚴重的是,執行「拔管」任務的吳茂昆,存在著與管中閔被「拔掉」的依據的同樣的行為,而且比管中閔還要嚴重。這種「雙重標準」,是包括民進黨人在內的任何人,都不能容忍的。可能會嚴重損害民進黨的信譽和形象,因而影響民進黨年底「九合一」選舉的選情,進而影響蔡英文的連任;就連賴清德的政治前景,也將「一鋪過清袋」,其在「斷交」記者會的一抹詭異微笑,再也笑不起來,因為吳茂昆是他點名上任的,他必須主動與吳茂昆作出切割,否則將牽連到自己。因此,賴清德昨日下午在前赴「立法院」備詢時就主動向記者們表示,「我贊成他要以一樣標準檢驗自己理念,因此我接受他的請辭。」
  吳茂昆的下台,咎由自取。既然明知自己的首要任務是「拔管」這個關係著民進黨「維權」利益的重任,而為「拔管」所羅織的「罪名」之一是到大陸地區講學,就應先行檢驗自己是否也曾有過類似的行為,因為在兩岸開放後,台灣地區的教授前往大陸進行學術交流就絡繹不絕,就連現任及曾任民進黨政務官者,也難免從俗,如現在的「守門員」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其之所以重新出山,其中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曾經經常前往大陸地區進行學術交流,熟悉大陸的政情,並擁有大陸涉台人士的豐富人脈關係。在此背景下,吳茂昆本人也曾前往大陸地區進行學術交流,這本來是正常及合理合法事情。但既然蔡政府尤其是「教育部」將此列為「拔管」的理由之一,儘管荒謬至極,但吳茂昆既然要執行此荒謬任務,首先就應檢視自己。而意想不到的是,吳茂昆跌落蔡政府及其前任預先挖好的深坑之中,變成「雙重標準」,手電筒只照別人不照自己。實際上,吳茂昆的情況比管中閔更「嚴重」,管中閔只是有赴大陸進行學術交流的記錄,而且是經過批准的,也不存在對價關係,亦即沒有經濟利益;而吳茂昆自己卻有未經批准就到大陸進行學術交流的事由,還有溢領獎助學金,在美國設立公司並疑侵權等涉及金錢的行為,犯了知識分子士大夫的大忌。
  顯然,吳茂昆成了蔡政府的犧牲品。他在辭去「教育部長」後回不東華大學,更不能被安排其他的政務官新職務,以至是像他自己的辭職聲明中所言,其人格已經受到嚴重污損,甚至賠掉其曾被提名諾貝爾物理獎的隆譽。
  但這還只是吳茂昆個人的問題,而該事件的外溢社會效應,及蔡政府可能會逆向操作的政治意圖,卻更值得警覺。蔡政府為了「拔管」,以管中閔到大陸進行學術交流「入罪」;而國民黨的「立委」和市議員,為了「反制」,就「以毒攻毒」地揭發吳茂昆也曾同樣有過前往大陸進行學術交流的事例,雖然指出其中有未經批准的情節,但從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角度看,並非是負面的行為,相反還應該鼓勵。而經過這麼一弄,台灣地區的教授到大陸進行學術交流,就變成了負面的事情,有此「劣跡」者不能出任政務官。此後公立大學的教授們,對參與兩岸學術交流活動就必須小心翼翼,必須先行掂量過,是否將會影響自己今後的仕途,甚至自己出任系主任、所長以至校長的資格。
  倘是這樣,正好是符合當前蔡政府及民進黨要以收縮兩岸交流來「反制」大陸「反獨」鬥爭的意圖,成了「為虎作倀」,並抵觸國民黨黨章及政治綱領中有關推動兩岸交流的主旨。實際上,國民黨在連戰連敗,士氣大傷之後,唯一的強項就是「國共黨際關係」及兩岸交流。倘連著唯一的「武功」都被自己「廢」掉了,今後還有什麼本事可以東山再起,甚至是繼續生存?其實,就短期效應而言,也已經可能對大陸的三十一項惠台措施的落實,產生某些負面影響。因此,在蔡政府來說,吳茂昆必須犧牲,因為可以換來制止兩岸學術交流的「正當性」及「合理性」。犧牲掉一個吳茂昆,算得了什麼,這樣的「奴才」多的是;而連國民黨「立委」也將兩岸學術交流視為「罪過」,那就是花多少錢也買不到的「成果」。
  實際上,蔡政府要「拔管」,本來就是為了恐嚇經常到大陸進行兩岸學術交流活動的公立大學教授。而國民黨「立委」及市議員,為了維護管中閔並扳倒吳茂昆,揭發吳茂昆的「違法」到大陸出席學術交流活動,這就正好符合蔡政府的心意,樂得於「奉陪」了,儘管他們的本意沒有這個意思。
  因此,在與民進黨作鬥爭時,必須注意「過猶不及」,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蔡政府為了達到阻止兩岸學術交流之目的,可以犧牲自己的一個「部長」。而已經丟掉了政權的國民黨在經過圍剿黨產等系列清剿之下,還剩下什麼可以被「犧牲」的?不要連自己的唯一「武功」兩岸交流都「自廢」掉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5-30 03:32:1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