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正在踏步陳水扁的後塵?

  蔡英文在「五二零」兩周年時沒有發表任何文告,被政媒兩界譏諷為,因為政績欠奉,民調低迷,擔心「說什麼都將會受到批評」,但卻引來更多的批評。於是,就在一個多月後,以接受法新社專訪的形式,發表了文告的「簡缩對外版」,並收「出口返內銷」之效。
  斯時也,蔡英文的民調繼續下下探低,就連其拍檔「賴神」的民調也發生了「死亡交叉」,對內施政處處碰避,連香蕉都沒有銷路。對外「新南向」政策推展不順,走向國際寸步難行,接連丟失幾個「邦交國」。端的是焦頭爛額,顧此失彼。
  但似是「黑暗中有一縷光亮」,美國接連推出《台灣旅行法》和《國防授權法》,特朗普向中國發動貿易大戰,中國大陸高層似是應戰不暇,一時難以抽空注意台灣問題。
  蔡英文似是抓住了這根稻草,「硬起來了」,於是就向法新社擺出了一幅「運籌帷幄」的狀態。一方面,她向大陸揮舞大刀,批評大陸「霸權擴充」,呼籲國際社會挺身而出,一同制約;另一方面卻又說是願意在「對等、未設前提」之下,與習近平會面;這個神邏輯真是互相矛盾。更須要注意的是,蔡英文公然步陳水扁「台灣中國,一邊一國」論的後塵,拋出「一中一台」論,以「中國」來稱呼對岸,踐踏自己的「遵守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及「維持現狀」政治承諾。
  蔡英文向外媒大談「中國霸權」,呼籲「國際社會必須一起行動,表達對民主自由的重視,來制約中國、減少或遏止中國的霸權擴充」,並攻訐「一帶一路」倡議的的後面「隱藏了一些自我擴張的意圖,甚至於對於其他國家的內政干預、或者是對這些國家在戰略上的制約」。這分明是要在美國向中國發動貿易大戰中,在大陸的背後捅上一刀。而且其「理論」,正好就是迎合了美國發動這場貿易大戰的幕後真實意圖。
  實際上,特朗普對中國發動貿易大戰,貿易逆差及知識產權只是一個藉口,其真實意圖及本質,是害怕中國籍著「二零二五」等規劃,發展壯大,令美國失去「世界霸主」的地位,因而一方面強調要讓美國「再次偉大」,另一方面則是阻止中國「走向偉大」。蔡英文覷準此機會,意圖向特朗普「輸誠」,並表達自己要與國際社會一道「制約中國」的決心。
  誰知蔡英文在尋覓境外媒體時,找錯了對象。本來,她這番話固然是要講給全世界的人聽,但更是要講給特朗普一個人聽,但由於特朗普批評美國的媒體「製造假新聞」,不大相信美國媒體的報導,因而就找了法新社,當然也可能是法新社主動要求採訪蔡英文。但就正在她向法新社記者大發厥詞時,法國總理菲力普訪問中國,與習近平達成雙方共舉多邊主義旗幟,堅持公平正義,共同維護國際關係基本準則的共識,菲力普還盛讚中國既有長遠規畫,又能腳踏實地,發展成就令人欽佩;並表態「一帶一路」倡議是一個面向未來的合作設想,符合全人類的利益。法方願同中方共同致力於促進世界的和平與穩定,加強歐盟同中國的合作關係。儘管說,法新社是一個獨立於法國政府的自治公共組織,必須保持中立及獨立,但卻是法國的國有企業,在其董事會中還有三名政府代表,包括一位由總理指定,另兩位是由財政部長和外交部長指定,其部分財政來源是政府透過間接形式予以補助,因而可說是法國的半官方媒體機構。而蔡英文卻向法新社大唱法國政府的反調,這豈非咄咄怪事?
  奇怪的是,蔡英文一方面在攻擊中國大陸及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另一方面卻又以「特金會」為引,強調「美朝各方面差距雖大,卻能在對等和互相尊重的情況下,在新加坡會談,給了大家很大思考空間」,因而她也願意在「對等、未設前提」情況下進行「習蔡會」。這就有違普世間「要見面必須先行表友好」的慣例了。實際上,不要說是因為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而導致「習蔡會」難以成事了,就說是蔡英文在同一個講話中,用盡一切惡言來攻擊中國大陸,製造敵對氣氛,那就是更不可能了。
  當然,蔡英文此舉,可能是在實施「苦肉計」。就是要推出一副渴求兩岸和平的樣子,欺騙「鬼佬」,並將兩岸制度性交流「停擺」的責任推給大陸。但由於國際社會對一個中國原則已有定見,反而不會上當。試看在台灣當局意圖打進世界衛生大會的會場時,有哪幾個在國際社會上具有實質影響力的國家為台灣當局說好話?就是只有幾個「邦交國」以「受人錢財,替人消災」地敷衍幾句,還有幾個「邦交國」並沒有發言。
  或許,蔡英文此舉,也是要以「出口轉內銷」的方式,沿襲民進黨在選舉中慣於打「悲情牌」的老梗,玩出「新花樣」來。實際上,被視為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前哨戰」的「九合一」選舉,亦即關係到蔡英文能否獲得連任,甚至是能否獲得民進黨提名的關鍵,民進黨的選情卻大為不妙。即使國民黨的士氣尚未完全恢復,基層組織持續渙散,而且也沒有黨產挹注給黨籍候選人,但民進黨卻未能杖恃執政優勢,選情也很危急。精於選戰謀略的陳水扁,也判斷民進黨將會丟失幾席縣市長。因此,蔡英文要籍著鼓吹「中國威脅論」,來動員所有民進黨支持者,「奮起勤王」。
  更值得注意的是,蔡英文竟然在法新社的這個專訪中,鼓吹「一中一台論」。在此前,她是以「遵守中華民國憲政制體」,「維持現狀」的政治承諾為底線,無論是正式文稿還是口頭言語,都是以「中國大陸」或「中共」來作為對岸的稱謂。但這吃卻是反自道而行之,、以「中國」來稱謂對岸,並將之與「台灣」並立起來,等於是宣揚「一中一台」。蔡英文並非不知道這樣做的惡劣後果。當年陳水扁提出「一邊一國論」,掀起台海惡浪,美國也極為不滿時,蔡英文是「陸委會」主委,就曾奉陳水扁之命專程前往美國,向華府解釋一番。而在更早時,她奉李登輝之命,炮製「兩國論」,也是釀成台海危機,並導致兩岸兩會制式聯絡中斷。蔡英文對此應是記憶猶新,印象深刻。但她仍然要踩踏紅線,那就證明她是要故意為之了。
  蔡英文為何要冒這個政治風險?或許,她是作出錯誤判斷,認為北京現在要應對許多棘手問題,無暇顧及台灣事務,因而可以趁罅「放個假」。當然也是為了按照她的摯友邱義仁的思維「抱美國大腿」。其實兩者均失算,在大陸方面,反「獨」促統仍然是新時代的主要方略及任務,不會有任何怠懈;而特朗普是一把「神經刀」,「五時花,六時變」,並不是一個可以完全信賴的人。
  看來,蔡英文是故意而為之,而且還有深算。一方面,如果北京持續施以壓力,她就可以訴諸於國際社會,搏取同情,而且也可將鬥志渙散的民進黨支持者凝聚起來。因此,她是要將之當作「悲情牌」,作為助選工具。另一方面,如果北京不作反應及反制,蔡英文就可繼續採用這樣的手段,以「切香腸」的方式,一步一步地走向真正的「台獨」。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27 03:56:3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