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宋楚瑜為何高調宣稱將赴京出席閱兵?

  北京將於九月三日舉行紀念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系列活動,其中重頭戲是閱兵。較早前相關發言人曾指出,將邀請台灣的國民黨抗戰老兵參加。而近來台灣政壇上也盛傳,大陸已經邀請台灣一些有代表性的人士赴京觀賞閱兵。
  這不出奇。在二零零九年國慶六十周年舉行的盛大閱兵及群眾遊行,就由國台辦、全國台聯、黃埔同學會等各個不同系統出面,邀請台灣各個方面的人士出席,據說有過百人之多,而且還有十多人登上了天安門城樓。
  按照此模式,今次紀念抗戰勝利七十週年閱兵,除了是邀請曾參與抗戰的國民黨老兵乘坐戰車受閱之外,還將邀請台灣各方面有代表性的人士觀賞閱兵,並將會有人獲邀登上天安門城樓。以體現抗日戰爭是全中華民族為抗禦外族侵略,及國共合作取得勝利的正義戰爭。
  應當說,紀念抗戰勝利閱兵,比國慶閱兵的政治敏感性相對不那麼強。實際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六十周年閱兵,對台灣人士來說,帶有濃鬱的政治色彩和意涵,倘是接受邀請出席,等於是承認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抗戰勝利閱兵,盡管也是以中共為正溯及主導,但畢竟「國家認同」沒有國慶節那麼明顯。
  然而,對於受邀人士來說,卻遇到幾個敏感問題:其一、政治氣候欠佳。「太陽花學運」惡化了對兩岸關係的社會氛圍,因而除了已經退休、無所顧忌者之外,不少獲邀人士擔心會被扣上「紅帽子」。
  其二、今年恰逢選舉年,北京舉行紀念抗戰勝利閱兵之日,距離明年一月十六日的台灣「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很近,實際上社會的選戰氛圍已經趨熱,因而與選舉活動有關的政治人物都有所顧忌。
  其三、台灣軍方部門公開要求獲邀的退役軍人不要到北京參加閱兵。
  按道理,國民黨、親民黨、新黨的領袖,著名統派人士、台商領袖等,都應獲得邀請出席北京閱兵。因此,有記者憑經驗詢問這些人士時,都三緘其口。就連曾已經多次與中共總書記見過面,因而不怕被扣「紅帽」的連戰、吳伯雄、蔣孝嚴等人士,也都默不作聲。
  但有一個人卻極為異常地高調,那就是宋楚瑜。在七月二十一日親民黨召開擴大幹部會議,討論宋楚瑜是否參加「總統」大選時,親民黨的高級黨幹就已以口語傳播,宋楚瑜已經收到了北京的閱兵邀請;在宋楚瑜八月六日正式宣佈參選前夕,親民黨高層更是刻意向特定媒體放風,聲稱習近平今年三月間就已派出專人赴台,向宋楚瑜發出參加閱兵的邀請,而宋楚瑜也已確定接受邀請。八月十日,宋楚瑜本人在接受三立《前進新台灣》節目專訪時,更是坦承曾受邀,受邀是因他父親宋達過去曾是國民革命軍一員,他是革命軍的後代。不過他也強調,接到邀請時他還沒宣佈參選,因此他在宣佈參選「總統」後北京是否會取消邀請,目前也還不得而知。但當被問到若北京仍然邀請,他是否會去參加時,宋楚瑜則說:「他邀請我的話,會不去嗎?」他還強調,中國大陸告知全世界重要國際領導人都受邀,包括俄羅斯總統普京、美國總統奧巴馬等人都會出席,如果他身為「中華民國總統」候選人站在那裡,去強調對日抗戰是蔣介石領導。
  宋楚瑜為何會如此高調承認自己受邀?除了是要凸顯中國的抗日戰爭是由蔣介石領導的之外,恐怕更是與其參選策略密切相關:其一、宋楚瑜連自己也知道根本不可能當選「總統」,因而不用擔心會被「抹紅」,影響其「總統」選情。其二、但參加閱兵卻可能會對親民黨「不分區立委」選情產生「加持」效應作用,能夠聚攏吸收那些追求兩岸關係發展,卻不滿馬政府的中間選民,認為只有親民黨才能準確把握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讓「三中一青」也能分享兩岸交流的紅利。  其三、有利於宋楚瑜塑造自己得到北京的重視,可在兩岸關係中有所作為的形象,以向篤定可當選「總統」的蔡英文展示自己的「能耐」,從而爭取蔡英文在勝選後,向他委以與兩岸關係相關的重任,甚至專門作為「小英政府」與北京聯繫的橋樑。
   這就是宋楚瑜在正式宣佈參選時,大談「聯合政府」的奧妙之處。一方面,他明知自己不可能當選,但卻可以透過自己的參選,徹底擊潰洪秀柱,瓦解國民黨的士氣,在幫助蔡英文順利治理施政的同時,但也破了蔡英文「選票過半」的局,迫使蔡英文要組織「聯合政府」,找上已經成為泛藍領袖的自己;另一方面,在蔡英文因不承認「九二共識」,而在兩岸關係「維持現狀」感到困擾的情況下,他就可大展身手,擔當「小英政府」與北京的橋樑。
  由此,我們就可看到,宋楚瑜的參選策略,是十分小心的。他攻擊馬英九、洪秀柱,卻沒有怎麼罵國民黨,相反還友善對待王金平,就是要預留在選後接收國民黨「殘餘隊伍」,並建立「宋王領導核心」的空間。當然,他更沒有批評蔡英文,就是為了能夠參與「聯合政府」,至少是成為「小英政府」兩岸事務的「特使」。他在「立委」選舉中,大力催穀政黨票,爭取獲得分配較多的「不分區立委」議席,以利成立黨團,在「立法院」中發揮「關鍵少數」作用,並獲得較多的「政黨選舉補助金」。但對「區域立委」則沒有很好的經營,這固然是出於親民黨除劉文雄等幾個人之外,難以推得出像樣的候選人的原因,但也不希望在「區域立委」選舉部份,分別與民進黨和國民黨發生激烈競爭,以避免破壞未來與民進黨結盟,及接收國民黨組織資源的氛圍基礎。
  當然,更不排除還有一個小心眼,就是避免在「區域立委」選舉中,親民黨與國民黨的候選人「鷸蚌相爭」,而讓民進黨的候選人「漁翁得利」,使得民進黨實力壯大,卻反而令自己失去與蔡英文「討價還價」的「籌碼」。反正親民黨已經享有無需提名十名「區域立委」參選人,就可直接提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的便利條件,因而無需在「區域立委」方面多下工夫。
  在此選戰策略背景下,宋楚瑜就不但不用擔心出席閱兵會影響其選情,而且相反還希望能透過出席「閱兵」,最好是能與習近平主席「第二次握手」,而增強自己在兩岸關係領域的「實力形象」。以至是可以籍此向選民渲染,北京暗示要「棄洪保宋」,他的參選意圖及政綱,獲得北京的贊同和支持。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8-13 05:09:3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