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亞洲羚羊」跳躍到自己人生軌跡相反方向

  「台灣聯合國協進會UN宣達團」、「台中市醫界聯盟」、「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台中公義行動教會」、「九零八台灣國總部」、「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台中分會」等幾個「獨派」團體聯合提出的「二零二零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案的提出,紀政扮演了極不光彩的角色,因為這幾個「獨派」團體感到自己都是一些「遺老遺少」式的人物,欠缺專業的號召力量,難以對選民發揮感召作用,可能會令該「公投案」流產以至是「胎死腹中」,因而就邀請紀政作該「公投案」的領銜提案人,而紀政也同意了,並為徵集連署書上跳下竄,日前還跳到「監察院」主辦及主持「國際奧林匹克精神的堅持座談會」,真是用盡了吃奶的氣力。這可套用粵語的一句俗語:「精人出口,笨人出手」。
  「獨派」團體為何要找紀政當其代言人?顯然,是看中了她在一九六八年在墨西哥城奧運代表「中華民國」奪得田徑女子八十公尺跨欄銅牌,這是亞洲女子第一位在國際田徑賽事短跑中獲獎的運動選手,更是代表台灣女性運動員在奧運會上奪得的第一枚獎牌;後來還在女子田徑一百公尺決賽曾經以十點九八秒刷新亞洲女選手紀錄,至今無人能及,其爆發力堪稱亞洲第一;並在一九六九年到一九七零年的兩年間,參加了一百五十四項國際比賽,狂拿一百五十三面獎牌,各種世界紀錄與亞洲紀錄更是一路破不停,讓全世界看了都嚇傻,因而被國際媒體形容為「飛躍的羚羊」、「黃色的閃電」的「威水史」,及在體壇中的強大感召力。當然,還有她曾被中國國民黨徵召,在台北市參選「立委」選舉並當選及兩度連任,還曾在二零一零年、二零一一年兩度獲馬英九禮聘出任「總統府國策顧問」,因而稱被視為「藍軍中堅」;但在蔡英文上台後,又被委任「無任所大使」,算得上是「棄藍趨綠」(但卻並非是混跡於官場),在政壇上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綠營歡迎,藍軍也還能接受。因而「獨派」團體就充分利用她的這個別人不能發揮的特殊作用,邀請她充當這個「公投案」的領銜提案人和代言人。而已經習慣享受鎂光燈閃耀,但現在卻因台灣體壇上連續出現了幾位金牌健將,人們的視線已經從其身上移開,因而正為自己的光環逐漸褪色而發愁的紀政,對於這個可以將鎂光燈再次吸聚到自己身上的角色任務,當然也就樂顛顛地接受了。
  如果說,紀政就像是蔡英文所說的「天然獨」那樣,打從娘胎裡出來就是反骨,因而她今次的投入「體育台獨」活動,還可算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話,但比照她卻曾經自豪地認為自己是一個中國人,她在田徑場的飛躍表現最高峰期間,自豪地表態「我的皮膚是中國人的,眼睛是中國人的,我全身無處不是中國人的,我要永遠做中國人,為國爭光。」後來還曾為北京申辦奧運,積極參與「北京奧運,炎黃之光」活動,在大陸各地長跑,還對大陸記者說,「胳臂都是往內彎的」的表現,今日的紀政,就從思想到行為,都發生了「髮夾彎」式的巨變。
  諷刺的是,當今紀政要摒棄的台灣地區參與奧運及其他國際性或區域性運動會的「中華台北」稱謂,正是她曾經努力參與爭取而得來的。實際上,在一九七一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地位後,就曾為台灣地區代表團參加奧運的稱謂發生多次爭執。一九七六年蒙特婁奧運會開始前,由於加拿大政府已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加拿大總理杜魯道拒絕向打著「中國」旗號的台灣地區奧運代表團發給入境簽證,並要求其改稱「臺灣」才給與入境參賽,國際奧委會也召開緊急會議,決議台灣地區奧運代表團以「臺灣」名稱參賽,時任「行政院長」的蔣經國,以這是「一中一台」而不接受該決議,決定不參加當屆奧運。後來幾經周折,終在一九七九年六月及十月國際奧會主席基蘭寧分別透過波多黎各聖胡安及日本名古屋執委會決議,採用通訊投票方式,確定中國大陸奧會名稱為中國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使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旗與國歌;台灣地區奧會將在「中華臺北奧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的名稱下繼續參加奧運會,但須提出不同於以往使用的旗、歌,並由執委會批准,最後確定旗幟及標誌為「梅花內含五環標誌」。
  而就在國際奧會執委會在名古屋東開會討論「中國問題」期間,身為「中國會籍危機處理小組」成員的沈君山,帶著紀政和楊傳廣赴日參加記者會。因此,台灣地區奧運代表團能夠以「中華台北」的名義,繼續留在國際奧會並參加奧運會,是她有份爭取得來的。她因此而與號稱「台灣四大公子」之一的「清華大學」校長沈君山在名古屋的表現,在當時是個大新聞。這段歷史固然是街知巷聞,尤其是在過程中與沈君山暗生情愫,許多人都為兩人後來因種種原因未能「拉埋天窗」而惋惜,更是被紀政寫進其自傳《永遠向前--紀政的人生長跑》一書中。因此,如果是國民黨執政,當紀政帶著連署書到「中選會」辦理「台灣正名公投」登記手續時,國民黨籍的「中選會」主委可能會拿出這本書來詢問紀政,就會讓她無地自容,恨不得在地上找個裂縫遁走。
  實際上,紀政當時參與「中國會籍危機處理小組」的活動,打的旗號就是「中國」而不是「台灣」。但既然按照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那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因而台灣地區奧運代表團不能使用「中國」,而能爭取到「中華台北」,也已經是最好的妥協安排。否則,就如許多國際組織及國際活動那樣,連「入門券」也拿不到。紀政參加說過,選手能夠參賽才是最重要的事,而且她還曾多次在「中華台北」的名下多次帶領台灣地區代表團出外比賽,為何當時就不說「被變矮了」呢?而更諷刺的是,她所摯愛的沈君山,卻對「中華台北」感到滿意,尤其國際奧委會給予的「Chinese Taipei」,本應譯為「中國台北」,但台灣地區奧委會將之譯為「中華台北」,大陸也沒有斤斤計較,因而就說:「大陸對台灣真可謂是仁至義盡。」對比之下,紀政就近乎無理取鬧了。
  其實,曾經受到國民黨深度培植,做過兩屆國民黨籍「立委」的紀政,在二零零零年第一次政黨輪替時就已經變節,成了「綠色的閃電」。但馬英九上台後,對她既往不咎,還禮聘她做「總統府國策顧問」。而在「太陽花學運」興起時,她又卻再次變節,大罵馬英九是「違法違憲」、「笨拙」,「民調僅剩下百分之九,還有臉在做總統?」
  一個已經失去甚至出賣自己靈魂的體育工作者,「亞洲羚羊」就跳躍到自己人生軌跡的相反方向去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26 03:48:2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