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全代會折射黨代表不滿舊官僚作風

  中國國民民黨昨日在新北市板橋體育館舉行第二十屆第二次全國黨員代表大會,主題為「拼經濟、顧生活,革新團結、重返執政」。當頭戲是為二十二名縣市長提名人造勢。按以往慣例,國民黨的全代會大致上是在九月間召開,現在提前了一個月,顯然是因應「九合一」選舉的領表報名程序,是八月底進行,現在搶在參選人領表登記之前進行,有利於提振士氣,哄抬選情及氛圍。何況,民進黨也是以為縣市長參選人造勢的「全代會」,已於七月中旬舉行,國民黨也不能距離太遠,否則首先就「輸蝕頭陣」。
  民進黨七月間舉行「全代會」時,配合當時舉行的「世界杯」,及台灣地區掀起的足球熱潮,是採用參選人依次踢足球入門的方式,表達對參選人都能「射中龍門」當選的期望。而國民黨昨日「全代會」的「大騒」,是棒球「全壘打」。棒球球是台灣地區的「區球」,曾為台灣地區爭得國際聲譽,這構思不錯。但問題是四年前「全代會」為縣市長參選人造勢也是棒球,卻是一敗塗地,今次卻「不思悔改」,仍然鍾情於棒球,令人有不祥之感。
  實際上,昨日「全代會」的士氣並不熱烈。會場內出現許多空位,而且還是「連成一片」的空位。由於大會是按照各縣市黨部安排黨代表的座位區域,而且每個座位都貼有黨代表所屬縣市黨部及姓名,不是隨意坐的,因而有的縣市黨部的缺席率,一目了然。這與二零零零年第一次失去政權後的「全代會」,整個會場人頭湧湧,聲勢宏大,而且在唱起《總理紀念歌》,尤其是唱到「莫灰了志氣,莫散了團體」時,黨代表們都流下了熱淚,氣氛頗為悲壯相比,顯得鬥志渙散。這也難怪,當時國民黨「爛船還有三斤釘」,擁有龐大的黨產,參選人都能領到足夠的參選津貼;而如今被蔡政府清剿黨產,而且還倒欠蔡政府追繳的「黨產債」,吳敦義每月都為發放黨工的薪資而發愁,東奔西走地籌款,分散了本應處理黨務及籌劃選戰部署的精力,使得國民黨的戰力頗為薄弱。在蔡政府民調墮落谷底,民眾怨氣沖天的有利條件下,卻未能將民眾對民進黨不滿的民調,轉移給國民黨,反而是標榜為「白色力量」的「第三勢力」尤其是柯文哲卻是「吃香喝辣」。國民黨要實現昨日「全代會」「重返執政」的願景,並不容易。
  這在昨日為二十二位縣市長參選人造勢時,頭十幾名縣市長提名人出場時的掌聲疏落,就凸顯了黨基層的鬥志鬆散。但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當高雄市長提名人韓國瑜出場時,雖然其揮擊棒球的動作不夠熟練「專業」,但會場內卻爆發極為熱烈的掌聲和呼聲,從當司儀念到他的名字出場,到整個「亮相」程序,掌聲和呼聲不斷,而且是「逐浪高」。而緊接著出場的新北市長提名人侯友宜,台中市長提名人盧秀燕,掌聲也是異常熱烈。
  這三人中,除盧秀燕以往的知名度較高,連任多屆「立委」之外,韓國瑜和侯友宜,從未擔任過國民黨的黨職,也未曾獲得國民黨提名參選過任何政治公職,甚至侯友宜還曾被部分黨員以在報章上刊登全版廣告等形式,質疑其「藍皮綠骨」。因此,韓國瑜與侯友宜,都是國民黨的「非典型」黨員,曾經埋怨黨中央連滷肉飯也不「賞一口」的韓國瑜的「非典型」戰法,反而得到黨代表們的欣賞和支持。其實,這也是折射出,黨代表們是籍著對「非典型」的縣市長提名人的激賞,來反襯出他們對國民黨高層在如此危急的環境下,仍然保留著慣常的官僚保守作派,沒有「臥薪嘗膽」,奮發圖強,極為不滿的情緒,等於是「柔性抗議」。
  同樣的心理,反映在黨代表們對「不分區立委」的提名辦法,仍然抱殘守缺,停留在過去的「酬庸」做法,極為不滿,甚至要衝擊主席台的衝突方面。實際上,在今次「全代會」召開前,中央委員許長輝等黨代表連署提出提案,要求修正「不分區立委」的提名辦法,主張應正面表列,讓中央委員行使「同意權投票」;而中常委曾文培、王重義、鄭玉菁也黨代表提案,要求「不分區立委」只能擔任一屆,並要在無國民黨「立委」的選區,成立服務處經營地方,不得拒絕黨中央徵召參選。
  這兩提案,都具有合理性和正當性,是出於推動黨務改革的良好意願。當然,也有具體所指,包括「政治組」的「不分區立委」黃昭順、吳志揚,違背獲提名參選「不分區立委」時作出的承諾,怯戰而不肯參加艱困選區如高雄市、桃園市的市長選舉,但黨中央又未見執行當初的提名辦法,撤銷他們的「不分區立委」資格;也包括朱立倫在擔任黨主席時,為王金平「度身定做」地修改提名辦法,讓王金平可以可以繼續參選「不分區立委」,而且還排名榜首,真正是「躺著選也可當選」。
  但當提出提案的黨代表們昨日進入會場,領到「全代會」的資料時,赫然發覺,大會已經將他們的提案,如同以往對「全代會」提案的處置方式那樣,列為「擬交底二十屆中央委員會研處」,因而怒不可遏,多名黨代表輪番上台砲轟「不分區立委」毫無戰力,在關鍵時刻選擇沉默、需要「立委」出馬時卻沒人,要求現場通過提案。許長輝還直言,每次召開「全代會」,最後都直接裁示送中央委員會研處,他不滿地說,「林北」擔任四屆中央委員會,沒有一屆真正處理,呼籲當天就通過並執行。王重義也批評,國民黨在台南一席「不分區立委」都沒有,如果只是把「不分區立委」當成職業,當然很難突破,呼籲要成立在地服務處,爭取民眾認同。台南黨代表陳麗旭也大罵,黨要「不分區立委」需要出馬時都沒有人,不分區應留給有戰鬥力的人擔任,現在都只是「酬庸」,「多少人在關鍵性時刻沉默,看了實在很心痛」。
  數名黨代表輪番上陣,砲轟「不分區立委」沒有戰力,現場鼓譟不已,會議主席郝龍斌出面制止,要求黨代表自律,接著當場裁示,該案送中央委員會研處。但這番舉動,再度引起眾怒,不少黨代表大呼「反對」,更有人衝到舞台前去,氣氛十分緊張。這是國民黨「黨文化」罕見的「造反」現象。後來在黨秘書長曾永權出面緩頰,表示因牽涉相關條文及配套,需再研擬討論,未來一定會送中央委員會研處,並提報中常會建議案。而郝龍斌也再度強調,會針對「不分區立委」產生方式及後續考核,提出具體方法,再向提案人說明。他最後強制裁示,送中央委員會研處,並立即宣布會議結束。對於「不分區立委」制度引發黨內批評,吳敦義在閉幕致詞上表示,只要他身為主席的一天,必定會審慎考慮「不分區立委」一事,這才讓反對的黨代表們悻悻地離開會場。
  當然,也有黨中央「從善而流」的表現。上一次「全代會」時,有黨代表要求公佈財政決算。昨日「全代會」發放的會議資料,果然刊有二零一七年度的《中國國民黨決算報告書》,並將「通過本黨二零一七年度決算書表案」列入大會議程。為何保守的國民黨今次總算是「開放」、「透明」了?原來,該「決算書」公佈的去年度收入,為十億六千三百四十三萬五千九百七十四元,支出為二十二億零八百五十九萬零四百五十八元,兩相對沖,有十一億四千五百一十五萬四千四百八十四元的赤字。可能是吳敦義「因勢利導」,讓黨代表們知道他這個黨主席是做得多窩囊,為了「撲水」而東奔西走,擠占了他處理黨主席的時間,因而他並不是什麼「無主席」吧?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20 03:41:2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