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親台卜睿哲卻給蔡英文迎頭澆一盆冷水

  在幾位美國在台協會及其台北辦事處(AIT)的前現任「一把手」中,楊甦棣、薄瑞光、司徒文等都在拼命迎合民進黨,以圖獲得某些經濟利益「回報」之際,也有較為理性務實及清醒者,其中包道格是其一。而在近日,就連曾經說過特朗普將台灣當作是與中國大陸打交道的「籌碼」,一再呼籲美國美國應該做更多事情協助台灣,如派出部長級官員出席「AIT」台北新館開幕典禮,美台也可加強雙方軍事、經濟關係,可洽簽雙邊投資協議(BIA),並勸說蔡英文不要接受「九二共識」的卜睿哲,近日也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他在赴台出席「AIT」新址開幕典禮,並與蔡英文會面後,接受廣播節目「POP撞新聞」訪問時,發表了不少於其自己過去言論「顛覆性」的談話內容,令人感到錯愕,但細想之下卻又覺得十分在理,是屬於務實理性之言。當然,對此卻一直享受他的讚譽及鼓勵的蔡英文而言,卻是猶如被迎頭澆了一盤冷水。倘蔡英文能夠聽得進這些逆耳忠言,尚來得及在成為「麻煩製造者」之前懸崖勒馬,避免被美國所厭棄,也是避免被台灣民眾所拋棄。
  從台灣媒體的報導看,卜睿哲接受電台專訪所談及的內容較多,而在關心中美兩國及台灣地區關係走向的人們中,比較有興趣的,主要有以下幾點:
  一、美國總統特朗普剛上任時確實存在可能把台灣當做對中國關係「籌碼」的風險,現在這個現象已經減低,但尚未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美國政府內部出現對台灣政策消極或不作為的聲音,主要是因為不想要為難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他們的想法某種程度受到中國刻意塑造的「蔡英文是麻煩製造者」的風向影響。
  二、美中台局勢正在經歷根本性變化,若大陸不再透過政治掮客推行兩岸統一目標,要直接跟台灣社會對接,中國也持續加強對台威嚇,在此情況下,台灣是否該調整對大陸的政策,以及該如何調整,都是台灣需要面對的問題。
  三、對於「文金會」與「特金會」後引起「習蔡會」的遐想,卜睿哲直言,除非蔡英文連任之後願意很清楚且不含糊承認「九二共識」核心與內涵,否則「習蔡會」不可能發生。
  如果說,這些話是由美國國務院或智庫中的「藍派」、「紅派」來說出,而令人感到毫不奇怪的話,那麼,這些近似「藍派」以至是「紅派」的言論,卻竟是由「綠派」人物說出,則令人感到,這極有可能是在對「特金會」的醞釀過程及其成果進行嚴謹的分析研究後,對習近平在此中所起到的極為重要並是不可替代的作用,有了深刻的認知,並進而感覺到,特朗普今後在處理國際上的任何事務時,都須臾離不開習近平的支持和幫助,因而對自己的立場進行了重要的調整,向「藍派」以至「紅派」靠攏。倘果如此,卜睿哲就不愧是真的睿智及哲理了。
  這對沉迷於「美國台海政策對吾有利乎?」的蔡英文及其「國安」團隊,應是當頭一棒。實際上,蔡英文從投入競選「總統」的那一刻開始,就一直沉迷於美國的支持,因而才有迎合美國的台海政策,宣稱遵守「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之說。在與特朗普通話,尤其是美國國會通過《國防授權法》、《台灣旅行法》等之後,就以為「美國台海政策對吾有利乎?」尤其是近日「特金會」,朝核問題解決展現了曙光,「國安團隊」就更是逕行搶在美、朝、韓、日之前對外表達欣喜之情,聲稱朝鮮半島局勢穩定後,逐步開展印太戰略構圖的美國將更有餘裕管理區域內其他安全議題包括南海、台海風險,美國將更有能力處理因中國崛起造成的區域緊張。
  其實,雖然人們對特朗普待印象,是「不按牌理出牌」,頗有「神經刀」的意況,但他自己卻仍有一定的原則底線。他對中國貿易逆差,要打貿易戰爭,是一回事;但他與習近平私人關係友好,尊重習近平,又是另一回事。因此,他盡可能不刺激、得失習近平,以至是要討好習近平。他坦承沒有習近平的幫忙,他將無法完成「特金會」這一偉大成就。
  因此,當特朗普與「G七」集團鬧翻的時候,就有人分析,這固然是出於他「要讓美國更偉大」的本性,但同時也包含了豐富的肢體語言,他對某些商品徵收重稅,並非單獨針對中國,對其他國家甚至盟友都是「一視同仁」,目的就是要說明,他尊重習近平,因而徵稅政策不能單獨針對中國,以避免旁人以為他「針對習近平」。
  既然有此背景,在國際事務上尤其是在朝核問題上一直幫不上忙,甚至有時會成為拖累的蔡英文及台灣當局,有甚麼理由更有甚麼資格,可以對朝核問題可能獲得解決而竊喜?即使是日後朝核問題解決了,國際上還有很多事務需要習近平的幫忙,中國在聯合國安理會擁有關鍵性的否決權,台灣當局連聯合國大廈的大門都不能跨進,甚至連台灣居民要參觀聯合國大廈,持台灣「護照」被拒絕進去,只有持「台胞證」才可進入。對比之下,習近平與蔡英文,哪一個對特朗普更有用處?
  誠然,由於國家利益,也由於出於意識形態,中國要成為海洋國家,走向深藍海洋;美國則博命阻止中國成為海洋國家,要將中國封鎖在太平洋第一島鏈之內,當失效之後就退守第二島鏈,美國國會內的右派勢力還很強大,特朗普為了平衡,還有選舉利益等問題,可能有時會讓蔡英文品嚐一點甜頭,如最近蔡英文放風今年八月出訪巴拉圭將過境美國,朝向仿效陳水扁在紐約演講規劃,並指令台灣當局駐美的人員,動員五十名以上的美國國會議員到場出席聆聽等。即使是能獲成功,也不能說明甚麼,只是虛榮一場,沒有任何實質作用,相反卻使所謂「不挑釁、不刺激、零意外」自我破功,而且更激發中國大陸憤怒,更有理由實施民進黨當局所說的「打壓」。套句當年的流行語來說,就是「北京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一個多月前,卜睿哲還說,美國應該做更多事情協助台灣,讓中方知道其近期對台採取一系列舉措,包括要求外國航空公司不得將台灣標註為國家,需改為「中國台灣」,及軍機繞台等做法,會適得其反;蔡英文也無需承認「九二共識」;而不旋踵,同一個卜睿哲,卻轉軚表示台灣不是美國的「籌碼」,並呼籲蔡英文必須清楚認知「九二共識」的核心與內容,否則「習蔡會」不可能發生。這就是變化,透過海湖莊園的會見,一年內多次會面並頻密熱線電話,特朗普不但承認中國的世界第二經濟實體地位,而且也承認習近平的世界主要領袖之一的地位。「特金會」之所以能夠成功進行,習近平所發揮的作用極大。蔡英文及其「國安」團隊的「喜悅」,只不過是受到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視野的局限之下,盲目樂觀開心而已。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19 03:44:0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