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蘇貞昌甘冒政治風險是為女兒作嫁衣裳?

  蘇貞昌近來的選戰步調,似乎是有點亂。就以他狂打侯友宜的「文大宿舍」為例,本來侯營盤算蘇貞昌是在選戰最激烈的「埋身肉搏」階段,最早也是留到八月間侯友宜進行市長參選人登記是,才拋出的;但豈料且提前開打了。這證明蘇貞昌在使出吃奶的力氣後,民調仍然落後於侯友宜,而心急火燎,不得不提前拋出這個「殺手鐧」了。
  但令蘇貞昌更沮喪的是,這個本來以為具有一定威力的「炸彈」,卻是「濕水炮仗——點不響」。實際上,據「TVBS」民調中心前日發布的最新民調顯示,在綠營連日猛攻下,侯友宜的支持度反而從百分之四十上升八個百分點至百分之四十八,而蘇貞昌的支持度反而由百分之三十一略減為百分之三十一,侯領先蘇的幅度則從八個百分點增至十七個百分點。
  而對於近日引起熱議的「文大宿舍」爭議的民調反應,有百分之三十二的新北市民相信侯友宜對「文大宿舍」爭議的說法,百分之二十六不相信,百分之十二不知道這件事,百分之三十無法評斷,另有百分之十二新北市民不知道這件事。在綠營如此賣力攻訐之下,卻收不到預期的效果,這對於操弄議題及宣傳輿論戰單民進黨來說,真是一場災難。
  實際上,就有鄉民指出,綠營發動這場「文大宿舍」戰役打得沒有道理也缺乏邏輯。因為許多大學宿舍的格局與文大相似,如果當中涉及違反正義,現今由民進黨執政,「政府」大可可以充分利用執政優勢,以行政手段予以解決。但似乎蔡政府並不在乎,因為這將損害成千成萬的大學生的居住利益,並有違蔡英文「居住正義」的執政路線。反而傷害蔡英文兩年後爭取連任「總統」的選情。正所謂損人不利己。
  當然,這並非是民進黨的操作出現失誤,而是蘇貞昌本人本來在落場參加新北市長選舉,就並沒有獲得好感,因而對其使用負面選戰手法,就更為反感。這就顯示,民進黨在新北市長的提名失誤,以為讓「老縣長」蘇貞昌(他曾任台北縣長)回巢參選,就可以「綠化」新北市,讓北台灣「綠」成一片。但似乎是新北市民對蘇貞昌並不領情,畢竟他距離擔任台北縣長時,已經十多年,在當今時空環境都快速流動之下,對他的印象已經很模糊。反而對於在朱立倫麾下擔任副市長,而且政績也可拿得出來的侯友宜,有「新鮮熱辣」的感覺。這個時空距離,就使得侯友宜具有「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優勢,蘇貞昌妒忌也無濟於事。
  這就暴露了民進黨在雙北的戰略失誤。台北市不用說了,就說是新北市,就已經背離民進黨由「野百合學運梯隊」接棒的佈局。實際上,已經在任的桃園市長鄭文燦,台中市長林佳龍,基隆市長林右昌等,都是「野白合學運」的骨幹成員。即使是嘉義縣兩大派爭得你死我活,其實翁章梁和張明達兩人都是「野白合學運」的成員。
  但新北市卻突然冒出個蘇貞昌,確實是「吃相難看」。不但是年齡偏大的問題,與其他戰將相比,隔了兩代也不止,而且由曾任「行政院長」和民進黨主席,並曾由民進黨提名參選過「副總統」的「天王」級的人物,去參選地方首長,雖然是直轄市,但也予人強烈的「降格」的感覺,而且還不知能否選得上,倘是落選就是「老貓燒鬚」。這樣安排,令人看不懂。
  而且,還讓有不仁不義之感。民進黨在新北市,原來是羅致政、吳秉睿兩位新生代之爭。後來羅致政退出,吳秉睿繼續跑攤,作為其恩師的蘇貞昌,還曾陪他跑攤,並向選民介紹推薦吳秉叡,拜託之意拳拳。但後來卻是搶過子弟兵的兵符,等於「逆向」發展,而且也對不住自己的子弟兵。
  蘇貞昌倘是贏了,還沒話可說;但如果輸了,就糗大了。他是民進黨「四大天王」之一,竟然輸在並非純藍的侯友宜的手中,真是情何以堪?本來,也有人遊說也是「四大天王」之一的游錫堃參選,其實他也曾在四年前參選過新北市長,挑戰爭取連任的朱立倫,而且還以很接近的距離,差點扯下被視為「國民黨明日之星」的朱立倫。而現在的候友宜在國民黨內的地位遠不如朱立倫,因為有「綠」的背景,包括就「兩顆子彈」案情所作的報告,許多國民黨人都不服氣,還有在陳水扁時期晉升「內政部警政署長」。因而其個人條件大遜於純藍的朱立倫,當然,現在的大環境與四年前也大為不同。「太陽花學運」的效應已經消散,而蔡政府的施政不彰,導致其民調持續低迷。因而游錫堃的激流勇退,還是明智的。
  那麼,蘇貞昌明知勝算的機會不高,為何還要冒這個政治風險,參選新北市長呢?其實很多人已看出,其實他是為自己的女兒蘇巧慧舖路。實際上,他的跑攤,其本上都有著蘇巧慧的身影,而且也向當地人士介紹蘇巧慧。這等於是「拜托」,四年後蘇巧慧出選新北市長時,多多關照、幫忙。
  對蘇巧慧來說,蘇貞昌確是「廿四孝老竇」。兩年多前蘇巧慧參選「立委」時,他就竭盡全力,幾乎等於是自己在選。蘇巧慧當選後,又為她背後發功,指導她問政,幾乎等於是她的「助理辦公室主任」。但蘇巧慧一上場就拋出的提案,
  是《台灣與中國締結協議處理及監督條例》草案,在法案標題上就凸顯「台灣中國,一邊一國論」。而在《〈兩岸關係條例〉修正草案》中,也將首句的「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改為「為因應國家施行憲政需要」,將「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改為「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權利義務關係,被外界解讀這是「兩國論入憲」的做法。之外,可能更是要為父親蘇貞昌出面「突襲」蔡英文,以一吐在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中敗於蔡英文手下的烏氣。實際上,以當時的選情看,民進黨不管是推出何人參選,贏的機率都將很高。蘇貞昌如果不是大意失荊州,忽略了「最毒婦人心」的古訓,現在的「總統」就是他而不是蔡英文。還有《「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修正草案》,在法案上所使用的用詞,都是以「中國」來稱呼對岸,要凸顯其「台獨」本意。而在《「行政院」組織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中,建議變更大陸委員會為「中國事務委員會」及裁撤「僑務委員會」。  
  這些提案,衝擊蔡英文的「維持現狀」及「不挑釁,不刺激,零意外」戰略,因而人們猜度這是出於蘇貞昌的主意,要為難蔡英文,這是「蘇蔡大戰」的延續。
  實際上,民進黨內有「蘇蔡情結」之說。不但是兩人的民進黨主席之爭,還出於「總統」黨內初選,這是街知巷聞的事實。作為「美麗島軍法大審」的辯護律師,作為民進黨的創黨十人小組成員之一的蘇貞昌,竟然輸給一個入黨只有幾年的蔡英文,當然渾身不舒服,簡直就是「鵲巢鳩占」。實際上,蔡英文當年即使是出「扁政府」及「陸大會」主委,也不願加入民進黨,直到陳水扁要提名她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按照選罷法規定必須是提名政黨的黨員,才「死死氣」地入黨,蘇貞昌對此「菜鳥黨員」竟然「騎在自己頭上」,當然不服氣。因此,及早扶持培育寶貝女兒,要將「治國無能」的蔡英文比下去。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29 03:42:2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