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APEC」峰會台灣代表或將回復正軌

  台灣媒體報導,曾經兩度擔任蔡英文特別代表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今年是否第三度代表出席,「總統府方面」尚未表態。但親民黨台北市議員透露,宋楚瑜前兩年抱著替台灣人做事、把台灣招牌帶到世界的心態,出席交流成果都算還不錯,但第二年交流時,蔡政府同意與東南亞水利技術較落後的國家多做交流,效果卻不盡理想。宋楚瑜在感到無力之下,再度擔任「APEC」代表的意願已經打折。而與此同時,在東亞奧委會決議取消台中市的東亞青運主辦權之後,台灣當局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程式也將生變;尤其是在傳出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無意願再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而台灣當局蔡政府也遲不表態下,大陸涉台人士透露,大陸正對此進行預判,如果宋楚瑜不再代表台灣出席「APEC」峰會,民進黨不外乎打兩張牌,一就是遵守《諒解備忘錄》,派出財經部會首長或企業家與會;二就是綠營自己來,搬出民進黨大老當代表,如「正名公投般,向大陸「示威」,在當前兩岸氛圍下,打第二張牌的機會極高,還可以對「獨派」交代,但大陸絕不會同意讓台灣與會。
  宋楚瑜所說的「倦勤」理由,或許確實是有其存在的事實,但並非是唯一的理由,可能更非是最重要的理由。還有其他的原因所在,讓他「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不如急流勇退,還可留下美好回憶,否則可能會像過去香港無線電視台那位女記者的名字「林美香」那樣「臨尾香」,徒留「長使英雄淚滿襟」的遺憾。
  實際上,宋楚瑜所說的第二年交流時,「效果卻不盡理想」的原因,表面上說蔡政府對台灣地區與東南亞水利技術教落後的國家的交流的態度不積極,其實更是出於各種綜合因素,包括大陸方面針對蔡政府縱容「獨派」進行各種要在國際場合「突破現狀」的所為,正在採取行動將台灣當局遏制回到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定位,及國際奧委會對「中華台北」的禮制,以及「西雅圖模式」對台灣地區代表的身份的規定上去,也包括宋楚瑜受自己個性及企圖心驅使逾越其「代表」身份作出各種「太超過」的行為舉止,返台後作為炫耀自己的資本,因而使得宋楚瑜在第二年已經自我感受到「習近平冷落」,而將會失去出席「APEC」峰會的資格,或是雖能出席卻不能再如第一年那樣風光。因而「不如歸去」。 
  其實,倘是嚴格按照「西雅圖模式」,宋楚瑜是沒有資格代表蔡英文出席「APEC」峰會的。所謂「西雅圖模式」,是美國總統克林頓建議召開「APEC」的領導人非正式會議,首次於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在美國西雅圖舉行,形成了不邀請台灣領導人參與該會議,及此後不在台灣地區舉行「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原則。美方當時表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北京是中國惟一合法政府,將按與「APEC」的有關諒解和慣例辦理台灣與會事宜,台灣方面將派負責經濟工作的部長級官員與會,會議的安排尊重主權國家與地區經濟代表的區別。台灣參加「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西雅圖模式」就此誕生並成為規範此後的慣例。其意義在於,在「APEC」的最高級別的會議實踐中,進一步把台灣限定在「地區經濟體」上,「APEC」關於中國和台澎金馬經濟體分別參加「APEC」的《韓國備忘錄》的精神得到全面的維護和遵守。
  「APEC」首次領導人會議之後,台灣方面一直想方設法做一些小動作,試圖突破「西雅圖模式」限制,李登輝和後來的陳水扁還不遺餘力地爭取自己親自出席,以凸顯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但在中國大陸的堅決抵制下,這些圖謀都遭到失敗,並使「西雅圖模式」固定了下來,成為台灣當局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慣例。二零零一年中國作為東道主在上海舉辦第九次「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還因為陳水扁的攪局,遭到中國大陸的嚴厲批判和堅決拒絕,台灣當局最後宣佈缺席上海「AO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據說,事後陳水扁後悔不已。因為剛參加「雙部長會議」的「經濟部長」林信義尚未離開上海,正是出席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適當人選。但由於自己的意氣用事,決定缺席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就形成自一九九三年「APEC」舉辦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以來,台灣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缺席的記錄,而且更是缺席在中國大陸召開,對台灣當局來說具有一定政治意義的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更令民進黨難受的是,此後台灣方面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人選,即使是經濟領域的部長級官員的人選也被「打回頭」,只能由無官方背景的企業界人代表出席,包括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宏碁計算機董事長施振榮等人。只是在二零零八年之後,由於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台灣方面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人選的位階及背景,才隨著馬政府的代表先後以適當名義出席世界衛生大會及世界民航組織大會,才發生了大突破,先後由曾任「副總統」的連戰、蕭萬長參加。而且連戰並非是經濟領域的官員,而是政治領域。
  當然,這也是為了表彰兩人對發展兩岸關係的重大貢獻。實際上,在「華航事件」中,連戰是「交通部長」,打破「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僵硬政策,同意兩岸的民航管理當局在香港談判,妥善地解決了問題。在澳台航線談判時,連戰是「行政院長」,蕭萬長是「陸委會」主委,兩人都同意打破《兩岸關係條例》對入島經濟體中資不能超過百分之二十多限制,「特事特辦」地批准中資佔百分之五十一的「澳航」飛進台灣並設立辦事處,而「澳航」更可以「一機到底,飛航兩岸」的方式,間接實現直航。後來連戰毅然進行「和平之旅」,達成「胡連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更是促進兩岸關係迅猛發展。
  蔡英文上台後,本來應當回到「西雅圖模式」的正軌。但蔡英文不願「降格」到陳水扁、李登輝時代,提出了讓宋楚瑜作為她的代表出席「APEC」峰會。按道理,宋楚瑜的官職最高是台灣省長,與部長平級,並沒有突破西雅圖“模式”;但他並不是經濟領域出身,而是政治型,而且還是政黨的領袖,因而可說是有所突破。北京可能是考慮到,宋楚瑜承認一個中國原則,而且曾經以親民黨主席的身份訪問大陸,進行了「胡宋會」,其政治意義與「胡連會」相同,為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做出了貢獻,因而沒有反對。
  但在宋楚瑜第二次出席「APEC」峰會時,蔡英文在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情況下,卻宣布交託給宋楚瑜的重大任務:「願意在APEC架構之下與中國大陸進行善意的互動與合作」,亦即伺機向習近平傳遞「兩岸互動新模式」甚至是進行探討的重大任務。這就不能不使得大陸方面提高警覺。因此,這就讓宋楚瑜產生了「受冷落」的感覺。
  現在,蔡政府縱容「獨派」的各種「突破現狀」的活動,包括發動「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等,還有人揚言將會策動「APEC台灣正名」及「WTO台灣正名公投」,並意圖修改台灣當局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人選規格。在此情況下,中國大陸必然會堅持回到「西雅圖模式」的正規上來,台灣當局只能派出主管經濟工作的部長級官員甚至是民間企業界人士出席。倘果如此,屬於政治領域的宋楚瑜,就有可能會被賜以「閉門羹」。既此,宋楚瑜當然是發布「退出」預告,避免屆時遭拒而「面懵」。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03 03:25:2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