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薄瑞光想做蔡英文的楊甦棣司徒文?

  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AIT)新址開幕,曾經為該新址建設東奔西走的主任梅健華,卻即將任滿卸任。由於梅健華在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時,暗中為蔡英文出了不少力,並曾力主應由海軍陸戰隊進駐「AIT」執行安保工作,因而蔡政府感激不盡,決定模仿當年陳水扁向為其上台出了大力的「AIT」副處長,還稱其為「我親愛的好朋友」的楊甦棣,頒授大綬景星勳章那樣,也向梅健華頒授一枚「汽水瓶蓋」。但可能是蔡政府不滿梅健華「臨天亮拉泡尿」,在最後關頭卻否認美國將向「AIT」派駐海軍陸戰隊,因而頒授勳章就比楊甦棣降了格——當時離任是只是副處長的楊甦棣,獲頒授的是「總統級」的大綬景星勳章,而且還是由陳水扁親自頒授;而梅健華獲頒授的,卻是層級低得多的「特種外交獎章」,因為只是「外交部」的層級,因而由「外交部長」吳釗燮授予。但也讓梅健華感激流涕。
  趁著「AIT」新址揭幕,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薄瑞光,可能是眼熱層級比他低的「AIT前後任處長都「拿到了好處」,因而也「變臉」式地向蔡英文「輸誠」,在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聲稱,蔡英文已經展現某種程度的創意與耐心,而且務實、小心謹慎地處理兩岸關係,但北京並沒有妥協。為此,美國國會與行政部門近來也反映了對北京「欺凌」台灣的關切。美國國會近期通過的《台灣旅行法》等法案,即是美國針對台灣受到北京不合理待遇的反應。
  其實,薄瑞光的「變臉」,早就有跡象。實際上,他的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的任期基本上與馬英九任期重疊,因而曾經盛讚馬英九的「活路外交」。但國民黨丟失政權後,立即「變臉」,在正式卸任前,進行其任期內最後一次的訪台之旅。在與蔡英文會面時,他聲稱過去幾年台美達成了很多重大的進程,其中一個原因是美國和台灣視對方為重要的夥伴,美國也很敬重台灣。他還表示在當年底前已計劃了幾趟來台旅程,會繼續觀察台灣政府的發展和台美關係。蔡英文則以「歡迎常回來看看」作回應,並沒有其他什麼表示。
  由此看來,薄瑞光雖然在其任期的最後階段,從曾經的不信任及不放心民進黨的態度,轉變為全力支持民進黨,但蔡英文並沒有賣帳,並沒有像陳水扁對楊甦棣,馬英九對司徒文那樣,給予一定的獎賞,讓他空手而歸。不過,薄瑞光當時仍未死心,以「今年底前已計劃了幾趟來台旅程」來作暗示,期待蔡英文此後還是會對她的幫助予以「感恩」,適當地「表示」一下。而蔡英文的「歡迎常回來看看」,似乎也為此埋下了伏筆。只不過是,還須看薄瑞光此後對「幫助」蔡英文,會有什麼新動作。倘令蔡英文滿意,說不好還可像楊甦棣、司徒文那樣,獲得一個勳章來戴戴。甚至還可像司徒文那樣,在台灣撈個公立大學的副校長當當。因此,他日前的談話內容更為「出格」,誣指北京「欺凌」台灣。
  但似乎仍不足夠,與楊甦棣相差甚遠。實際上,陳水扁在當選並出任「總統」後,就對曾在其競選期間予以暗中幫忙,並以「我親愛的朋友」來稱呼他,及批評國民黨「不合作」的「AIT」台北辦事處副處長的楊甦棣十分感恩,因而在其二零零一卸任時,向這位「親愛的朋友」頒贈大綬景星勳章。這是台灣當局與美國「斷交」後,二十二年來第一次贈勳予「AIT」的官員。
  而緊接著楊甦棣出任「ATT」台北辦事處處長的司徒文,在其二零零九年赴台履新時,馬英九已經出任「總統」,此時馬英九奉行「活路外交」,沒有給美國惹來什麼麻煩,是台美關係最佳的時光,因而「AIT」與馬英九的關係也是一直處於「蜜月期」,互動良好,為台灣獲加入免美簽計劃候選名單、美國對台軍售及促成美國資深官員來訪等,幫了馬英九的大忙。因而在其卸任後,馬英九就於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七日向他頒授大綬景星勳章,同年八月一日給他頒贈表彰在台外國人士特殊成就的外僑永久居留證「梅花卡」。後來還為他「度身定做」地在「清華大學」設立「亞洲政策中心」,並讓他出任其首任主任。二零一四年是哦月,更是委任他為「清華大學」副校長,負責清大的全球事務。
  顯然,薄瑞光是希望蔡英文也能以此二人的模式,向他頒授勳章。倘能進一步採「司徒文模式”,為他成立一個研究機構並讓他來主持,那就更佳。他也可籍此機構為平台,協助蔡英文處理涉美事務,以及為台灣參加國際組織的活動而奔走,搖旗吶喊。
  然而,儘管薄瑞光在其任期的後期,改變了對蔡英文不太友好的態度,甚至有些「紆尊降貴」的樣子。實際上,他在蔡英文當選後沒幾天,就在出席布魯金斯智庫舉行的《兩岸關係的回顧與前瞻》研討會時聲稱,美國不會為「九二共識」背書,兩岸要找到一個模式,必須是由灣和大陸民眾來做決定,而不應要美國表達。而在蔡英文在「英翔專案」中去程經過美國東岸邁阿密時,薄瑞光又公開其接受「美國之音」專訪全文,其中有含有不少極為敏感的內容。包括蔡英文此次外訪經過美國,「對美國很有用」,雖然這不是一次正式訪問,但是美國和台灣在全球合作領域「有很多事要討論,並不一定跟中國有關」,因為台灣在美國「重返亞太」策略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美國需要台灣維持台海穩定,其中包括「保持威懾能力」。倘是按照以楊甦棣、司徒文的標準,薄瑞光的表現已經足可獲得蔡英文頒授勳章,及支持他成立一個研究機構,發揮晚年餘光了。
  但為何蔡英文沒有這樣做?估計是出於以下兩個原因:其一,薄瑞光領導的「AIT」,曾經「傷害」過蔡英文。在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中,「AIT」台北辦事處前處長包道格公開支持「九二共識」,引來民進黨強烈抨擊。隨後薄瑞光在拜訪民進黨時,蔡英文就拒絕會見他,改由蕭美琴代表她出面會見,而蕭美琴則在會見中怒斥美國已違背中立原則的承諾,讓民進黨感到很遺憾,因此蔡英文不準備與薄瑞光見面。或許,蔡英文對薄瑞光心中有結,「功」不抵「過」。其二,薄瑞光與楊甦棣、司徒文、梅健華的層級及職務性質不同,此三人是「AIT」的駐台代表,在台北任職,與台灣的關係密切;而薄瑞光則是這個架構的頂層,長期不在台北,與台灣的關係不那麼密切,因而難以「依樣畫葫蘆」,尤其是在台灣為他再成立一個研究機構。不過,民進黨支持薄瑞光成立一個離岸的研究機構,倒是可能的。而這個研究機構,可能是他的居住地檀香山。待到薄瑞光以此機構為平台,協助民進黨政府參加國際組織活動「功有所成」,以「功」抵「過」後,再頒授勳章也不遲。
(發自北京)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15 03:27:5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