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受綜合因素影響各小政黨前景不同

  面對年底「九合一」選舉,及《政黨法》正式生效等各種因素的綜合發酵,台灣地區約三百個小政黨的未來走向,正在面臨一種或許是「大動盪,大分化,大改組」以至是「大解散」的局面。
  「立法院」去年十一月十日三讀修正通過《政黨法》,明文規範政黨運作規則,要求已備案成立政黨,須一年內完成法人登記;每四年至少召開一次黨員或黨員代表大會;不得連續四年未推薦候選人參選公職,否則可廢止備案外,每年五月還須經會計師簽核申報前一年度決算表,讓不少小黨面臨生存危機。
  實際上,在已經在「內政部」登記的三百三十五個政黨(截至上月底已先後有二十六個政黨因不符合上述規定而被解散、撤銷備案)中,只有十八個政黨在二零一六年的第九屆「立委」選舉中登記參加「不分區立委」選舉,即使是推薦候選人參加「區域選舉」的政黨,也只有二十五個。倘按照《政黨法》的規範,將會有二百零八個政黨面臨解散危機(包括已經解釋的二十六個政黨)——倘它們在今年底的「九合一」選舉,及二零二零年的第十屆「立委」選舉,都也是仍然不參加的話,兩年多後就必須依法宣布解散。
  其實,有一些小政黨是不錯的,也曾參加公職選舉。如勞動黨,以社會主義為指導原則的。它於一九八八年底成立時,曾經計劃以「共產黨」為黨名。其「黨綱」主張:一、結束國共兩黨的對峙狀態,以充分尊重勞動人民的原則來解決台灣將來的問題;二、反對公營企業民營化,而主張將之交由公營企業全體員工來經營與管理。但在前往「內政部」登記備案時,受到當時《國家安全法》和《人民團體法》「不得宣揚共產主義和國土分裂」規定的限制,而未能如願,因而退而求其次,改黨名為「勞動黨」。後來「大法官會議」「釋憲」,認為上述規定違反「憲法」中「言論自由」的規定,因而將之刪去。卻被那些連科學社會主義也不懂的人物,拿來當噱頭,搶先注冊了「共產黨」。而勞動黨反而已經出了名,也就無謂再與人爭黨名了。而在近年來,勞動黨雖然仍然有經常參加「統派」團體的活動,但由於參加公職選舉是「屢戰屢敗」,不知今後是否會繼續推薦人選參加各類公職選舉?實際上,直到目前,還未聽說勞動黨將會參加今年底的「九個「九合一」選舉。倘是繼續放棄參選權的話,可能就將會被廢止政黨登記,台灣地區就將減少一個還算是具有影響力的「統派」而且還是「左統」的政黨,殊為可惜。
  實際上,要說政治信仰,勞動黨是真正的信仰馬列主義和社會主義的。而那些什麼「台灣共產黨」、「台灣人民共產黨」、「中華民國共產黨」,「中國共產聯盟」、「台灣民主共產黨」等六個以「共產黨」為稱謂的政黨,除極個別者外,不但是名不經傳,而且連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包括哲學、政治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都一竅不通。比如,由陳水扁的堂弟陳天福創立並擔任前總書記的「中華民國共產黨」,就是鬧著玩的,因而也在今年初的政黨解散潮中,被「大浪淘沙」般地淘汰了。不過,這些「共產黨」雖然不懂馬列,但倒是反對「台獨」,支持國家統一,也不能完全否定。
  新近冒起的「第三勢力」,反而是踴躍投入公職選舉,包括今年底的「九合一」選舉。但卻是與「老大哥」--「時代力量」分道揚鑣。「時代力量」在「立委」選舉中大有斬獲,不但獲得五個席位,成為第三大黨,可以組成黨團,享有提案權和公費黨團辦公室,而且也因為政黨票跨過「門檻」而獲得政黨選舉補助金,以每票每年五十元計算,每年可領取三千七百二十一萬元補助款,不愁黨務活動沒有經費。但其他的幾個「第三勢力」政黨則慘敗,議席和政黨選舉補助金都是空白。這一次「九合一」選舉,他們並不氣餒,充分利用縣市議員選舉是採用「複數應選議席制」,而不是「區域立委」選舉的「單一應選名額制」,每個選區都有多個應選名額,只要得票率能夠達到百分之八以上,都可有當選的機會,因而這些「第三勢力」政黨都打算漁翁撒網,希望能獲得一、兩個議席。但是,各自為戰將會分散選票,使得候選人高票落選,浪費選票。因而已經決定進行策略聯盟,統一協調安排參選人。
  倘此,他們就將會成為「時代力量」參選人大主要競爭對手。因此,最近「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頗為緊張,到處吆喝,令人以為他要參選台北市長。在 印象中,「時代力量」除了當選「立委」的五個人,確實是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及實力之外,其餘的人物尤其是縣市議員的參選人,其知名度還不如其他「白色勢力」政黨的縣市議員參選人。因此,他們在「九合一」選舉中的戰績,未必遜色於「時代力量」。
  當然直選「立委」甚至可以成立黨團的台聯黨、親民黨、新黨,其政黨地位牢固,不會擔心被取待,尤其是親民黨,現在在「立法院」就有「立委」並成立黨團,而台聯黨、新黨雖然沒有「立委」,但由於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的「門檻」降低,可以領取,在此意義上,是是維持作為的政黨。
  在這次「九合一」選舉中,台聯黨是否派人出現幾乎沒有被報導,、但不排除是「鴨子划水」。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台聯黨原本是以李登輝為精神領袖,而且也是在李登輝的支持指導下成立的,成立後的活動也是以李登輝為軸心;但近年因為黨主席黃昆輝與李登輝在某些問題上意見相左,甚至因為「李登輝圖書館」的經費出現紕漏,因而李登輝已經疏遠了台聯黨。沒有李登輝光環的罩住,台聯黨也就缺乏活力。這也正是在「立委」選舉中,曾經是四大黨之一的台聯黨,一敗塗地的主要原因,雖然「時代力量」也拉走了不少票源。因此,台聯黨即使是參加「九合一」選舉,也就是在「複數議席」的有利條件下,也未必能夠有所斬獲。
  已經在「立委」選舉中淪為第四大黨的親民黨,當然會籍著參加「九合一」選舉來維繫血脈。實際上,當年的親民黨人,原本有一些是在國民黨內還算混得不錯的,但因為跟隨宋楚瑜而「帶槍投靠」入夥親民黨,「槍」就是參選「立委」所得的選票。這也是宋楚瑜即使是明知自己不能當選,而且會遭到泛藍選民批評,也要親自參加「總統」或台北市長選舉的主要原因,就是感到對這些子弟兵有所虧欠,必須親自落場參選而發揮「母雞帶小雞」的作用。現在一來自己已經「頗廉老矣」,二來對子弟兵也已盡到責任了,可能不會再參選任何一個直轄市的市長了。
  但宋楚瑜本人仍很尷尬,居然與「獨派」人士混在一起,接受蔡英文「摸頭」出任「總統府資政」。因此,在蔡英文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之下,親民黨基礎已經「造反」,要求宋楚瑜與蔡英文劃清界線。而宋楚瑜本人也感受到,他兩度代表蔡英文出席「APEC」,認真做事,與越南、印尼等國會談教育、水利、經濟等層面合作事項,卻不但未被相關部會單位認真看待、積極與對方接觸落實相關合作案的後續事宜,而且還接連遭民進黨及「時代力量」人士抨擊「不必太認真」、「邊際效益遞減」,而感到忿心灰意冷,意興闌珊,今年十一月的「APEC」可能不再去了。
  新黨有點奇怪,按意識形態,應該支持國民黨的丁守中,但郁慕明卻表態有條件支持柯文哲,可能是柯文哲說過「兩岸一家親」。但柯文哲現在已經為這句話道歉,至少認為不是「好東西」。倘鬱慕明仍然是支持柯文哲,可能會連累新黨的市議員候選人。或許,將會有調整的空間及可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20 03:49:2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