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姚人多主管海基會是重視兩岸交流?

  海基會昨日舉行第十屆董監事第三次聯席會議,以「鼓掌」方式通過「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轉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的補選案。雖然姚人多與海基會董事長張小月一樣,都是外省人的第二代,但由於張小月過去長期受到國民黨的栽培及重用,因而被視為「老藍女」;而姚人多卻是老牌的民進黨員,資深的民進黨中央黨部高級黨工,並曾任謝長廷、蔡英文等多位黨主席的主席特助,還是蔡英文閨房的「策研食客」,更是蔡英文的頭號文膽,而且還是一名「獨派」人士,因而姚人多前往海基會任職,被一些政論人士認為是「架空張小月」,是作為在海基會貫徹蔡英文意志的實質「掌門人」。不過,正因為姚人多是「獨派」人物,因而也有人在揣測,蔡英文將姚人多安插在海基會的真實意圖是什麼?
  可以是「總統府」也收到對這項人士安排有所質疑的「料」,因而「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出面釋疑解惑,聲稱姚人多多年來在學界,對於中國大陸社會的研究即多有涉獵。過去兩年,先後歷任「國安會」諮詢委員及「總統府」副秘書長,對於「政府」在兩岸政策的基本態度及原則,都有清楚的了解,如今轉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顯現蔡英文對於兩岸交流的高度重視及期許。黃重諺還進一步表示,海峽兩岸的交流不僅時間已久,並且層面甚廣。長久以來,我們都認為政治因素不應該成為民間交流的障礙,兩岸之間大量往來的人員,像是台商、在陸工作的台灣民眾、兩岸的學生以及兩岸婚姻的配偶等,也都需要海基會提供更積極的協助。因而姚人多轉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之後,將在現有的基礎上,輔佐張董事長,盡全力保障服務相關民眾的權益,並為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發展貢獻心力。
  但是,黃重諺的解釋,仍然未能完全消除人們對姚人多「獨派」身份的疑慮。實際上,姚人多的「獨派」政治立場,人所共知。他早在民進黨成立前的「黨外」時期,就積極參與「台灣獨立」運動,「黨外」運動時期由「獨派」主導的街頭抗爭運動,他幾乎是無役不與。在一九九六年的首次「總統」大選,他為民進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獨派」領袖彭明敏輔選。「彭謝配」慘敗後,姚人多悲憤萬狀,離開民進黨黨中央,準備赴英國深造,在辭呈上寫上「有感民進黨重大挫敗,盼黨中央授黨旗一面,讓我帶到英倫宣揚黨威」,當時就非常賞識姚人多的民進黨秘書長邱義仁,當然也批示「替他準備黨旗」,這段資深民進黨幕僚都熟知的趣聞,折射了姚人多對民進黨的忠貞。而後來他在任教於「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並出任所長時,更是把研究所當作是著力培養「獨派接班人」的殿堂。正因為如此,該研究所的學生幾乎全部投入「太陽花學運」,而且也是「太陽花學運」的「主力軍」,其中的陳為廷、魏揚、吳沛憶等人,還成為「太陽花學運」的要角,而這些人,都毫無顧忌地表達自己支持「台獨」的政治立場。
  正因為姚人多對「台獨」的頑固立場,因而對能否實現「台獨」,也有著較為清醒的認知。因此,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姚人多在台灣守護民主平台「自由人宣言:兩岸人權總路線的提出」研討會說,「台獨」、「建國」在台灣已經失去了主流市場,說服大多數人民相信「台灣可以獨立」的時代過去了,他憂心民進黨迄今無法提出能跟「九二共識」相抗衡的論述、無法說服台灣人民相信「民進黨若執政,可以面對中國崛起」;民進黨應該以推動民主、自由、人權的「台灣經驗」幫中國早日走向民主化,但現階段的民進黨與中國公民社會的距離大到「很可怕、令人憂心」的地步。這番話曾經引發政壇注意及議論,當有人以為他對「台獨」前景悲觀,甚至將會退出「台獨」活動時,他連忙透過臉書澄清,「台獨」不是市場,「台獨」是責任;但由於民進黨的領導者們已經一致採用「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的說法,因而就無需直接推動「台獨」。他還重申,他是一個堅定的「獨派」;但是,作為一個「獨派」,他與仍然打出「台獨」旗號的人最大的不同就在於:他認為,過去這種「逢中必反,逢扁必挺」的「台獨建國」論述已經與現在的選民結構脫節。實際上,就在那個「被誤會」的講話中,他還是堅持反對「九二共識」的立場,只不過是擔憂民進黨無法提出可以抗衡「九二共識」的論述。
  正因為姚人多具有「獨派」的背景,這就讓人納悶,委派姚人多實質掌控海基會,是否能達成黃重諺所說的「顯現蔡英文對於兩岸交流的高度重視及期許」?實際上,在兩岸制度式聯絡機制已經完全「停擺」的情況下,倘蔡英文真的有心解開兩岸關係的「死結」,就應當物色並曾經為推動兩岸關係發展做出貢獻,而且也是大陸可以接受的人,出任海基會的實質「掌舵人」,並以此透過某種不公開的方式,比如利用大陸海協會澳門辦事處的橋樑作用,在遇到非接觸不可擋事務時,進行不公開的聯絡。而姚人多的顏色傾「獨」,而且又是蔡英文的「文膽」,雖然可以直通蔡英文,或是充分了解蔡英文的政策底線,但卻在政治上並不討好,因而無助於兩岸交流,更不能扮演「私下溝通」的角色。
  姚人多受到蔡英文的高度信任,蔡英文兩次參加「總統」選戰,及當選並出任「總統」的主要文稿,都是由他執筆。他的講究對仗、排比修辭的華麗感性文字,被民進黨「立委」陳其邁形容為「可以擋住百萬大軍,有時簡單的一句話,常讓人莫名其妙地流眼泪。」因而被視為蔡英文最佳的語言包裝師,也是蔡英文勝選的重要佐力。實際上,二零一二年蔡英文敗選聲明中的名句:「我們已經接近山頂,我們還差一哩路。」「你可以哭泣,但不要洩氣。你可以悲傷,但是不要放棄。」就連大陸的網民們也在瘋傳。而現在正是「九合一」選舉的關鍵時刻,蔡英文為何還是會讓他離開自己的身邊?
  黃重諺的這個「蔡英文重視兩岸交流」,就是藉口。但偏偏就是姚人多將難以發揮作用。不過,據說姚人多早就想離開「總統府」,蔡英文開始是不願意放人,但後來也不得順其意願,並曾經有意讓他接任「教育部長」或「促轉會」主委等。但可能是姚文多不願前往,因為這是藍綠交鋒的「三煞位」,盡管他政治立場傾「獨」,卻不願正正面交鋒。而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並非藍綠戰場,而且也還比較切合他的學術專長,因而欣然前往。
  今年三月海基會原副董事長兼秘書長柯承亨調任「國安局」副局長後,副董事長兼秘書長就空缺了三個月,但蔡英文仍未急於填補,這正反映了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後,海基會的「冷衙門」狀態。因此,說蔡英文「重視兩岸交流」,這是一句假話。
  實際上,蔡英文讓張小月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就已折射她並非重視兩岸交流,起碼是對在自己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下,海基會未能發揮應有作用,既無可奈何又很是洩氣,因而才以「酬庸」的心態安排張小月,因為以張小月是資深「外交官」的背景,本身就是兩岸交流的「絕緣體」。當時只是為了騰出陸委會主委的位置給陳明通,而非為了打開兩岸交流的「大門」。因此,如果蔡英文是真的重視兩岸交流的話,就應安排民進黨內比較開明,並與對岸有一定交情的人士。由此也可窺見,蔡英文已經對「兩岸不交流」鐵了心,甚至還「加上一把鎖」,乾脆找兩個「絕緣體」鎮守海基會,而且還不惜打破由陸委會副主委兼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的慣例。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22 03:37:0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