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呂秀蓮是要脫黨參選台北市長嗎?

  昨午召開的民進黨中執會,正式決定徵召姚文智為該黨的台北市長提名人。至此,民進黨和國民黨的「六都」市長提名人都已確定,並各就各位投入選戰。
  但是,多家民調機構的民調數據都顯示,姚文智在台北市長選戰的「三國演義」中,民調為「老三」,低於國民黨的丁守中和爭取連任的現任市長、無黨籍的柯文哲。這正是蔡英文所擔心的情勢,憂慮台北市這個重要的選區,未能為她在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時固守選盤,而且更擔心柯文哲獨自參選倘也能勝選,就將尾大不掉,看不起民進黨,在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時,挾其在台北市長選戰的餘威,直接向她發起挑戰。
  但民進黨選對會召集人之一,作為「英派」大弟子的陳明文掛保證說,姚文智在獲得正式提名後,其民調數據就將會不一樣,將會開低走高。不過,從選對會允許並鼓勵民進黨籍的陳景峻繼續留任台北市副市長,並聲稱這並不抵觸民進黨的內規,及不反對柯文哲將原先在台北市政府內擔任市長室專員的民進黨籍幕僚周榆修,提升為市政府顧問,還有同意民進黨籍的民政局長藍世聰繼續在市政府留下來服務的情況看,仍不排除到選戰的關鍵時刻,仍將會禮讓柯文哲,或是發動「棄姚保柯」。這將有兩個時間關節點,一是選務機關進行接受參選人領表報名作業期結束之前,二是在競選宣傳期開始之前。看來,前一個關節點的可能性會強些,因為待到後一個關節點才行事,將會衝擊民進黨台北市議員參選人的選情,也不利於蔡英文的固盤部署。現在看來,蔡英文已經想通了,不管民進黨在台北市長的選情是否淪落為「老三」,只要能保住民進黨在台北市的百分之四十的基本盤,就算勝選。
  這是遂行「李應元模式」。在二零零二年的台北市長選舉時,爭取連任的馬英九氣勢如虹,民進黨將難以置喙。但陳水扁必須有人作「犧牲打」,為他在二零零四年的「總統」大選,固守台北市的基本盤。於是,時任民進黨秘書長的李應元,明知當選不上,也要義不容辭地投入選戰,雖然是不敵馬英九,但也確實是為陳水扁固守了二零零四年「總統」大選爭取連任在台北市的基本盤。
  從種種跡象看,姚文智選到底的機率,將會比棄選的可能性要高。這除了是要為蔡英文固守台北市的基本盤之外,還因為黨內外「獨派」黨內基層對柯文哲的反彈力度太大,在民進黨內的根基不厚,及一直未能獲得「獨派」信任度蔡英文,不可能會得失他們。不過,今年的情勢與四年前有所不同,當時的民進黨主席是蘇貞昌,是他在民進黨已經進行過台北市長初選之後,決定進行第二階段民調,並依據其結果而作出禮讓柯文哲的決定的。而且當時也尚未看到「太陽花學運」的效應,很要必要與「白色力量」合作,以扳倒國民黨的連勝文。現在,是蔡英文任民進黨主席,並爭取在二零二零年連任「總統」,與蘇貞昌當時的心境並不一樣。而且,「太陽花學運」的效應已經消退,柯文哲也已不再是民進黨的「同路人」,因而再次「禮讓」的政治前提已經大為消減。在蔡政府的民調始終無法提升,民進黨的各項粗暴改革惹發天怒人怨之際,蔡英文能多一票就是一票,因而就需要姚文智發揮李應元的作用,明知當選不上,也要作「犧牲打」,就其固守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基本盤。而由於國民黨推出的參選人丁守中,對柯文哲構成威脅,因而對柯文哲「尾大不掉」的擔心心理,也可卸下。
  但蔡英文在台北市長選舉的範疇內,仍然有煩惱事纏身,那就是就在中執會昨日作出徵召姚文智的決定之後僅幾個小時,呂秀蓮辦事處就發表簡短聲明,說是呂秀蓮要與民進黨「拜拜」,並聲稱她與民進黨「道不同,不相為謀」。不過,卻又未有明確表示,是否要脫黨並以無黨籍身份參選台北市長。當媒體詢問其辦事處時,幕僚人物卻無法作答。這與已經宣佈脫黨參選台北市長,因而未被民進黨中央列為評估對象的蘇煥智,有所不同。
  實際上,民進黨選對會是曾經將呂秀蓮納入台北市長參選人大評估對象的,因而才舉辦了姚文智與呂秀蓮的電視政見會。但呂秀蓮在翌日就到了馬來西亞參訪,顯然連她也對自己能夠獲得黨中央「摸頭」缺乏信心,而刻意避開了黨中央決定征戰台北市長人選的中執會召開的日期。但卻又在中執會作出決定後發表「向民進黨揮手再見」的告白,而且隨即在社交媒體發表「育兒經」,真是有點古怪。可能要在她今日返台後,才由她自己親自說明是否脫黨參選台北市長的動向。
  呂秀蓮早就對民進黨有意見,在「拔管」事件中,竟然與國民黨曾任「行政院長」的張善政一道,批評民進黨,這就已經暴露了她對民進黨有異心。但並未引起民進黨高度重視。民進黨不重視呂秀蓮,一來是知道她的「老姑婆心態」發作,不足為怪;二來感到她的選戰能力不強,不足為慮。
  所謂「老媽婆心態」,是廣東人形容未婚又過了更年期的女性,心理與常人有異,對任何美好事物都有一種「不平」的感覺,既妒忌也不屑。
  很明顯,是呂秀蓮對也是「老媽婆」的蔡英文既妒忌也不滿。盡管蔡英文也未婚,但卻一路順風順水,做到「總統」和執政黨主席,應該是沒有「老媽婆」的妒忌心態。——都已經登頂最高了,還會妒忌誰啊?
  但呂秀蓮卻不同。她雖然也曾兩任「副總統」,在當時算是「最高境界」了,但她仍幻想要做台灣地區的「第一位女總統」。為此,又是組建幕僚班子,又是出版報紙。但時不予我,民進黨一直未有給予機會,並因在其「副總統」末期,爆發了陳水扁的貪腐案,而使其政治前景受到連累。
  其實,就是在她最風光的時候,她也已經對比她年輕且美麗的的女同僚充滿妒忌心了,因而才有她剛進駐「總統府」不久,就傳出「嘿嘿嘿」事件,針對當時最得陳水扁寵愛的蕭美琴,打破醋瓶的心理暴露無遺。
  對蔡英文的妒忌心就更強烈了。因為被「小英」奪走了自己「第一位女總統」的桂冠。而且更不屑的是,當自己為台灣的民主事業奮鬥而遭受軍法大審並被判監禁坐牢之時,蔡英文還在讀書。她有份參與創黨的民進黨的奮鬥成果,卻讓蔡英文這個並未為民進黨的事業作出貢獻的「女文青」「篡奪」了。
  呂秀蓮說,她參加過六次選舉,沒有輸過。廣義來說,確是如此,但也有偶然性。她在參選「立委」時,選制是複數選區不可讓渡制,只要得票率能過了百分之八的「門檻」,就可當選。她在參選桃園縣長時,拜國民黨籍原縣長劉邦友槍殺案之賜,輕易當選。她的兩任「副總統」,是搭上了陳水扁的「車邊」,「兩顆子彈」本來是要打她的,要她作催谷陳水扁選情的犧牲品。本來,陳水扁在爭取連任時,是不滿呂秀蓮的「婆婆媽媽」作風,要更換副手搭檔的,因而「新潮流系」先是舉薦蘇貞昌,後是蔡英文,但後來為了平衡各派系,還是要回呂秀蓮。
  正是呂秀蓮在黨內沒有派系,才讓她有機會獲得陳水扁「寵幸」。但如果脫黨參選,就可能會輸得很難看,有辱其曾任「副總統」的身份。而且,曾經是民進黨提名參選的「副總統」,卻又離黨而去,也不符合政黨倫理。
  因此,呂秀蓮何從何去?或許今日返台後,會有分說。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5-31 03:16:1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