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柯宋配」或將有譜會成蔡英文剋星?

  久末露面的宋楚瑜,昨日藉著出席「台北監督連線」成立茶會,為無黨籍市議員陳政忠、李慶元,親民黨市議員黃珊珊、林國成和市議員參選人洪士奇、徐立信等人站台造勢,而成為這個場子的主角。而且更引人注目的是,已經盛傳一段時間的「柯宋合體」,昨日終於有譜,他是與柯文哲一同為「台北監督連線」站台造勢的,也是這個場子的主角之一。但整個儀式是宋楚瑜侃侃而談,他表示跟柯文哲合起來就是「柯宋」,等於「可頌」,「可頌」是最好吃的法國麵包(羊角麵包),他更大力稱讚柯文哲提出的「兩岸一家親」說法,強調現在大陸解放軍軍力是台灣「國軍」的十五倍,應該務實面對兩岸關係。而柯文哲在致詞時也指出,他不時會向宋楚瑜這位市政總顧問請益,感謝宋楚瑜無私的奉獻。
  既然宋楚瑜主動提到「可頌聯合」,記者們當然會自然聯想到二零二零年是否會合組「柯宋配」出戰「總統」大選的問題,因而在儀式後的聯訪中,記者們紛紛向宋楚瑜提出此問題。宋楚瑜表示,到目前為止,心裡掛念的是希望柯文哲好好做好,這是現在最關心的事情。但他還是意有所指地說,現在各政黨講團結都是一團心結,只有柯文哲有氣度,以後會成大業。宋楚瑜還指出,過去三年多以來,他一直都是放下藍綠,覺得柯文哲說實話,做實事,很認真的希望把台北市政工作做好,不是只有今天開始,從上次選舉後,親民黨市議員都很協助,一起推動重大建設和為民服務的工作。不過他也說,既然國、民兩黨若都做不好,最後就讓柯文哲能夠展現才華。
  因此,宋楚瑜雖然仍然未有為是否組成「柯宋配」正式表態,但昨日言行間的「潛台詞」,已經讓「柯宋配」呼之欲出,成為在台北市市政政務領域「白橘合作」的「最高級階段」。倘此,正在爭取二零二零年連任「總統」,雖然因國民黨不爭氣而稍為放鬆喘一口氣,但卻因為民調低迷而可能會被「獨派」和「扁系」「逼宮」,因而焦頭爛額的蔡英文,將會遇到最大的政治障礙。當然,也折射了,親民黨與國民黨進一步分道揚鑣,越走越遠。
  實際上,二零二零年不但是柯文哲「更上層樓」的絕佳機會,而且也是宋楚瑜尋求政治翻身的最後一次機會,因為一九四二年出生的他,到二零二四年時,已經八十二歲,不可能再戰了;而二零二零年他則是七十八歲,雖然還是顯老,但還可「側側膊,唔多覺」地混過去,尤其是在蔡政府施政無能,民調低迷,國民黨又不爭氣之下。由於柯文哲爭取連任台北市長已經篤定成功,並有可能會成為蔡英文所恐懼的「台灣最大尾」,其超越藍綠的作為更是積聚起熱熾的人氣,並發揮了「外溢」效應,選民們厭倦了藍綠惡鬥,因而可能會轉而接受他,並作為一個發洩對蔡政府不滿的出氣口,贏面較大,尤其是可能會爭取到大量的年輕人的選票。而宋楚瑜則可以吸引部份泛藍支持者尤其是其中對馬英九或國民黨不滿者的選票,以表達還他「一個公道」的心意。而且還可能會引發了年紀的原台灣省的選民,對當年「宋省長」勤政為民的美好回憶。
  因此,「柯宋配」將是一對互補的組合,在普遍厭惡民進黨和國民黨的氛圍中,將可把老中青選民的選票盡收囊中,甚至連部分「太陽花學運」參與者也將會支持,最近「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就表態支持「兩岸一家親」,並表示柯文哲雖說「兩岸一家親」,卻也從未認同「九二共識」、「台灣是中國一部份」,因而若把過去習慣用來批評國民黨的「統派」、「深紅」標籤來貼在柯文哲的身上,這不但不公平、也未必有效。由此看來,「兩岸一家親」將是柯文哲倘投入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最大公約數。
  說起來,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還是宋楚瑜貢獻的「山人妙計」。實際上,雖然最早提出「兩岸一家親」的是連戰,他於二零零五年對大陸進行「破冰之旅」並進行「胡連會」時,贈予支持者磁磚上所烙印的「兩岸一家親,家和萬事興」字樣,就揭櫫了這個名言至理,但後來卻被更重要的「九二共識」所掩蓋。二零二五年宋楚瑜再度提起,並以台北市政府總顧問的身份,對赴上海出席「雙城論壇」前,前來拜訪的柯文哲提出建議,提醒柯文哲務必在「雙城論壇」上發表「兩岸一家親」的言論,使得「兩岸一家親」成為柯文哲的「圖騰」,並與習近平的對台論述有了交集點。
  倘「柯宋配」確實能成軍,宋楚瑜就可能是他多次參選失敗之後,首次嚐到勝利果實舉。實際上,宋楚瑜自首次參加政治公職選舉,以過半數戰績獲選台灣省長之後,就是屢敗屢選。如果說,二零一四年「連宋配」的正義性還較強的話,前後的幾次參選,包括「總統」大選和台北市長選舉,都被傳統國民黨人視為「攪局」,盡管是要發揮「母雞帶小雞」的作用,帶動親民黨「立委」或縣市議員候選人的選情,但也不無衝著國民黨尤其是馬英九之意。不過,卻是江河日下,除了二零零零年首度參選「總統」以些微之差未能勝選,及二零零四年「總統」大選,以「副總統」候選人與連戰搭配以些微之差未能勝選之外,二零零六年台北市長選舉,及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得票率越來越小,甚至跨不過百分之五的「門檻」,被沒收選舉保證金。只有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與民國黨主席徐欣瑩搭配,在「太陽花效應」之下,取得百分之十二點八四的得票率。
  不過,不少泛藍支持者在檢討馬英九掌政那八年,沒有緊緊抓住稍縱即逝的有利時機,應為而不為,不應為而為之,導致兩岸關係未能全面準確落實貫徹《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的五項任務,讓民進黨有機會「鹹魚翻生」,再次奪取政權,而國民黨則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因而連帶對馬英九在幾次選舉中有意無意地傷害宋楚瑜及連戰的選情的做法,有所反思,反而認為倘當時宋楚瑜倘當選,或獲選的是宋楚瑜,可能台灣地區的政治發展史以至兩岸關係發展的態勢,就將會不是今天的樣子。因此,有人可能會產生一種「還予宋楚瑜公道」的念頭。但宋楚瑜因年齡問題,就只剩下二零二零年的一個機會了。
  宋楚瑜在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中,得到百分之十二點八三的選票,與他配搭的徐欣瑩,原來就是國民黨的「立委」,後來退出國民黨並成立民國黨自任黨主席,因而支持「徐宋配」的多是中間偏藍的選民,他們喜歡宋楚瑜多於蔡英文、朱立倫。因此,二零二零年國民黨無論是提名吳敦義還是朱立倫以至馬英九參加「總統」大選,宋楚瑜仍然有其空間,加上與藍綠通吃的柯文哲,能當選並不出奇。這個組合,在兩岸關係領域來說,肯定好於民進黨的人選,甚至因為沒有「原罪」負擔,比國民黨還要好得多。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21 03:51:2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