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恐懼遭遇連任危機臨急抱佛腳

  現在距離將於十一月二十四日進行投票的「九合一」選舉,只有不到五個月的時間。盡管這次選舉是地方性的選舉,但卻被賦予了兩大意義:其一是對蔡英文上台兩年來政績的「中期民意考核」;其二是二零二零年第十五任「總統」大選的前哨戰。因而這次選舉也就特別重要,各政黨都在卯足了勁,力求自己爭取最大的勝利。
  最緊張的是蔡英文,她在政績欠佳、民調低迷之下,她的「衛免戰」的戰場就分為兩個。首先當然是「九合一」選戰的本身,如果民進黨輸了,不但挫傷她本人在二零二零年爭取連任的氣場,而且極有可能要為敗選負責。盡管「總統」有「任期保障」,但民進黨主席卻是沒有「任期保障」的,即使是「總統」兼任的黨主席,也須對敗選負責,辭去黨主席之職,陳水扁就曾作出比範例。因此,如果民進黨在今年底輸選,蔡英文就必須辭去黨主席。在此情況下,她將失去操弄黨機器的權力,亦即無法制定有利於自己的黨內初選規例,甚至會讓掌握了黨機器的黨內競爭對手「上下其手」,主導制定對她極為不利的初選規例,甚至以她已經拖累了民進黨爭取「長期執政」的前景為由,直接剝奪她代表民進黨參加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資格。
  這就是「時也命也運也」。想當年——僅是在兩年多之前,蔡英文是多麼受到全黨的擁戴,因而她可以豪邁地宣稱,不要再說民進黨內有多少個派系,現在全黨只有一個「英派」。但到現在,不但是此前已經存在的各派系借屍還魂地重新活躍起來,而且還產生了一些新的派系。更嚴峻的是,她的二零二零年爭取連任之路,遇到了一個強勁競爭對手——「行政院長」賴清德。而賴清德是「新潮流系」的元老,「新潮流系」則最擅長操弄權謀。未經過黨內派系爭鬥的蔡英文,如何鬥得過身經百戰的賴清德?
  實際上,近日在台北市長柯文哲拜會前「立法院長」、國民黨「立委」王金平時,直言「小英被太后、太子掌控」,暗指蔡英文被「總統府秘書長」陳菊、「新潮流系」架空之後,政壇上就盛傳,年底的台北市長選舉,由於「新潮流系」從中作梗導致「白」、「綠」分手,目的就是要讓蔡英文在此次選舉重挫,有助二零二零年推出賴清德參選「總統」。儘管「新潮流系立委」吳思瑤出面澄清兼反駁,但人們仍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賴清德確是有急於「搶班奪權」的需要及必要。因為倘是「按部就班」,他就必須等到蔡英文完成其連任的任期,不能再次參選的二零二四年,才能參選;而在台灣地區「政治一日都嫌長」的快速流動環境下,屆時自己的優勢可能已經流失殆盡了。實際上,到二零二四年,賴清德已經六十五歲,在台灣社會已經步入老齡化,「太陽花學運」冒起的年青人正在叱吒風雲之下,他已經不再具有年齡優勢。而在此時,政績不錯,而且具有年齡優勢的桃園市長鄭文燦、台中市長林佳龍,在「九合一」選舉中得以順利連任的話,其任期到二零一二年也已屆滿,已經養精蓄銳迎戰二零二四的「總統」大選,正好與賴清德「對冚」。屆時賴清德首先就輸在年齡上,而且更重要的是,曾任「新潮流系」總召的鄭文燦,比只是「新潮流系」的「老流員」的賴清德,更受「新潮流系」多數「流員」的擁戴。因此,賴清德必須吸取宋楚瑜的教訓,模仿當年馬英九的模式,提前投入「總統」大選,不能讓自己的戰友阻礙自己的「前程大計」。
  實際上,宋楚瑜之所以如此地仇視馬英九,並曾多次擾亂馬英九的選情,就是因為他認為自己兩次與「總統」大位失之交臂,都是馬英九在「作祟」。其中第一次是在二零零零年,在投票前夕,作為「連蕭配」競選總部發言人的馬英九,發放「假民調」,導致自己流失大量選票。第二次的二零零四年最重要,當時國親合作組成「連宋配」的一個重要條件,就是當選後,連戰只任一屆「總統」,到二零零八年就全力支持宋楚瑜。而馬英九的手下對此安排極為不滿,擔心二零零四年「連宋配」贏了,馬英九必須再等十二年,到二零一六年才能參選,屆時他已六十六歲,「小馬哥」已經變成了「老馬哥」。即使是二零零八年繼續以「連宋配」爭取連任,馬英九也要等到二零一二年,等到「頸都長埋」。
  因此,馬英九在台北市政府的幾個重要部屬決定創造機會,讓馬英九能夠提前參選。於是就推出「廢票聯盟」,號召「馬英九粉絲」投下廢票。果然,當年的廢票率最高,如果是維持正常的廢票率的話,即使是發生「兩顆子彈」,「連宋配」所獲選票也應可將陳水扁多贏得二萬多票益銷過去,「連宋配」即可當選。再加上三月十九日當晚,宋楚瑜主張集會,但作為「連宋配」競選總部執行長的馬英九,卻以台北市長身份,以《集會遊行法》規定晚上十時之後不得進行集會遊行活動為由,予以制止。從而導致當晚各家電視台完全沒有國民黨及其候選人連戰、宋楚瑜的任何消息,反而是不斷地播出「陳水扁中槍」的消息及跟進新聞,等於是為陳水扁造勢,並刺激了原來不打算投票的民進黨支持者的投票意欲。因此,本已經對二零零零年馬英九「假民調」耿耿於懷的宋楚瑜,更為懷疑馬英九此舉。
  賴清德曾經多次參加選舉,從「立委」到台南市長,當然知道宋楚瑜的這個「世紀遺憾」。因而他也不能「按部就班」地等待,必須設法提前介入。而蔡英文的政績欠佳,民調低迷,就為他實施「搶班奪權」圖謀,提供極佳條件。雖然說,倘民進黨輸掉「九合一」選舉,賴清德作為「行政院長」也須負一定責任;但比較起來,一來是他出任「行政院長」的時間不長,而且上任後推動了幾項經濟改革,有所起色,二來不是黨魁,在民進黨中央也沒有「角色」,敗舉責任應主要是由黨主席及秘書長負起,他可「側側膊,唔多覺」地躲過。
  因此,上述「新潮流系」要讓蔡英文在此次選舉重挫,有助在二零二零年推出賴清德參選「總統」的傳聞,看來並非是空穴來風。而吳思瑤的否認,既可能是她並未參與相關策劃因而未能得悉,也可能是雖然知道內情但為避免「打草驚蛇」,破壞大計而「補洞」。可以猜想的是,倘民進黨輸選,即使是蔡英文不願引咎辭職,「新潮流系」也將會實行「逼宮」,並推舉賴清德接任民進黨主席。其後賴清德在「新潮流系」幫助下,制定不利蔡英文參加黨內初選的規例,並「挪火為自己煮食」地制定有利於賴清德的黨內初選制度。並同時制造輿論,批評蔡英文「治國無能」,不是當「總統」的料,在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之前的黨內初選時,即使蔡英文是現任「總統」,也要剝奪她再次參選爭取連任的機會,並讓賴清德提前上場。
  曾經自傲的「英派」,已經分崩離析。「英派」當時推出的一個競選口號,是「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現在,國民黨倒了,台灣並沒有好起來,反而「仲衰過做女果時」,因而讓蔡英文連任的訴求也就失去正當性。在「戰略之神」邱義仁離開「新潮流系」後,「新潮流系」不再奉行「老二哲學」,「抬轎者」要「坐轎」了。
  這也正是蔡英文近日臨急抱佛腳的重要原因。她在以接受法新社專訪的方式,大打「悲情牌」之後,昨日宴請台北市、新北市、基隆市、宜蘭縣的「立委」,討論地方選情,並下達「動員令」,強調北北基宜屬於同一個生活圈,應視為整體團隊,彼此相互支援,「把年底縣市長選舉,當作自己在選」。據說還將在中部、南部「照板煮碗」,進行動員。而這個「把年底縣市長選舉,當作自己在選」的動員令,其實正是她本人的心聲,是蔡英文當作「自己在選」。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28 03:37:3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