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中美建交三原則正逐步受到蠶食侵蝕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日前報導,有兩位美國官員向其透露,美國國務院已經要求派遣「美國陸戰隊使館警衛隊」至台灣,以協助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內湖新館的維安,尚未獲得正式批准。美國國務院外交安全局和陸戰隊持續就相關部署進行協調中。「CNN」報導,若國務院的要求獲得同意,將是近四十年來首見美軍陸戰隊駐防美國駐台機構。而台灣媒體則引述台灣當局的有關官員說,「AIT」內湖新館將於九月正式啟用,美方可能會指派比先前層級更高的美方官員抵台。至於陸戰隊進駐的部分,若美方有此一規畫及安排,應會於九月啟用典禮前抵達;就台方目前的了解,相關程序已在進行中。
  現在尚不知道是否屬實,因為此前美國國務院曾經對此流傳已久的傳聞予以否認,曾經最早透露此傾向的「AIT」台北辦事處主任梅健華,在即將離任時卻突然轉口說,「維安措施不變」,等於「自我打臉」式地間接否認此說。現在又經由「更接近權力核心」的美國官員重提此說,而且還說到已經進入「批准中」的實質程序,但此傳聞的漩渦中心卻繼續保持緘默。這既有可能是為了避免「見光死」,也有可能是尚未得到總統批准,——就此而言,也可能是「放風」,試探各方包括特朗普的反應,再確定是否按預訂計劃實施。
  這是一個極為弔詭的現象,今次確實蹊蹺。因為在人們的印象中,美國國務院的技術官僚,盡管在意識形態方面與北京有所扞格,但既然是文官官僚系統,就比較執著「按本子辦事」,而且注意政策實施的穩定性和延續性。因此,國務院即使是在與北京的衝撞最激烈時,還是會較為注意維護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規定的,與某些親台政客或鷹派軍人有所不同。因此,今次的傳說是由國務院提出派出海軍陸戰隊進駐「AIT」台北辦事處的建議,而不是由軍方尤其是海軍陸戰隊總部提出,令人感到並不尋常。要不,就是在國務院服務的人員「人面全非」,已經被智庫中的親台人員所取代,要不就是與美國國內的整個大氣候轉變有關,而且也脫離不了利益的干係。
  無論怎樣,美國最近確實是有著對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精神,及中美建交三原則,進行「切香腸」式地蠶食侵蝕的趨向。最新的例子,是在《台灣旅行法》和《國防授權法》通過後,在六月初進行的「美軍太平司令部」改名為「印太司令部」交接典禮,邀請台灣「國防部」副部長沈一鳴和參謀總長李喜明出席。
  未來不排除美國的「內閣部長」的相關官員訪問台灣。而向「AIT」台北辦事處派駐海軍陸戰隊身穿軍裝執行安保任務,就將是踐踏中美建交三原則的行為的濫觴,並以「切香腸」方式,逐步侵蝕和蠶食中美建交三原則。
  實際上,美國政府早在一九七二年二月二十八日的第一個《中美聯合公報》亦即「上海公報」就承諾,美國「確認從台灣撤出全部美國武裝力量和軍事設施的最終目標。在此期間,它將隨著這個地區緊張局勢的緩和逐步減少它在台灣的武裝力量和軍事設施。」為此,在中美建交前,中方提出了「斷交」、「撤軍」和「廢約」三原則,美國也予以積極回應並接受,並逐步從台灣撤軍。在建交談判過程中,美國完全從台灣撤軍,與廢除《美台共同防禦條約》等議題都獲得妥適的解決。因此,在中美建交時,曾經有陸戰隊維安的美國「大使館」撤出台灣,美國也已經基本完全從台灣撤軍。後來進駐台灣的「AIT」,其辦公地點即無陸戰隊員駐守,美國也一再強調和台灣維持的是「非官方關係」、美國在台協會則是非營利性民間機構。在台協會的工作人員最初必須中止與美國國務院和其他政府機構的關係,才能進入協會工作,但這項規定現已取消。美方自二零零五年起派遣武官進駐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但保持低調,這些武官不得穿軍服。
  但現在卻又以「維安」的理由,讓美國軍隊「捲土重來」,儘管派遣到美國駐各國各地區的陸戰隊與正式軍隊並不完全相等,任務只是保護美國使領館的安全,並不執行其他軍事任務,但卻是軍隊的象徵,這是否違反《中美聯合公報》?  另一方面,美國此舉是否意味著已經將「AIT」正式認定為「正規大使館」?實際上,美國在世界各國的大使館以至是領事館,都有派遣海軍陸戰隊維安。陸戰隊的全名為「海軍陸戰隊使館警衛隊」,是美國海軍陸戰隊一支營級的部隊,負責美國駐外大使館、領事館及美國政府在外機構的保安任務,包括布魯塞爾的美國駐北約代表處等。這是外交慣例,也符合《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的規定。但問題是,美國與台灣當局並無「外交」關係,美國在台協會的台北辦事處,雖然享有「使領館」的功能,但卻並非正式的使領館。現在不但是其新址建設的規劃,完全按照美國正式的「使領館」的規格來設計及建造,而且還派駐海軍陸戰隊,儘管據說只是一個班的規模,但也已形同美國將「AIT」台北辦事處視同駐外使領館,這已經意味著美國將其與台灣當局的關係升級到「變相外交關係」或「準外交關係」,至少也是比照「外交」關係。因此,這項舉動,可能預兆著美台關係將發生重大象徵意義轉變。
  實際上,設立「AIT」的法律依據——《台灣關係法》,儘管是一部粗暴干涉中國內政的「惡法」,也只是向「AIT」授予類似「使領館」的職能,而並沒有任何授權美國軍方向「AIT」派遣陸戰隊的條文內容。即使是《國防授權法》,也只是含有加強美台軍事交流,推動雙方資深軍事將領和官員交流的條文內容,而沒有向「AIT」派駐陸戰隊的規範。因此,即使是「惡法亦法」,美國軍方向「AIT」」派出陸戰隊,也已是抵觸自己的法律的行為,是「AIT」新址建築物上的「僭建物」。
  而值得注意的是,蔡政府對美國此舉,似乎感到「鴻鵠將至」,也在醞釀依照「對等原則」,派出憲兵駐守其駐美代表處。憲兵具有「主權象徵」的意涵,在台美間存有「正式邦交」期間,台灣當局駐美「大使館」一直有憲兵駐守站崗。一九七九年「斷交」後,駐美的憲兵除了不得配戴武器,更只能穿著便服,人數逐年遞減。二零零四年,民進黨「政府」推動「國軍精實案」,主動撤回駐美憲兵,代表處改聘保全負責維安。如今話題再起,正值中美貿易戰之際,蔡政府的圖謀,就必定會被視為乘機在北京的背後「捅上一刀」。另外,在美國拒絕解放軍參加有二十六個國家共二萬多人參與,還邀請了越南加入的環印太軍演的同時,據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大陸軍力計畫」主任葛來儀日前在推特透露,台灣將參與美軍在南太平洋所羅門群島的演習,「雖然這不是第一次,但現在正式公開宣布」,似乎是在執行沒有協議的「盟約」,因而更為引起外界的高度重視。
  美國的這些所為,極為敏感,已經超逾了「單純業務」範疇,實質上是為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當局,「以武力為其撐腰」,將會成為中美建交後的一個嚴重衝突事件,必須嚴肅對待之。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7-02 03:10:4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