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從「老包」拒絕支持姚文智看政治詭異

  台北市長柯文哲昨日前往台北市議會出席市政總質詢,國民黨籍市議員厲耿桂芳在質詢時批評柯文哲過去說過「兩岸一家親」,之後卻又為了拉攏民進黨而道歉,讓民眾都認為柯宛如變形蟲,現在這樣市長還可以選嗎?並質問柯文哲,是否還敢繼續主張「兩岸一家親」?柯文哲應詢說,其實他覺得很奇怪,一直以來都不覺得向聽了「兩岸一家親」不舒服的民眾說聲「歹勢」、抱歉,這有什麼問題?厲耿桂芳追問,所以柯文哲覺得很冤枉嗎?柯文哲聳聳肩,但又坦承「民調掉了百分之十五是真的啊!」
  既然連柯文哲「御用」的民調機構都顯示,柯文哲的民調數據已經下跌了十五個百分點,亦即與丁守中的民調已經拉近。倘再加上民進黨也推出提名人姚文智參選,形成「三足鼎立」之勢,扯薄柯文哲的票源,國民黨就極有機會「光復」台北市。有說是,如果當初蔣萬安不是棄選,可能就是最年輕的台北市長了,並在經過行政力量後,像幾位前任台北市長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那樣,直攻「總統府」了。但蔣萬安卻表示,他並不後悔,而是將會繼續堅守「立法院」。
  柯文哲的民調大跌,姚文智的民調是否就會相應上升?未必,因為無論藍綠民調機構公佈的數據,姚文智都是「老三」。而「老三」正是蔡英文的夢魘,擔心柯文哲會因此而「尾大不掉」,「藐視」蔡英文,直攻「二零二零」。因而她在民進黨基層及「獨派」都已強烈不滿柯文哲的言行,反對民進黨繼續「禮讓」柯文哲,甚至不惜要挾「退黨」或是「寧願將選票投給丁守中」之下,卻仍然堅持要與柯文哲合作。直到民進黨選對會向她報告必須自行推出台北市長提名人的結論時,她還吃驚地說:「一定要這樣嗎」?
  當然,當時蔡英文擔心民進黨在台北市會淪落為「老三」,是以柯文哲是「老大」為前提;如今因為柯文哲的民調大跌,可能做不了「老大」,對蔡英文的「二零二零」的威脅力也就相對減弱了一些。盡管不排除落選後「無官一身輕」的柯文哲,企圖透過參加「總統」大選尋求一個又大的「官位」的可能性,這要比成功爭取連任台北市長後,又去「這山望見那山高」,覬覦「總統」大位,遭到選民們質疑他「臨陣落跑」,及辜負當初投票支持他續任台北市長的選民們的委託,較為沒有心理負擔。
  但讓國民黨「光復」台北市,同樣也是蔡英文極為不願看到的事,奈何姚文智的實力太弱,不爭氣。若是賴清德、陳菊出戰,還有一博的機會。不過,兩人都「志不在此」。其中賴清德不想放棄「行政院長」這個可以幫助他「更上層樓」的「踏腳石」,並擔心倘是輸選會影響自己的「總統」大計;陳菊則因身體、年齡等方面的原因,也不願再摻和選戰折騰。當然,為蔡英文作「九合一」選舉的操盤手,鞏固其爭取「二零二零」成功連任的政治資本,這比自己親身落場參選台北市長,更能凸顯自己與蔡英文的「姊妹情誼」。
  但也不能因此而眼看著民進黨因姚文智而在台北市成為「老三」呀。「你同我定」,這正好為實現蔡英文的「初衷」——恢復繼續與柯文哲合作,實施「棄保」戰術,號召民進黨的支持者「棄姚保柯」,提供了正當性和必要性——既然民進黨無法拿下台北市,更不願見到國民黨「光復」台北市,那就「兩害取其輕」,還是讓自稱「墨綠」,並曾是陳水扁醫療組組長的柯文哲,續任台北市長吧!這樣還可將他「鎖定」在台北市政府大樓,讓民進黨爭取「長期執政」的美夢可以實現。
  實際上,按照台灣地區的選戰實踐,「棄保」戰術多數是實施在同一陣營的兩名選將,實力相差較大的情況下;倘是旗鼓相當,將會各不相讓,力拼到底了。正因為如此,民進黨不會推出實力與柯文哲相差不大的賴清德、陳菊,而是明知姚文智勝選機會不高,也要違背「勝選考量」的原則了。這就是為未來有可能會實施棄保」戰術而留下後路也。
  因此,民進黨在作出徵召姚文智為台北市長提名人的決議後,黨中央沒有執行《紀律評議裁決條例》第十五條「違紀助選」的規範,要求在台北市政府內任職的黨員辭退市政府的職務,與柯文哲「劃清界線」,而是讓民進黨籍的台北市副市長陳景峻繼續留在台北市政府,就是為了以利於延續「白綠合作」的佈局。而陳景峻關於「白綠組執政聯盟才是對台灣最好的選擇」的一番表白,也暗示「禮讓柯文哲」仍然沒有破局,在選戰最後階段,倘因為柯文哲與姚文智「鷸蚌相爭」而將會讓丁守中「漁翁得利」,而姚文智的選情又處於劣勢,黨中央可能會實施「棄姚保柯」。
  正因為如此,民進黨籍的台北市政府民政局長藍世聰、市府顧問周榆修等,前日在市議會的總質詢中,均表態要留在市政府,藍世聰更堅定地表態說,他一定會輔選柯文哲,這是他留下來最重要的責任。當被追問是否會擔心被開除黨籍時?藍世聰說,那應該是民進黨要去思考的問題。
  既然如此,回頭看,當時陳景峻安排「綠色和平電台」專訪柯文哲,導致他為對「兩岸一家親」言論感到不安的人道歉,除了是表面上的出於「好意」之外,是否更是民進黨一是要防阻國民黨「光復」台北市,二是也要挫下柯文哲的銳氣,卻又可以在未來以此來製造「棄保」效應,讓柯文哲可以繼續連任台北市長,但無法產生「尾大不掉」效應,三是因不是直接與柯文哲合作,就可避開黨內基層和「獨派」反對浪潮,的一石三鳥」預謀?
  同樣就是這個「綠色和平電台」,日前下令要其主持人「老包」在《老包說故事》節目中支持姚文智。而「老包」卻拒絕服從,而決定打「包」走人。
  這個「老包」是何許人也?他本名詹錫奎,曾任《自由時報》副刊主編,並在自立報系任職。後為本土文化公司《新台灣新聞周刊》發行人兼社長。《新台灣新聞周刊在當時是為數不多的「親綠」報刊之一。
  這還不打緊,「老包」還是「台獨烈士」鄭南榕的遺霜葉菊蘭的男朋友。二零零七年民進黨決定謝長廷為「總統」大選提名人後,謝長廷建議由葉菊蘭作其「副總統」搭檔,因而《新台灣新聞周刊》就力挺謝長廷。當陳水扁為了維護黨內派系平衡,擔心「新潮流系」會籍此坐大,就安排曾與謝長廷參加黨內「總統」初選而落敗的蘇貞昌作「副總統」提名人,「老包」還大發雷霆。
  但弔詭的是,一九九二年初,民進黨「新潮流系」領導人邱義仁(當時是民進黨副秘書長)帶了民進黨主席許信良和秘書長陳師孟,去和《自由時報》社長密商後,《自由時報》就毫無預警也未說明理由,撤下《老包專欄》並強制他離職,因而導致他後來創辦的《新台灣新聞周刊》,對「新潮流系」深惡痛絕。而在馬英九上台後,失去企業主動廣告支持,撐不下去,因而宣布「暫時停刊」,但卻一直沒有复刊。而「老包」就在謝長廷介紹下,到其創辦並任第一屆董事長的「綠色和平電台」作主持。
  這就奇怪了。姚文智不是謝長廷的愛將嗎?而謝長廷不也是「新潮流系」的死對頭嗎?為何「老包」今日卻不願為姚文智助選?寧願「執包袱」也要拒絕來自也是「綠色和平電台」股東之一的民進黨人徐國勇的指令?
  或許,這是「一件還一件」,「老包」與謝長廷關係良好,更是葉菊蘭的男朋友,並與「新潮流系」交惡,不等於是必須支持「謝系」,尤其是「謝系」中包括姚文智在內的任何一人。實情是否如此,就要看事態的發展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08 03:39:0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