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各讓一步:通水典禮就延到八月二十三日

  計劃於八月五日舉行之廈金通水典禮」(嚴謹來說,應是「閩金通水典禮」,因為該有關供水協議的稱謂為「金門自大陸引水合同」,而雙方業主分別為金門縣自來水廠和福建省供水公司),陸委會日前以所謂「中共打壓台中市主辦二零一九東亞青運」,「時機不宜」為由,要求金門縣政府延後另擇適當時機辦理。但陸委會仍強調,「支持水照通」。
  此舉引起一片嘩然。儘管也有一些意識形態「墨綠」的認識表達支持,但更多的學媒兩界人士卻感到愕然,甚至認為陸委會是「賭氣」、「情緒化」,也有法律學者引經據典,從法學上的法律保留、契約關係、管轄權限,容有相關見解等幾個原則切入,指出陸委會是僭越了「經濟部」、金門縣支持的職權。在「民意可用」的鼓舞下,金門縣長陳福海昨日召集副縣長吳成典、參議翁自保、自來水廠長許正芳及相關幕僚研議後續處理方式。隨後縣政府發布新聞稿,指出金門縣政府堅持以鄉親權益優先,民生建設第一,只要是為金門、鄉親好,該做的事一定勇於承擔堅持到底。縣政府充分尊重與理解陸委會意見,但「典禮」只是感恩所有對兩岸通水付出努力、犧牲奉獻者的「程序」,八月五日如期通水才是他最在乎的事。由此,原有的通水典禮將低調轉換成其他形式,以簡單形式進行。此外,縣政府澄清,金門自中國大陸引水各項準備工作,縣政府都與「中央」有關部門及大陸供水部門定期聯繫並交換意見。縣政府與陸委會、「經濟部」等對兩岸通水議題都有充分溝通,彼此理解各自立場並尊重,沒有「不甩」情事。
  金門縣的做法,是顧及了幾個方面。其一是金門縣鄉親權益的民意問題。金門是一個孤島,因地貌及地質等問題,淡水資源極為缺乏。據統計資料顯示,金門地區年均降雨量約一千毫米,年均蒸發量却超過一千五百毫米,因而是以抽取地下水解決供水問題,但卻引帶地下水位下降及水質不保證等負面效果。過去在實施戰地政務時,十萬大軍駐紮金門,據說要從台灣本島運水。解除戰地政務及撤軍後,供水緊張狀況有所緩解,但「小三通」開通陸客遊後,大量陸客赴金門旅遊,盡管沒有十萬大軍那麼多人,但每人的平均水消費量卻增加;再加上「金門高粱酒」在大陸的銷售不錯,生產用水量也大增,因而也直逼駐軍時期。而駐軍是屬於「國家體制」,「小三通」卻是屬於私經濟,不能再動用公家設施實質上是軍用艦艇運水。
  因此,金門縣政府和當地民眾都熱切盼望從對岸大陸引水到金門。尤其是二十多年前的那場嚴重乾旱肇始,縣政府就一直要求從大陸接水,歷經前後四任縣長。直到馬政府時期的二零一三年四月中,「行政院」核定《金門地區整體供水改善綱要計畫》,兩岸海協會和海基會與海協會也於同年六月21日第九次高層會談達成《兩會有關解決金門用水問題的共同意見》,雙方同意依各自程序協調主管部門積極推動,共同落實相關事宜,始有現在的實質談與簽約;而且,雙方歷經一年多的正式溝通商談,完成了三次工作商談及八次技術商談,突破各種瓶頸與困難,取得具體成果。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報道,雙方業主單位(福建省供水公司和金門縣自來水廠)共同簽署金門自大陸引水合同。晋江金井鎮與金門跨海輸水管道是金門自大陸引水工程的重要組成部分,設計流量每日三點四萬立方米,全長約十六公里。當年十月底,引水工程海底管道建設項目招標,最後確定由臺灣中宇環保股份有限公司和江蘇神龍海洋工程有限公司承建。雙方還議定水價為每度九點八六元(新台幣),可以式金門每度自來水成本價從五十八點六元,降到十二至十三元,接近於台灣本島的每度十一元。因而是一項民生工程,不能被政治綁架,必須如期通水。
  其二、在政治上,有利於在目前的政治大環境之下,積極推進兩岸關係發展。實際上,正如上述,福建省向金門縣供水,是經過海協會和海基會協商,達成《兩會有關解決金門用水問題的共同意見》,並由兩岸地方經濟實體簽署協議而確定的。儘管不屬於海峽兩會簽署的二十三項協議,但也是經過海峽兩會協商並取得共同意見才能推動。也儘管是地方的合作交流項目,但也執行《兩岸關係條例》的規定,經過陸委會批准。蔡英文上台後,由於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蔡政府一直以「維持現狀」為由,希望恢復聯絡及協商,並要求繼續執行兩岸已經簽署的協議。日前「習連會」時,連戰也向習近平提出繼續執行已經簽署的協議的要求。因此,倘壓制金門向大陸引水協議的執行,就將可能會連累到其他協議的順利執行。可能是連陸委會也顧忌到此一點,不敢說「不準通水」,而是提出延後舉行「通水典禮」。但典禮只是一項感恩的程序而已,沒有實質性的關係,陸委會的做法,必會因小失大,流失有可能會在習近平日前在會見連戰時釋放的善意的機會。實際上,習近平提出的四點意見,台灣許多政評家和媒體都認為,除了反對「台獨」和堅持「九二共識」不變之外,尤其他各方面都釋放出更大的善意,陸委會應當有所體察並設法抓住機會,而不是背道而馳。
  陸委會將此與到東亞青運掛在一起,即使不是「賭氣」,也是不切實際的。實際上,東亞青運屬於國際奧委會體系,而是國際奧委會對台灣地區出席奧運體系的運動會的名稱,早已確定。「獨派」團體發動的,「東京奧運正名公投」活動,已被國際奧委會認定是違反其宗旨及洛桑協議等系列文件的。因而倘中華台北代表團打著「台灣代表團」的旗號前往東京參賽,必然會被禁止參加,比有可能會被開除會籍。而按照國際奧委會章程規定,會員體被開除會籍後不能申請恢復會籍,只能在更改名稱後,以新的名稱申請入會。但台灣地區今後就根本沒有機會重新入會,因為在西班牙籍的薩馬蘭奇擔任國際奧委會主席時,針對其家鄉的「獨派」政黨醞釀發動「獨立公投」的事態,而主導修改會章,規定只有主權國家才可成為國際奧委會的會員(並不影響此前此已經成為會員體的中國香港、中華台北)。由此,中國澳門一直未能加入國際奧委會,即使是得到中國奧委會和中國香港奧委會的背書,都不得其門而入。既然連已經回歸祖國的中國澳門都不行,尚未統一的台灣地區就更不可能。因此,這撤銷台中市舉辦東亞青運動資格,在此角度上其實是「小罵大幫忙」,可以起到提醒蔡政府,不要為了逞一時之快,而導致喪失國際奧委會會籍。何況金廈通水怎麼也與東亞青運扯不上一起。
  其三、在法律上看,盡管廈金供水確實是屬於兩岸關係的範疇,但卻是地方政府的事務。而金門縣的對陸關係事務,除受《兩岸關係條例》規範之外,還受《離島建設條例》規範。《離島建設條例》大部份行政,都是島內建設,及離島與「中央」關係,其中涉及兩岸關係的只有一條,就是第十八條「兩岸通航之試辦」,亦即「小三通」。該條文規定,台灣人民經「小三通」來往兩岸,及大陸人民的旅遊團經「小三通」進入金門旅遊,不受《兩岸關係條例》管制。倘是如此比照,廈金通水典禮也可不受《兩岸關係條例》規範,可寬鬆一點。
  如果陸委會堅持要延期,那麼雙方各讓一步,就延到今年八月二十三日,大陸叫「金門炮戰」,台灣叫「八二三炮戰」的六十周年當天舉行,寓意鑄劍為犁,化炮火為清泉水,那該多好。而且倘此,兩岸的更高階人士,包括退役將軍都共襄善舉,這實質上是為蔡政府夢寐以求的兩岸接觸打開一個窗口。
  更進一步,大陸與台灣合作,將「八二三炮戰」的兩岸戰爭遺址,以「廈金和平公園」申請「世界文化遺產」,也可消除台灣地區至今未有「世遺項目」的遺憾。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7-30 05:30:2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