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中薩建交時機拿捏得十分精準適當

  蔡英文藉著出席巴拉圭新任總統阿布鐸的就職典禮,進行「同慶之旅」,借道美國進行「過境外交」,以測探特朗普總統剛簽署頒布《台灣旅行法》的美國,對該法律生效後首位「享用」的台灣領導人,是否可以提供過境美東城市,甚至像當年陳水扁、馬英九那樣「過境」紐約,以至直奔美國國會發表演講的「待遇」。但料想不到的是,可能是美國鑑於在中美貿易戰的「風頭火勢」之下,擔心因向蔡英文提供較高的「過境禮遇」而造成「擦槍走火」,導致中美關係惡劣化而難以收拾,故而沒有滿足蔡英文的「名為過境實質是入境訪問」的要求;但也不能不有所表示,讓隨團的台灣記者可以在「過境」美國時對蔡英文進行採訪,並讓蔡英文參觀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並與此同時,批准陪同蔡英文「過境」的「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入境,並訪問一些聯邦機構。因此,其實是「禮遇」並不高於《台灣旅行法》頒布前的陳水扁、馬英九,但卻因此「小兒科」的鬆動而大叫「突破」,並將之定性為「準入境訪問」,而沾沾自喜,大吹大擂,但卻仍然掩蓋不了失落的情緒。
  但既然是「打腫臉皮當肥仔」,按照常規,即使不能大擺「慶功宴」,也要舉行一個「慶功新聞發布會」,洋洋灑灑地自吹自擂一番。怎料蔡英文二十日深夜回到台灣,正在調整時差及恢復精力,尚未來得及進入公務日程之際,二十一日凌晨卻突然傳來薩爾瓦多宣布與台灣當局「斷交」的消息,後來更進一步證實,中國大陸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已於當日上午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與到訪的薩爾瓦多外長卡斯塔內達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薩爾瓦多共和國關於建立外交關係的聯合公報》,而且無論是在「建交公報」中,還是卡斯塔內達的公開談話內容,都表達薩爾瓦多承認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薩爾瓦多與台灣斷絕所謂的「外交關係」,承諾不再與台灣發生任何形式的官方關係。結果,蔡英文的「慶功新聞發布會」,變成了抗議薩爾瓦多「斷交」及「中國挖牆角」的記者會。因此,就連「外交部長」吳釗燮在召開臨時記者會,宣佈與薩爾瓦多「斷交」時,都忍不住說,這個「外交事變」帶有強烈的「針對性」。
  這確實是「有針對性」。本來,在蔡英文的「同慶之旅」臨啟程之時,就有台灣媒體分析,可能會導致台灣當局丟失「邦交國」。而實際上,吳釗燮昨日在臨時記者會上就承認指出,自六月開始,台灣當局就已陸續掌握薩國外交部長有意前往中國大陸協商建交事宜的信息,台灣當局也立即派遣特使前往薩國進行談判。七月他訪問薩國時,也與薩國總統、副總統、外長等官員了解狀況並進行討論。因此,台灣媒體的分析,既有可能是按照以往規律作出的「合理分析」,也有可能是「嗅到焦味」,已經猜測到薩爾瓦多「邦交不穩」。實際上,前年就有人分析,巴拿馬、薩爾瓦多及巴拉圭已經亮起了「黃燈」。後來果然是巴拿馬「率先起義」,現在是薩爾瓦多「帶槍投靠」,剩下巴拉圭也是岌岌可危的。實際上,巴拿馬是蔡英文到訪後,薩爾瓦多是吳釗燮到訪後,與台灣當局「斷交」的,蔡英文剛到訪的巴拉圭,是否也將會循此模式拋棄台灣當局,走著瞧吧。
  雖然薩爾瓦多早已有心「投奔北京,但北京的相關程序安排,也要等到蔡英文之後。這就是吳釗燮所說的「有針對性」了,帶有警告及懲戒之意。因而有人說,如果蔡英文能夠規規矩矩,嚴謹地遵守「維持現狀」的承諾,不尋求什麼「突破」,北京可能還像對岡比亞的建交請求那樣,延後一些時間,不會在蔡英文出訪之後。因為畢竟現在台灣當局的「邦交國」越來越少,這就導致北京要出手的「子彈」也是越來越少,甚至可能會在此領域上「打光子彈」,到未來的關鍵時刻時,將會面臨「沒有子彈」的宭境。因此,必須盡量「節約子彈」。在此情況下,蔡英文如果不是仗著《台灣旅行法》,走訪太空總署,雖然這不是政權機構,但畢竟也是屬於聯邦機構,而且還是尖端科技機構,有著某種特殊意義。因此,也就不再在乎「珍惜子彈」了,這就是吳釗燮所說的「針對性」。
  其實,「針對性」還有另一層意涵,那就是,北京還沒有把事情做得「太絕」,還是「手下留情」。就像盡管北京一直極為不滿蔡英文歪曲「維持現狀」的意涵,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但另一方面卻又不像陳水扁那樣刻意挑起惡化台海局勢、製造麻煩,而是奉行「不挑釁,不刺激,零意外」有感,因而對蔡英文還是留下迴旋餘地,直至如今沒有宣佈「截止收件」,而是繼續宣布蔡英文「尚未完成答卷」,讓她繼續填寫答卷,讓她有一個「浪女回頭」的機會,甚至至今仍未正式「點名」批評她那樣,這個中薩建交協議簽署的時機,並非是選擇她在進行「同慶之旅」尤其是在過境美國的期間,而是等她回到台北之後。
  這與當年陳水扁以「總統」之身又當選民進黨主席,舉行慶功宴當晚,中國大陸與瑙魯簽署建交協議,帶有偶然性,並非「針對性」,並不一樣。但在那次,卻被民進黨認為是「針對性」,是要給陳水扁兼任黨主席送上「厚禮」。其實,據此後筆者得到的權威消息,是瑙魯憲法有規定,總統出國必須向國會報告。但總統此次是趁著瑙魯連續多日假期,「悄悄」地到新加坡診牙,並到香港試西裝,此時瑙魯的假期將要結束,他不可能繼續前往北京,因而外交部長助理周文重就「移船就坎」地前往香港與他簽署建交協議。由於雙方簽署人的地位相差懸殊,及簽署協議的地點有著「不按慣例」之虞,而且還是在星期天,正好與議程包括選舉陳水扁為黨主席的民進黨「全代會」召開日期「撞期」。因而民進黨人就普遍地誤判此舉具有「針對性」,而把前幾天曾任陳水扁「立委」助理辦公室主任的陳凇山,受陳水扁委託到其老家福建省詔安縣影印其族譜,國台辦孫亞夫專程到廈門與陳凇山不公開會面,讓其帶話給陳水扁,而陳水扁則跑到金門最接近廈門的大擔島,公開喊話「請江澤民先生到大擔島喝茶」的緩和氣氛,一掃清光。那才不是「針對性」,而是出於外交部與國台辦的工作不同步不協調。因而後來才有國台辦主任王毅、張志軍、劉結一,都是來自外交部的原因之一。當然,更重要的是,對台工作上升到國際戰略全面思考的層次。
  蔡政府為了掩飾「同慶之旅」「臨天光撒泡尿」的尷尬處境,以私下放話方式,發布了一大堆「黨政高層」的背景解釋內容,甚至將重點擺放在「金錢外交」方面。而王毅、陸慷、馬曉光的談話內容,則是「撥亂反正」地指出,不是「金錢援助」的問題,而是國際形勢發展的大勢所然。實際上,相比之下,「金錢」只是「小兒科」而已,「一帶一路」倡議,及與中國大陸廣袤市場的吸引力,才是見真軍的原因。當然,當今發展中國家左傾思潮抬頭,作為最接近美國的國家,都有一種要與中國結成「共同戰線」的意願,尤其是在蔡政府要抱美國大腿之際。
  其實,台灣民眾對此類「外交事故」已經麻木不仁、「波瀾不興」了。除了蔡英文、吳釗燮,還有幾個民進黨「立委」之外,昨日台灣民間和政壇都沒有幾十年前台灣當局「退出聯合國」及各主要國家紛紛與其「斷交」時的「如喪考妣」的情緒。這也是大勢所趨所然,「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甚至「斷交」到「零」,要擋也擋不住。
  不過,似乎是滋生了一種「新思維」,就是與台灣當局「斷交」的,是「國家」,而該國的「政府」仍然與台灣當局保持密切關係,因而「少安毋躁」。另外,「獨派」反倒樂見其成,倘「中華民國」的「邦交國」歸零後,他們所主張的「台灣正名」、「正常國家」,就有了「理由」,就將民進黨的《正常國家決議文》付諸實施,發動爭取以「台灣」的名義加入聯合國,並與世界各國「建交」的運動。這倒是值得北京及早研擬應對的問題。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22 03:46:1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