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再爆新謝之爭派系利益高於政黨利益?

  民進黨「九合一」選情受蔡英文政績欠佳、民調低迷的拖累甚深,尤其是台北市長選舉,在三名主要參選人中,姚文智無論是民意支持度還是當選看好度都是最低,連「老餅」及「佛系」參選人丁守中也不如。最令民進黨驚惶及不解的是,據最新民調結果顯示,姚文智在青年受訪者中的民調支持度竟然出現「零」數據,而青年選票卻正是民進黨的重要票倉,也是在「太陽花學運」後,民進黨連接在「九合一」選舉和「總統」、「立委」大選中所向披靡的重要原因。失去青年選民的支持,那就幾乎可以說是「輸定了」。
  這還不打緊,姚文智在民進黨內也是眾叛親離。如果說,在台北市政府任職的副市長陳景峻、民政局長藍世聰,受「飯碗」制肘而不得不支持市長柯文哲,是還可理解的話,那麼,在台北市議會中的民進黨籍市議員,本應不受此類原因束縛,就應當遵守民進黨的黨規,和民進黨市議會黨團的指令,支持民進黨提名的台北市長參選人。但民進黨籍台北市議員高嘉瑜等,卻是公開支持柯文哲。
  這就引起民進黨中央側目,及姚文智團隊的強烈不滿了。姚文智辦公室發言人洪立齊日前在政論節目中,公開點名高嘉瑜和民進黨籍的台北市政府顧問周榆修,應該「主動退黨」;姚文智本人也於昨日進一步表示,洪立齊的發言代表他的「競選總部」。而高嘉瑜則高調反嗆說,或許姚文智認為她努力的還不夠,所以沒辦法幫忙拉高民調,這願意反省檢討,但姚文智更應該在登記台北市長參選時,宣布辭去「立委」職務,以徹底展現參選決心,這對選情一定有明顯的幫助。
  高嘉瑜在目前的民進黨籍台北市議員中,是唯一沒有派系的,但「新潮流系」正在把她視為「入流積極分子」,進行觀察及培養,因而屬於「謝系」的姚文智團隊「欺負」高嘉瑜,就惹得「新潮流系」的「舊恨新仇」湧上心頭,因而躍起「護高打姚」。曾任「新潮流系」總召的「立委」段宜康昨日就在臉書說,「我記得候選人一般都會儘量展現出豁然大度。不過,很久沒當候選人;可能豁然大度已經退流行了也說不定⋯」,暗諷姚文智不夠大度。而其他「新潮流系立委」也私下表示,姚文智團隊的說法格局太小,這樣對選情也沒有幫助。
  但另一邊廂,同樣是屬於「新潮流系」的民進黨副秘書長徐佳青,前日在政論節目「鄭知道了」中公開表示,在「九合一」選舉的參選人領表登記程序結束後,從九月一日起,民進黨將全島盤點,從北到南,所有違反黨紀的人都會被處分。隨後主持人問,台北市副市長陳景峻也一樣嗎?徐佳青回:「當然是。」另外,民進黨內也盛傳,支持柯文哲的台北市的民進黨籍里長,將不獲民進黨提名參選爭取連任。
  這就不但是資訊混亂,而且還是兄弟鬩牆了。眼見事情鬧大,民進黨祕書長兼姚文智競選辦公室總幹事的洪耀福,昨日下午專門與媒體茶敘,重話指出,姚文智幕僚的發言不妥當,「不容許姚文智的幕僚,做一些逾越輔選角色的發言!」候選人重要責任是團結,讓支持者感到溫暖,而不是用這些話來製造黨內對立。
  他將再找姚文智來談一談。至於高嘉瑜在臉書回嗆姚文智,洪耀福重申,不希望黨內同志對很多看法產生歧異,會加強協調與處理。對於他的副手徐佳青關於「開鍘」的談話,洪耀福也指出,「徐佳青講得不精準」,並在隨後特地釋疑,指出八月三十一日候選人參選登記截止後,民進黨依慣例會清查「違紀參選」的人,即針對未獲中央黨部提名、卻登記參選的黨員,予以處分。但是懲處方式則尊重各市黨部的規定。對於還在台北市政府服務的民進黨籍同仁,洪耀福認為在市府任職並沒有違反黨紀;如果基於市政工作所需或職務範圍內的發言,也沒有違反黨紀。唯有這些同仁若惡意攻擊或傷害黨的利益,才會有違紀的討論。而媒體問及,若這些官員因質詢而說出「挺柯(文哲)」之言論怎麼辦?洪說,不要預設狀況,「思想無罪」,違紀與否是以「犯了怎樣的行為」來論!
  在這起事件中,確實是存在著讓人們看得「霧煞煞」之處。本來,「新潮流系」與謝長廷有宿仇,自己的「準流員」高嘉瑜與謝長廷的嫡系弟子姚文智「乾架」,曾是「新潮流系」總召的段宜康出門「幫拖」,這並不奇怪。但是,當初對民進黨不應再與柯文哲合作當態度最堅決的,是「新潮流系」。而「新潮流系」卻任由高嘉瑜「友柯」,並出面維護「友柯」的「自己人」,這就折射了,「新潮流系」是將自己與謝長廷之間的派系恩怨,看得比民進黨的勝選利益還要高。這可能會形成「新系」與「謝系」之間,舊恨未消,又添新仇的死結。
  實際上,「新潮流系」與謝長廷有宿怨,首發於二十多年前的台北市長首次由選民直接選舉產生,民進黨內懷有「瑜亮情結」的兩顆明星謝長廷、陳水扁都想選。按道理,謝長廷是台北市出生的人,其「立委」也是在台北市選出,擁有「先天」優勢。陳水扁則是在台南縣選出的「立委」,但其問政成績亮麗,擁有「後天」優勢。而在黨內初選過程中,據說是「新潮流系」被謝長廷「擺了一道」,從此結怨。 隨後在二零一七年的「立委」黨內初選中,黨主席游錫堃與謝長廷聯手合作,發起「手術刀行動」,痛剿「十一寇」,「新潮流系」及與其關係密切的參選者基本出局,只有李文忠能夠突圍,但在正式選舉中也落選,造成驍勇善戰的「新潮流系」全軍盡墨。緊接著的「總統」黨內初選,「新潮流系」支持蘇貞昌,卻輸給了謝長廷。
  當然,「新潮流系」此次顯得較為焦躁,可能也於其在今次的「九合一」選舉中,全線崩潰密切相關。實際上,民進黨在三年多前的「九合一」選舉中,獲得全島二十二個縣市中的十三席。而其中,「新潮流系」更是攻下桃園、台南、高雄、宜蘭、彰化、屏東以及結盟的雲林,共七席縣市,比國民黨的六席還要多,一舉從「十一寇事件」的覆滅危機的谷底反彈,更成為全黨最大黨派。尤其是在民進黨拿下的四個直轄市,其中三個就是屬於「新潮流系」,包括連任的高雄市長陳菊、台南市長賴清德,及新當選的桃園市長鄭文燦,佔了全島六個直轄市的一半。而且,按照民進黨黨章決定,黨籍直轄市長是當然中常委,加上票選中常委,「新潮流系」佔據小半中常委席位。
  但今次,除了鄭文燦連任機會較高之外,陳菊和賴清德將已連任兩屆而不能再選爭取連任。陳菊全力扶持的「流員」劉世芳退選,讓給屬於陳水扁嫡系的陳其邁。在台南市,民進黨有多人參選,沒有一人是「新潮流系」,只有其中的黃偉哲較為接近「新潮流系」。他雖然是在「新潮流系」的支持之下,才擊敗「正國會」的陳亭妃,但他始終並非「新潮流系」嫡系人馬,在當選後的人事安排以及往後政治發展上,可能會違背「新潮流系」的意願。而原本是由「新潮流系」掌政的宜蘭縣,在黨內初選中由「正國會」的陳歐珀出線。這就導致在「九合一」選戰正式開打之前,「新潮流系」就已未戰先失三城。至於其他縣市,包括與「新潮流系」關係不錯的蘇貞昌,由於深受蔡英文的拖累影響,選情也並不樂觀。因此,「新潮流系」才那麼焦慮不安,籍著姚文智團隊的不妥發言,而乘機一吐自己心中的鬱悶。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10 03:39: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