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郭台銘為何豪捐馬英九基金會?

  馬英九基金會將於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十時假台北市國賓大飯店正式舉行成立茶會。從公開的資料看,從去年底起就有不少企業界及民間友人向馬英九建言,指出國民黨雖然已經在野,但卻並未能扮演好監督民進黨政府的角色,因而力勸馬英九比照美國傳統基金會、布魯金斯研究院等模式,成立新智庫,在兩岸、經濟、外交等領域提出政策主張。這些人更直指馬英九是統籌並主導這個基金會的最適合人選。而馬英九則在今年五月初親自出面籌設基金會,並選在「五四運動」紀念日的五月四日親自致電,一一誠意邀請董事人選,並說明成立基金會的原因及意圖,是為了完成在出任「總統」時想做但還沒有來得及做的事。
  馬英九親自致電後,十天內找齊九名董事並一起聚會,並且確定由馬英九親自擔任基金會的董事長,隨後在新北市長朱立倫協助下,在新北市完成基金會登記,並定於在二十七日舉行成立茶會後,隨即開始運作。馬英九基金會目前登記的董事共有九人,除董事長馬英九外,還有美僑劉偉民、前「總統府」副秘書長高朗、前駐美代表沈呂巡、前「體委會」主委戴遐齡、國民黨「不分區立委」王育敏、學者廖元豪、前「二二八紀念館」館長廖繼斌,以及前中華開發工業銀行董事長胡定吾等。其中劉偉民是抗日名將劉放吾之子,也是馬英九二零一六年參訪聖母大學的推手,申報成立馬英九基金會的五百萬元原始基金即是由他出資。而胡定吾除曾任中華開發工業銀行董事長之外,還曾任台北「101大樓」董事長,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富邦集團董事長蔡明忠、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都是他的好友,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則是他的親家,脈廣布金融圈、企業界。
  本來按照原定計劃,馬英九基金會的基金是五百萬元,並已經由劉偉民全部出足。但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卻錦上添花,於七月六日申報質押鴻海股票八百五十張,以當日鴻海收盤價八十點五元換算,價值約六千八百四十二點五萬元,捐贈給馬英九基金會,成為該基金會五百萬元原始基金以外的最大一筆捐贈基金,但又不是現金,似乎是為了避免「搶奪」原始基金捐贈者的「光環」。不過,到目前為止最大筆基金捐贈者的郭台銘,卻並未在該基金會的董事會擔任任何職務。除了郭台銘、劉偉民、胡定吾等之外,企業界及僑界還會有多少重量人士將會出面支持馬英九基金會,在二十七日舉行的成立茶會,就將會見分曉。
  二零一六年國民黨在「總統」和「立委」大選中遭受重大挫敗、失去政權之後,郭台銘及其家人一直在默默支持國民黨;當國民黨的黨產遭到蔡政府追殺圍剿,導致「窮得揭不開鍋」,無錢給黨工支付薪水時,郭台銘的母親以個人名義向國民黨中央無息貸款五千萬元,讓國民黨渡過難關。因而國民黨人及其支持者受到美國商人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的啟發,點名郭台銘代表國民黨參加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如今他在蔡政府全面斬斷國民黨金脈的情形下,大手筆公開捐助馬英九,不但讓馬英九是否再參選「總統」受到注目,而且也引發屆時郭台銘是否作為馬英九的搭檔,組成「馬郭配」參加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話題。甚至有人分析,由於仍然有不少國民黨人對馬英九仍未能消除怨氣,並從他那八年的表現看,並非是擔任「總統」的最佳人選,再加上馬英九的司法官司纏身,可能會被褫奪參選資格,因而說不准屆時就果然是郭台銘被國民黨推出參選「總統」,而他豪捐馬英九基金會的義舉,就將會成為墊腳石。當然,台灣社會厭倦藍綠惡鬥,並非國民黨員的郭台銘,可能會成為廣大渴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的選民心目中的最佳「總統」人選,使其成為台灣地區的「特朗普」。
  不過,香港鳳凰衛視在近日發布郭台銘受訪影片,郭台銘直言他本人沒有意願參選,更提到,他會關注如何做點事情,讓台灣與大陸的關係更緩和,還指出「山西人習慣雪中送炭,不習慣錦上添花」、「實實在在做一個商人可發揮的地方比較多。」卻讓這些選民大為失望。但世事難料,馬英九也是在說過M次不會參選台北市長之後,在廣大藍軍群眾的熱切聲中,甚至是發動促選連署,而國民黨中央也是願意作此安排,因而馬英九就「被迫」披掛上陣,並當選台北市長。否則,就沒有後來的馬英九「總統」了。因而說不好,郭台銘也將會遭逢這麼個過程。
  郭台銘參選「總統」,就可為目前國民黨的「三顆太陽」解套。實際上,
  馬英九在已經擁有新台灣人基金會和敦安社會福利基金會的情況下,再成立馬英九基金會,就被視為要在政治領域大展拳腳。因為新台灣人基金會的基金來源,是他參選台北市長未用完的參選政治獻金及選舉補助金,主要是進行台北市範圍內的文教事業尤其是青少年活動上;而敦安社會福利基金會則是社會公益性質,與政治完全無關。馬英九基金會則是打正「馬英九」的旗號,其董事有不少是此前馬英九的政務官,因而有著「影子內閣」的影子,大有作為馬英九籌劃再次參選「總統」的平台的成分。
  馬英九要再次參選「總統」,除了是受到目前他的人氣上升的假象鼓勵,及馬來西亞馬哈迪「回鍋」參選並當選的「啟迪」之外,可能也是出於「當選過關,落選被關」的心理。正因為如此,吳敦義就感受到了威脅性的競爭,因而在曾經為馬英九的「洩密案」被改判有罪而大聲鳴冤的前例下,對馬英九到國民黨中常會說明「三中案」,卻是抱著「事不關己」的態度,聲稱並非為任何人「背書」,昨日更傳出馬英九前往中常會說案並非是吳敦義的主意。這個前後態度一百八十度的變化,關鍵點就在於,前者是尚未盛傳馬英九將再選「總統」;後者是成立馬英九基金會已箭在弦上。吳敦義在已經有朱立倫威脅之下,再來個馬英九,端的是「多個香爐多個鬼」。
  其實,吳敦義的主要防備對象,應是朱立倫,而不是馬英九。因為馬英九是否具有參選資格,尚是未知之數。實際上,馬英九與一些中常委都說沒有一分錢流入口袋,其實是邏輯混亂。因為「背信罪」並非「貪賄罪」,無需是否存在對價關係,針對的並非是個人不法得益,而是在職務上的亂作為,即使是個人沒有收益,也可治罪。這也是吳敦義不願為馬英九「背書」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此情況下,由不是國民黨員的郭台銘出馬,肩負國民黨人及其支持者的期望,就是最佳安排。尤其是在廣大選民厭惡藍綠惡鬥,並希望能有經濟能手打救台灣經濟的期待值的情況下。實際上,郭台銘雖然是外省人,但不是國民黨黨員(其父曾經是),但由於是「外省人」,雖然並未明顯表態反「台獨」,但從他與大陸政商的關係看,是「手中無劍,心中有劍」。而且他與美國關係密切,特朗普專門在白宮的辦公室接見他,為他到美國投資設廠「造勢」。說不好在美國政府權衡利弊下,暗中支持他,這就足夠了。欣賞「特朗普模式」的台灣民眾,將會支持他。
  但郭台銘也有「罩門」,由於他在大陸的經營事業巨大,某些選民可能會擔心他「賣台」;也由於他的鴻海被形容為「血汗工廠」,勞工階層可能會質疑他的勞工政策。他還傳出一些緋聞,讓至今仍是超齡「單身狗」的選民不屑及不服氣。而且就他本人而言,更現實的是,他當選並就任之後,龐大的商業王國沒有他的親身操持,可能將難以繼續輝煌下去。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7-20 04:19:5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