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為何在八六海戰忌日到海軍活動?

  蔡英文昨日到海軍司令部,為「新海軍啟航」紀念碑揭牌,宣示台灣當局的海軍,即將要邁入新的時代。她在致詞時強調,海軍的新時代,將由「潛艦國造」來領航,「我始終堅持國防自主,因為國防自主的意義,不只在武器裝備自研自製,更在國軍建軍備戰上,將以創新思維,建立防衛台澎金馬的戰力。」蔡英文還聲稱,最近國際及區域情勢發生了很多變化,「國家安全」所面臨的威脅更為明顯和複雜。為了因應「國家安全」的需求,她要求「行政院」和「國防部」,增列明年度的國防預算。為此,二零一九年度的「國防預算」編列了三千四百六十億元,比起前一年增加了一百八十三億元,使得整體「國防預算」將會占國內GDP的百分之二點一六。同時,蔡英文也要求加速戰力的整建,將有九百五十億元會用在軍事投資項,增加了一百三十九億。而在戰力整建的投資中,會有七百三十六億投入「國防自主」,增加了二百五十億元。也就是說,在「國防預算」中,有百分之二十一點三,是為了推動「國防自主計畫」。
  蔡英文這一行一言,暴露了她「擴軍備戰」的強烈企圖心。實際上,自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宣布停止砲擊金門,爭取實現兩岸和平統一,以及台灣當局宣布解除「戒嚴」之後,無論是李登輝、陳水扁還是馬英九,都逐步降低「國防預算」在「GDP」中所佔的比重,將節餘的經費改用在基礎建設上。而蔡英文卻反其道而行之,在二十多年後首次提高「國防預算」在「GDP」中所佔比重,這固然是受到部分民進黨籍「立委」要求增加軍費的壓力之外,可能也是與她心目中的「以武拒統」盤算密切相關。而且,為了避免其「擴軍備戰」的計劃受到「外來干擾」,就拾起馬英九此前提出的「潛艦國造」策略,實行自行建造潛艇,並可能會在取得經驗後,擴展到其他重要武備兵器去。
  不過,蔡英文昨日此舉,卻有兩個讓人感到「不祥」的因素。其一昨日是又稱為「東山海戰」的「八六海戰」的五十三周年紀念日——在台灣當局方面是屬於「忌日」;其二是蔡英文為其簽名的「新海軍啟航」紀念碑揭牌,居然發生書寫上的嚴重錯誤!。——依據目前公文書的橫式書寫方式是「由左至右」,但是蔡英文昨日所揭牌「新海軍啟航」則是由右至左,因此還造成有記者一時間還在問,什麼是「航啟軍海新」?其實,台灣當局早年的橫式書寫方式確曾有過「由右至左」的習慣,但「立法院」在二零零四年五月四日三讀通過的《公文程式條例》規定,從二零零五年一月一日起,規定橫式書寫的方式改為「由左至右」,因而蔡英文昨日為「新海軍啟航」紀念碑揭牌,卻突然出現二零零五年以前的由右至左的書寫方式,才會讓許多人一時搞不清楚什麼是「航啟軍海新」。
  雖然唯物主義者不相信會有「心靈感應」這回事,但昨日發生在蔡英文身上的這兩件事,總是使人產生「不祥」的感覺,與她前日在為姚文智站台時跌倒一道,組成一種強烈的「凶兆」的預感。
  實際上,昨日是台灣當局極為忌諱的「八六海戰」五十三週年「忌日」,而且「八六海戰」的主角就是海軍,台灣海軍在此一役,不但被解放軍一舉擊沉了兩艘千噸級的獵潛艇「劍門號」和「章江號」,胡嘉恆海軍少將及其麾下一百九十七名海軍官兵與陸軍特戰人員葬身海底,另有三十三人被俘,只有五人狼狽地逃回台灣,而解放軍方面則只是四人陣亡,二十八人負傷,護衛艇和魚雷艇各二艘負傷,成為台灣當局海軍最慘痛、最難堪的一場戰役,導致蔣介石暴怒,當初「炒」掉海軍總司令劉廣凱海軍二級上將,而且與稍後爆發的「崇武以東海戰」(台灣方面稱為「烏坵海戰」)一道,造成兩岸海軍力量的逆轉性轉變,台灣當局喪失了對台灣海峽的制海權,導致蔣介石決定終止「反功大陸」。正因為如此,即使是在稍後的「文革」期間,大陸內部相當混亂,各地黨政領導機構均告癱瘓,軍隊也使用了大量官兵進行「支左」,備戰相對鬆怠,蔣介石也不敢「趁虛」「反攻大陸」。
  而在「八六海戰」之前,大陸解放軍的海空軍力是極為薄弱,台灣海空軍力量相對強大。因而只有台灣空軍入侵大陸進行偵察甚至轟炸,而大陸解放軍空軍卻飛不過所謂的「海峽中線」,甚至連海岸線也不飛不出。在海軍方面,是台灣當局的海軍艦艇頻繁越過「海峽中線」騷擾大陸漁民,而只有魚雷快艇等輕型艦艇的解放軍,不要說是突破「海峽中線」,連沿岸巡戈的空間也被台灣當局的大型艦艇嚴重壓縮。
  這就使人好奇:台灣當局的海軍總部尤其是蔡英文本人,在策劃昨日的為「新海軍啟航」紀念碑揭牌的活動時,究竟是否有考慮到「八六海戰忌日」的背景?究竟是不知道這段歷史,還是知道這段歷史卻刻意為之?倘是前者,對蔡英文來說是不足為奇,因為她是學人出身的民進黨員,對國共兩黨的歷史並不熟悉,也無心去了解。而作為海軍將領,則應是「刻骨銘心」,因為台灣海軍最重要的軍港高雄左營軍港就建有胡嘉恆紀念碑,今年是立碑五十週年,所有海軍將領都曾在左營軍港呆過,均應知道「八六海戰」這回事。
  倘是後者,蔡英文的心理就值得進行研究了。正如前述,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蔣介石一直都在做著「光復大陸」的美夢。他是建基於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中華民國」才是「正溯」之上,才念念不忘「光復大陸」的。正因為如此,台灣地區出版的《中華民國地圖》,仍然一直將南京標為「首都」,蔣介石父子也不想花大力氣經營建設台北市,因為父子倆從來沒有將台北市視為「首都」。六十年代始,台灣當局以為大陸處在經濟困難時期,又兼中蘇關系緊張,是實施襲擾、「反攻大陸」,實現其所謂「國光計劃」的最好時機。但以大規模襲擾為主,僅在一九六二年十月至十二月,蔣介石集團就派了九股職業特務、慣匪首領等,分別在廣東的海豐、惠陽、惠來、電白、台山等縣沿海偷渡登陸。這九股武裝特務一上岸便遭到解放軍、公安干警、民兵和武裝群眾的圍追堵截而被全殲。蔣介石「光復大陸」的計劃一再修訂,從「凱旋計劃」至「中興計劃」到「國光計劃」,而導致發生「八六海戰」的則是「海嘯一號」任務,運送特戰人員,同時偵測閩粵沿海,搜索情報,將其「國光計劃」推向高潮。倘獲成功,蔣介石將投入二十個師實施登陸作戰。但由於「出師未捷身先死」,徹底暴露了台灣海空軍的不協調,也發現解放軍的軍力不可小魆•覷,而終於讓蔣介石放棄了「反攻大陸」的夢想。
  或許,蔡英文是要「反其道而行之」,既然「八六海戰」是蔣介石放棄「反攻大陸」的心理轉折點;那麼她就再進一步,籍著「八六海戰忌日」暗示與大陸「劃清界線」,其中一個支撐力量,就是建設「新海軍」,以武力「抗統」。
  既然如此,那麼第二個疑問,反寫「新海軍啟航」,就容易理解了。就是要與蔣介石的堅守「一個中國」,反對「台獨」和「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的思維定勢,實行「反其道而行之」。因而「新海軍啟航」,並籍此宣布提高軍費,即使不是武力「促獨」,也是武力「拒統」。這個動向,是值得注意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07 03:27:4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