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馬英九成為另類「候選人」?

  就在「九合一」的候選人正為年底的選戰忙個不亦樂乎之時,也另有一位不是候選人的人,比候選人更忙,那裡有鎂光燈就往哪裡跑,好像是超級大候選人。這個人就是馬英九。由此,有名嘴起哄,鼓吹馬英九應該「回鍋」參加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也有媒體湊興,發表民調說,馬英九倘若參選下屆「總統」,對手如是蔡英文,馬英九的支持度是百分之三十九點八,蔡英文的支持度則是百分之二十點三;倘若對手是賴清德,馬英九的支持度是百分之三十六點七,仍領先於賴清德的百分之三十點二。而馬英九本人則時候是很受樂,當他在一場演講被學生哄拱「回鍋」參選下屆「總統」時,他得意洋洋地說「你要我學馬哈迪嗎?馬哈迪九十二歲了,我才六十八歲。」似乎是默認自己不排除將會「回鍋」參選「總統」。也恰在此時,馬英九宣布將成立「馬英九文教基金會」,其成員大多是當年他出任「總統」時的「內閣」官員,頗有「影子內閣」的意況,因而更加深人們對「馬英九將會回鍋參選『總統』」的想像。一時間,讓馬英九再選「二零二零」,成了台灣政壇的熱門話題。
  為何會有此現象?眾說紛紜。而歸納起來,大致上有這麼幾點:
  一、在馬英九本人方面,一方面是要為自己「平反」出氣,掃清國民黨在二零一四年「九合一」選舉,和二零一六年「總統」、「立委」大選兵敗如山倒,是因為自己「無能」導致的「恥辱」——在「總統」大選中力批自己「無能」的蔡英文,上台後的表現比自己更糟,現在人們哄抬自己回鍋參選「總統」,就是懷念自己那八年的政績。既然如此,他還是擁有資格、實力和理由,像馬哈迪那樣再次參選「總統」。
  另一方面,高等法院日前二審判決馬英九的「洩密案」,宣判撤銷一審無罪判決,改認定馬英九犯下《通保法》中的「公務員無故洩漏資料罪」,判處馬英九有期徒刑四個月,得易科罰金十二萬元;而正在偵查中的,還有國民黨「三中案」、大巨蛋案、富邦併北銀案,其中又以「三中案」最受矚目,若檢方認定他賤賣「三中」,不僅損及國民黨權益,更侵害廣大投資人的利益,涉嫌違反刑度從七年以上起跳的「證券交易法」特別背信重罪。據法界人士分析,馬英九因「三中案」而被起訴的機率極高。自忖品行清廉的馬英九,當然難以承受如此的屈辱,因而就以頻頻曝光爭取出鏡率及見報率,並從而推高民眾對自己的支持度的方式,間接地形成輿論壓力,使自己在官司中佔領有利的輿論環境地位。
  當然,也不排除馬英九眼見到國民黨的選情雜亂無章,未能趁著蔡政府的政績低劣、民調低迷的有利時機,進行絕地反攻,可能會錯過「東山再起」的機會,因而有意以自己的「影響力」,帶動國民黨候選人的選情。因此,近來就對國民黨的戰法評頭品足,包括批評在新竹縣的黨內初選,摒棄國民黨中常會決議的全民調方式。但這已經造成他與吳敦義之間的齟齬,因而可能將會稍為收斂,改以自己「曬高民調」比對蔡英文民調低迷的方式,間接釀造有利於國民黨選情的氛圍環境。
  二、在民眾方面,則比較複雜。其中一種可能,是對蔡政府的高度不滿,因而就懷念馬英九執政時期的好。另一種則是藉此發洩對吳敦義把國民黨主席當成「無主席」的強烈不滿。當然,也不排除民進黨人故意「擺爛」,將被自己打趴在地的馬英九抬出來,以反襯國民黨現在是「蜀中無大將」,並籍此對國民黨高層實施挑撥離間,尤其是在馬英九就林為洲事件中對黨務指指點點後,籍著哄抬馬英九出選「總統」,來擴大馬英九與吳敦義的裂痕。實際上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日來的一些言論,就以分化國民黨為主,其中也使用到馬英九這個「工具」:「馬英九最近行程跑得很勤,根據基層回報,看到馬英九比吳敦義還多,民進黨先不用評估到馬英九的二零二零年大選,而是要先看他二零一八年的輔選成績如何。」
  馬英九的高調,確實是已經對國民黨造成了騷擾。黨內不少人認為,馬英九此舉必然會與同樣有志「二零二零」大位的吳敦義、朱立倫之間的關係起化學變化,並將導致馬、吳兩人的矛盾提前檯面化,甚至造成國民黨內有「三顆太陽」,而且馬英九的超高曝光率,耀眼光芒讓另兩顆「太陽」暗淡無光。因此,國民黨前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日前就說,吳敦義默默應對選舉局勢是正確戰略,真要傷腦筋的是選贏「二零一八後」的明年,屆時馬英九準備再回鍋選「總統」,這才是吳敦義要頭痛的關鍵時刻。
  當然,現在國民黨內公開表達對馬英九不以為然態度的,還是以親近吳敦義的人士為主。高雄市長參選人韓國瑜日前受訪時就表示,他對馬英九操守「點頭」,但對馬英九的能力卻「搖頭」,並指出,國民黨目前正忙著打年底選戰,「二零一八」對國民黨很重要,因而馬英九是否適合回鍋再戰,待「二零一八」選戰後再談。國民黨高雄市議員參選人童燕珍更是斬釘截鐵表示,馬英九不適合再回鍋參選。她強調,跑基層時選民都認為馬英九不應再參選「總統」。童燕珍說,馬操守佳、能力差,八年來,人民看到的是馬多次「longstay」傾聽民意,但聽完後卻仍依自己想法做事,「似不食人間煙火」。她還抱怨,馬英九最近行程很多,但感受不到是為黨輔選,好像是為了自己。
  馬英九那八年確實是辜負了八百多萬選民的高度期待。他在當選時,以為勝選是因為自己頭上的「光環」,而看不到整個國民黨的努力奮戰,因而作出了許多錯誤的決策,包括冷待為他開闢勝利道路的連戰、吳伯雄,打壓基層,拒絕使用輔選有功而且也具有這些行政執行能力者,卻出人意料地委任「台獨」政黨台聯黨的「不分區立委」賴幸媛出任「陸委會」主委。雖然他推動恢復兩岸協商,卻又決定「先經後政」以至是「只經不政」,並提出「不統不獨不武」,導致就在馬英九執政期間,「台獨」思潮反而比陳水扁時期更囂張、更嚴重,並在客觀上為「太陽花學運」顛覆兩岸交流、協商成果提供了土壤條件。
  就是馬英九本身的能力條件,也是不濟。持平說,無論是在台北市長,還是在「總統」,撇開「統獨」之爭,論能力馬英九是不如他的前任陳水扁的。實際上,陳水扁八年的GDP成長率為百分之四點八,馬英九只有百分之二點八,遠低於全球平均值的百分之三點三。馬英九那八年,雖然有著站上歷史高地的契機,但卻當為不為,讓「無能」成為眾人對他的印象。在此情況下,還有什麼正當性要再選「總統」?!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7-07 14:09:3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