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如何看待賴清德的「務實」調整?

  賴清德在嚴酷的事實面前,或者也可說是在二零二零有機會爭奪大位的重大利誘之下,最近其政治立場有所調整。其重要的內容,體現在他於本週一在接受「Yahoo TV」專訪的內容,其一是首度將「務實台獨」與《台灣前途決議文》畫上等號,聲稱「其實我所謂的『務實台獨』,就是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其二是台灣地區的運動員參加東京奧運的賽事,必須遵守「洛桑協議」,以「中華台北」的名義,並指出「運動選手的參賽很重要」,必須保護運動選手的參賽權利;其三是在蔡政府掀起的「新南向政策」熱潮中,卻表示中國(大陸)市場非常重要,也應該是台灣布局的一部分,因而他聲稱「台灣並沒有要企業丟掉中國的市場,因為這不可能」,「我們是希望能夠立足台灣、布局全球」。
  表面上看,這是自稱為「務實台獨工作者」的賴清德的「務實調整」之舉,但其實《台灣前途決議文》才是「務實台獨」的核心內涵。實際上,《台灣前途決議文》的主要內容,就是「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她的名字叫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台灣的前途只有兩千三百萬人民可以決定」。
  賴清德有此轉變,當然有其深刻及務實的考量。一是他從自己過去一段時間的「主張台獨的政治工作者」等言論,受到島內居民和對岸的強烈批判的情況,使他不得不冷靜下來思考,這對自己的政治前景是否有益?實際上,倘賴清德是安心於目前的政治位階,堅持「務實台獨工作者」的立場無損於自己的政治前景。但倘是懷有「更上層樓」的強烈企圖心,那就必須考量這個政治立場會否成為阻礙自己「百尺竿頭,更上一步」的重大障礙了。盡管作為「獨派」,是不將對岸的反應看在眼內的,但一旦掌握了政權,就必須面對現實。在台灣這樣的環境和背景之下,即使是未能或無法推動發展對岸關係,至少是不要刺激和挑釁對岸,才有台灣地區的安生日子好過。而且,要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就必須在經濟上依賴大陸。既然如此,個人政治立場還是得服從個人政治前景的「大局」,收斂自己的「台獨」氣焰。
  二是賴清德確實是有機會,有基礎「更上層樓」。最近各家民調無論藍綠,都顯示蔡英文的民意支持度跌到不能再跌,自己的民調遠超越於她。本來按照民進黨的傳統,是「現任優先」,沒有理由撤換她。但近年民進黨的主流意識已經有所轉變,當年的創黨元老及其所營造的主流傳統已經逐漸淡出,新一代沒有受過當年國民黨壓迫的中生代正在冒起,他們更追求自主及自由。萬一今年「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失利,他們就將會追究蔡英文的政治責任和領導責任,一是迫使她辭去民進黨主席職務,二是要求對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提名權進行黨內初選,亦即•拋棄「現任優先」的傳統。即使是陳菊以中執會選舉得票率最高和元老身份得以代理主席,也無法主導制定對蔡英文有利的「總統」提名權規例。何況,還有一個公開的「秘密」。陳菊與賴清德一樣,都是屬於「新潮流系」,而且也都是「南流」。以「新潮流系」的嚴厲紀律及行事習慣,即使是蔡英文「閨蜜」的陳菊,也必須支持同屬「新潮流系「」的賴清德。因而賴清德將處於「進可攻,退可守」的狀態,倘機會成熟就「更上層樓」,失利了大不了還是穩當地當其「行政院長」,沒有損失。既然如此,賴清德就不能任性了,必然言不由衷地有所收斂,在表面上調整自己的政治態度。
  在此情況下,賴清德就「豁然開朗」了,首先是必須向「中間」靠攏,在繼續穩住「獨派」和陳水扁一系的同時,調整自己的「台獨」立場,爭取獲得最大的支持度;其次是不能讓「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案」成案,否則就很棘手,因為在已大幅降低「公投門檻」的情況下,該「公投案」就將很容易獲得通過,而按《公民投票法》規定,「行政院」必須在三個月內擬制法案並將其提請「立法院」審議表決,作為「院長」的他就將成為千古罪人,不但將令台灣地區的運動員失去參與東京奧運的機會,甚至會丟掉會籍,使得台灣地區的優秀運動員無法參加國際賽事,初端運動員也缺乏向上流動的途徑,而且更是將會引發台海危機,對自己的強烈政治企圖心極為不利。
  因此,抬出《台灣前途決議文》,並將之與自己的「務實台獨」畫上等號,就是在民進黨內部及台海局勢外部環境的現實之下的最佳「護身符」。何況,《台灣前途決議文》更是讓民進黨成功奪得「總統」大權的「有力法器」。實際上,《台灣前途決議文》是專為陳水扁出選二零零零年「總統」而設定的,而且主要的執筆者林濁水、梁文傑等人都是屬於「新潮流系」。當時,陳水扁與四年前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彭明敏不同,彭明敏是「獨派」領袖,公開打出「台獨」的旗幟參選,結果慘敗;而陳水扁雖然民調並不靠前,但以其在台北市長的亮麗政績,讓希望能有所改變的選民充滿期待。但是,陳水扁所代表的民進黨的兩岸觀卻遭到質疑,音王民進黨的黨綱是要建立「台灣共和國」的「台獨黨綱」,其提名的參選人卻要參加「中華民國」的「總統」的選舉,「名不正言不順」。於是「新潮流系」就主導民進黨「全代會」通過了《台灣前途決議文》,放棄了對「獨立建國」的追求,而改為承認「中華民國」的「國號」。既然是打出了「中華民國」的旗號,就等於是凍結了「台獨黨綱」。實際上,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立法原則,也是如此。
  顯然,賴清德是深悟了陳水扁受益於《台灣前途決議文》的歷史經驗,因而就提出了《台灣前途決議文》,以掩飾及「凍結」自己所追求的「台獨建國」的「台獨」理念。
  但是,《台灣前途決議文》仍是「違憲」的物件。因為按照《中華民國憲法》的「立憲」精神,及「國統會」根據此精神而發布的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中華民國」的「主權」及於中國大陸,治權則僅限於台澎金馬地區,是為「中華民國在台灣」,並追求國家統一。而《台灣前途決議文》卻將「中華民國」與中國大陸割裂開來,是為「中華民國是台灣」,或是「兩個中國」。
  更何況,民進黨在時任黨主席的游錫堃的操導下,後來又主持通過了《正常國家決議文》,回到「台獨黨綱」的立場上,而且其內容比「台獨黨綱」更「獨」,因為它提出了「台獨黨綱」尚為來得及具體細化的內容,包括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及發展國際關係等。何況,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法理原則,《正常國家決議文》也已經「凍結」了《台灣前途決議文》。
  蔡英文也曾經頻繁地聲稱,民進黨目前奉行的是《台灣前途決議文》,凍結了「台獨黨綱」。但卻無視後面還有一個《正常國家決議文》,又「凍結」了《台灣前途決議文》的事實。
  不過,蔡英文更具「務實」性。一方面,在理論上,她還聲稱遵循「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及《兩岸關係條例》。這顯示,她與從「台獨黨綱」走向《台灣前途決議文》的賴清德相比,正好相反。
  另一方面,從實踐看,蔡英文曾為李登輝研撰「特殊兩國論」,雖然是鼓吹「兩個中國」,但細究起來,卻仍將台灣地區與中國大陸連結起來,因而「兩國論」加上了「特殊」的前綴。
  可以說,蔡英文與賴清德二人是從不同的方向,一右一左地向《台灣前途決礒文》靠攏。比較起來,蔡英文是「退步」了,賴清德則是「有所進步」。
  正因為如此,《台灣前途決議文》只是「工具論」。賴清德萬一在競選中爭取「總統」提名失利,而面對二零二四年卻是鄭文燦或林佳龍的天下,自己因為年齡關係而沒有機會,他就又將會回到「台獨黨綱」的原點上去。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09 03:10:2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