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金門通水儀式背後有無形三角博弈

  標註著「兩門對開」的「小三通」之外的又一「通」--「兩門通水」的儀式,將於明日分別在大陸福建省泉州晉江和台灣地區的金門縣舉行。在大陸方面,將按照原定的「國家級和省級」的「規格」,由福建省供水公司主辦,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和福建省相關官員主持;而在台灣方面,本來也原定以「對等」的「等級」操辦,但由於蔡政府玩小動作,要以停辦通水典禮來「反制」東亞奧委會決定取消台中市舉辦二零一九年東亞青運會的資格,因而只是由金門縣政府舉辦一個簡單的通水儀式,沒有「中央」級官員到來。兩相比較,台灣方面就矮了一大截,而擔心「被矮化」,這正是民進黨最忌諱的,但今次卻是自行「矮化」,正是「陸文霆睇相--唔衰攞來衰」。
  實際上,蔡政府尤其是陸委會,本來是十分重視這個通水典禮的,因為它有多重涵義。其一、金門、馬祖與對岸廈門、馬尾的「小三通」,是蔡英文出任「陸委會」主委時,為了應對和舒緩台灣地區居民強大的「三通」壓力,而受此前國民黨提出的「兩門對開,兩馬先行」建議的啟發,予以推動的。盡管有其功利性,但在客觀上卻發揮了較好的效果。尤其是在金門縣撤銷戰地政務,十萬大兵撤走,當地居民生計大受影響之後,「小三通」的實施,兩岸人民過境及旅遊觀光的熱絡,催發金門消費業急速發展,而金門酒廠的高粱酒也大量地輸往大陸,使得金門的經濟也暢旺起來。而在馬祖那邊,美資懷德公司為推動「馬祖開賭」,提出與福州市的酒店進行合作的計劃,讓賭客在媽祖參賭,在福州住宿。只不過是大陸國台辦和福州市政府出面澄清否定,才未能成事。
  因此,「小三通」是蔡英文在兩岸關係領域最主要的政績,尤其是在因為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導致兩岸關係僵持的情況下,這更是蔡英文值得炫耀的項目。也正因為如此,蔡英文在競選「總統」的過程中,就專門跑到金門拉票,以宣揚自己決策及推動「小三通」的事例,來企圖說服金門縣的選民。在就任「總統」後不久,又籍著金門水頭碼頭通關大樓落成,再次跑到金門,大吹特吹通關大樓是陸委會第一筆,也是最大一筆以公共工程預算支應的經費,並聲稱從「小三通」經驗可以印證,只要兩岸前瞻未來發展、展現善意互動,就可以擱置爭議、求同存異,為此她呼籲兩岸放下歷史包袱,展開良性對話,造福兩岸人民。
  但是,蔡政府卻因為不滿東亞奧委會決定取消台中市舉辦東亞青運會的資格,不准金門縣政府舉行通水典禮,並取消陸委會、「經濟部」、海基會相關官員及陸方人員共同出席典禮的原定安排,從而白白地丟失了一個「向對岸喊話」的絕佳機會。這真是「小不忍而亂大謀」。
  其二、如今在「小三通」的基礎上,又多了一個「通水」,變成「小四通」。盡管兩岸供水協議是在馬政府時期簽署,但主要的施工工程是在蔡英文上台之後進行。因此,蔡政府曾經有過籍著通水典禮的舉行,隔岸向大陸喊話,呼籲繼續落實執行海峽兩會所簽署的各項協議,以至是恢復海峽兩會協商的構思。剛好在此時,習近平會見連戰,連戰提出應當繼續落實執行海峽兩會簽署的各項協議,蔡政府更希望能以金門通水典禮作為「敲門磚」,催促對岸恢復兩岸協商。據說蔡政府正在考慮,藉著民進黨「立委」佔議席多數,國民黨和親民黨「立委」也樂見其成的優勢,重新進行對《兩岸經貿協議》的審查並予以通過,並隨即進行《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作為催促對岸恢復兩岸談判的工具。但由於蔡政府「杯葛」金門縣政府堅持要舉辦的簡單通水儀式,而讓這個計劃無法實施。
  其三、蔡英文之所以召回舊部陳明通「回鍋」出任陸委會主委,是因為看中了陳明通作為「陳教授」時,曾經經常往大陸跑,在大陸具有一定的人脈,因而希望他能打開目前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的僵局。而陳明通在就任後,也一直在尋求恢復兩岸聯絡機制互動的機會。但由於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未能成事。而金門通水儀式,就為此提供一個機會。一方面,兩岸相關人員,對岸至少是福建省的地方官員,前往金門出席典禮;另一方面,陳明通率隊到金門出席台灣方面的通水典禮,而國台辦主任劉結一也到福建出席大陸方面的通水典禮,陸委會就有意趁此機會,與金門縣政府規劃預案,兩地的通水儀式採取視頻直播的方式同步進行,並讓陳明通與劉結一透過視頻相見,隔岸打招呼,為推動實現「劉陳會」打下基礎,不讓此前的「張王會」和「張夏會」專美。但是,現在卻是蔡政府取消了舉辦較高級別的通水典禮,並不准「中央」級的官員前往金門出席,就等於是蔡政府不但是自動放棄一個可以表達關懷離島人民的機會,而且更重要的是,白白地流失一個讓陳明通與劉結一視頻見面的寶貴機會,不但是陳明通的心在痛,而且可能連蔡英文也後悔不已。
  何止陳明通心痛?陸委會副主委兼發言人邱垂正的心更鬱悶。在陳水扁時期,他是陸委會歷任主委的辦公室主任。馬英九上台後,他到金門大學國際暨大陸事務學系擔任副教授,並將戶籍遷往金門至今。在金門大學任教後,經常到福建進行田野調查,撰寫出版了《兩岸和平三角建構》、《中國大陸對台灣次區域合作的戰略與政策——以「平潭綜合實驗區」實徵研究為例》、《「海峽西岸經濟區」與「粵港澳合作框架」綜論》等著作。因此,他在心底里是渴望兩岸「多通」的。實際上,就在金門通水儀式的前幾天,適逢金門大學舉行第三任校長就任典禮,邱垂正也到場觀禮,就對媒體表示,「堅定無比力挺金門!」還說他的戶籍在金門,每月也都會回金門,他喝金門水、也用金門水洗澡,並強調「政務官中我愛金門是第一名、我支持通水」。但基於他是蔡政府成員的身份,又不得不說「政治正確」的話。
  因此,圍繞著金門通水典禮的博弈,蔡政府成了大輸家,陸委會及其正副主委陳明通、邱垂正等,也只得「陪綁」。而國台辦則成了大贏家,因為劉結一可以藉此機會大談「兩岸一家親」和「同飲一江水」。實際上,台灣媒體就指出,劉結一親自到泉州出席大陸方面的通水典禮,這一對照,就讓「是劉結一愛百姓,還是陳明通愛百姓?是習大大疼惜人民,還是蔡小英痛惜人民?」的問題,即時有了答案,使得大陸方面的統戰效果更強。而且,說不準劉結一還藉此機會,批評蔡英文的愚昧政策。 
  另一個大贏家,是金門縣長陳福海。通水儀式及之前的向「中央」發炮,這可等於是為他的爭取連任「造勢」。有此送上門來的好機會,還不緊緊抓住?尤其是在國民黨已經決定提名楊鎮浯為金門縣長選舉提名人,對自己的爭取連任構成極大威脅的情況下。
  可憐的是,已獲國民黨提名為金門縣長參選人的黨籍「立委」楊鎮浯,可能會吃啞巴虧。本來他的氣勢如虹,尤其是在國民黨刻意提供許多資源,包括在「立法院」本會期休會後,國民黨黨團訪問中國,拜會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團長就是楊鎮浯;之後連戰訪陸進行「習連會」,楊鎮浯也是少數隨行人員之一。這在深藍選票佔據八成以上的金門縣,是一大利多。而其對手、現任縣長陳福清雖然也是深藍,也曾是國民黨員和親民黨員,但畢竟現在是無黨職,缺乏組織網絡。但是,在是否舉行金門通水典禮的問題上,他為了要與陳福海作出區隔,竟然說「主政者應具宏觀視野,審慎思考通水典禮舉辦的必要與否」,好像是為蔡政府「幫拖」,一下子失去戰略高地,這就讓他里外不是人。如果在未來三個月沒有對他特別利好的事件,看來他還是得乖乖地回到「立法院」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04 03:41:3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