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過境外交」求突破卻弄巧反拙

  蔡英文藉著出席巴士圭新任總統就職禮,而進行「同慶之旅」並過境美國。由於這是美國頒佈《台灣旅行法》之後,蔡英文首次以「總統」身份過境美國,因而她在過境的過程中,是否獲得華府的特別禮遇,是否能夠與過去歷任「總統」相比獲得較大幅度的「突破」,就成為各方面觀察關注的重點。實際上,蔡英文在啟程時聲稱她希望此行能向世界傳達三個重要訊息,其中第二個就是要堅定地走向世界,拓展「外交空間」,因而對美國在這次過境安排上給予相當的方便及禮遇表達感謝。而「•總統府」發布的新聞稿也聲稱,在去程過境洛杉磯時,實現了三項突破,分別是:一、以「中華民國元首」身份到「中華民國官方」駐美單位——「僑委會」屬下的「洛杉磯華僑文教服務中心」參訪;二、參訪美國聯邦機構「列根圖書館」並發表演講;三、以往過境期間新聞採訪的管制全面解除。為此,台灣當局大事渲染,大吹大擂。
  但隨即被打臉,而且不但是藍軍學者嘲笑的當年陳水扁、馬英九的「過境外交」,在沒有《台灣旅行法》的「加持」之下,還能經過紐約,其中陳水扁還獲頒人權獎並發表演講,與僑胞同乘遊輪漫遊紐約;馬英九過境紐約,也是要去參加巴拉圭總統卡提斯的就職典禮,馬英九還會見當時的紐約市長彭博並召開記者會;連李登輝訪美也都在美國開過記者會,蔡英文只有在美國西部的城市過境,實在看不出有什麼突破;而且連號稱「台獨理論大師」的民進黨籍前「立委」林濁水也指出,「一如往常,『總統』一旦過境美國,藍綠雙方就競相在過境『禮遇』上比高下,一個說我們的在列根記念館發表談話,一個說我們的到哈佛演講,一個說我們會見了兩位眾議員,另一個說我們的是參議員呢……枝枝節節,比個沒完沒了,以各顯其驕傲。」但「再怎麼比,也比不上一個正常國家的部長,這是應該驕傲的嗎?」其實是台灣的國際「外交」待遇太差,略有改善都要點滴在心頭,若有進展,便應互相勉勵,實在不應該拿「次於部長」甚至「次於司長級」的待遇互相比較高下,「否則國人看在眼中,痛在心裡。」
  實際上,蔡英文的這次過境美國,是在《台灣旅行法》頒布之後的首次,華府完全可以為了凸顯該法律的「威力」,給予蔡英文較高的禮遇,甚至是以此來「敲打」在貿易戰中決不低頭投降的北京的。而按照不成文的規定,台灣領導人過境美國時,一般不能到訪首都華盛頓。過境地點也依政治影響而劃分為四等,第一等是美東城市紐約和波士頓,第二等是有大批華人聚居的洛杉磯、舊金山,第三等是邁阿密、西雅圖和休斯敦,雖然不是美國政治經濟中心,但依然是本土大城市,最末等就是阿拉斯加、夏威夷和關島等。但華府給予安排的過境城市,卻是洛杉磯和休斯敦,中等程度而已,根本就未能「靠近」華盛頓,甚至連紐約都不得其門而入,連在尚未制定《台灣旅行法》時過境美國的陳水扁、馬英九都大為不如。更何況,《台灣旅行法》是允許台灣領導人「入境」美國,但今次華府卻不打算讓蔡英文享受這項「福利」,仍然是以「過境」的方式處理。這本身就是蔡英文的大失敗,又何來「突破」之哉?因而其大事渲染,只不過是「打腫臉皮當肥仔」而已。
  「總統府」為了掩飾自己的宭境,居然替華府尋找「理由」,說是華府因為考量中美貿易戰僵持、區域情勢緊張等外部因素,此次出訪不過境敏感的東岸城市,以降低政治性成份以避免無法預期的風險。雖然可惜,不過也顯示蔡英文的謹慎小心行事風格。當然,這也是大實話,卻也反襯了《台灣旅行法》的「備而不用化」。
  但蔡政府卻仍然是「死雞撐飯蓋」,在蔡英文過境美國時,恰逢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二零一九年度的《國防授權法》,隨機的蔡政府官員就額首稱慶,聲稱這是特朗普贈送給蔡英文的禮物。然而,曾經是蔡英文「外交」智囊的民進黨籍「立委」羅致政卻指出,這不是新的《國防授權法》,從二零一七年之後就開始有類似的,而特朗普歷年都會簽署,所謂支持台灣或支持台美軍事合作的態度是很清楚,但簽署不表示會真正推動,雖然至少是沒有反對的態度。也就是說,也是「備而不用」式的法案。
  當然,現在蔡英文還只是去程過境美國,幾天後回程時還將會過境美國。特朗普是否會「神經力」般突然改變主意,允許甚至安排蔡英文訪問掌有行政權力的真正聯邦機構,並與聯邦機構的政務官見面?還待觀察。而在會面中,蔡英文是否會提出《台灣關係法》「升級」等的訴求,還待觀察。
  實際上,蔡英文對此次過境美國,並不因為《台灣旅行法》的頒布而獲得更高的禮遇,甚至獲得重大的「外交突破」,是「雞食放光蟲--心知肚明」的,也是頗為失望的。為了撐面子,也是為了乘勢而為,尋求「外交突破」,可能會指令其下屬進行幕後運作。這些人,既有曾任駐美代表的忠實助手吳釗燮,也有出身於藍營,為了官位而賣身的高碩泰,還有其他的「民間友人」。當然,即使庫房空虛,也不惜大撒金錢仿效其「老師傅」李登輝當年高價聘請卡西迪顧問公司進行遊說的辦法,進行遊說。希望能將她的過境升格為「入境」,並與聯邦機構的官員進行實質性的會面。
  正因為蔡英文此行是「過境」,美方官員就不能正式與她見面,因而到場向她致意的,除了「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是政府官員,卻因職務性質而必須出現的之外,其餘的,只是美國國會的議員,而且還是「小貓三四隻」,過境等於是沒有進入美國境內,也等於台《台灣旅行法》還沒有被執行。因此,她必然會在回程過境時的禮遇大做文章,爭取扳回一局,利用《台灣旅行法》已經頒布並生效的「有利條件」,要求改為「入境」,這樣就可以正式去國會演講或是她的母校演講,參訪具有行政權力的聯邦機構,並與政務官會面。
  蔡政府為了凸顯蔡英文在《台灣旅行法》後首次過境美國的重要性及「威勢」,透過駐美機構組織「台僑」團體實質上是「獨派」組織前往歡迎蔡英文,而這些「獨派」組織為了營造氣氛,也費盡了心機,包括以無人飛機懸帶「台獨」布條等。但卻弄巧反拙,他們是手持民進黨黨旗,而不是「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這等於是迎接民進黨主席,而不是「中華民國總統」,把蔡英文的身份給降貶了。
  當然,這些「獨派」人士,根本不承認「中華民國」,他們所追求的是「台獨建國」,但這樣的標語又拿不出手,因為這將陷蔡英文於「不義」。她出任的是「中華民國總統」,聲聲句句說要「遵守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因此,現場的民進黨黨旗越多,就等於是貶降蔡英文的身份的程度就越大,讓她要在回程時享受《台灣旅行法》的機率就越低。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15 02:30:5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