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以「廈金和平公園」申請世界文化遺產

  整整六十年前的今日,台灣海峽發生了震驚全球的「八‧二三炮戰」。當日下午五時三十分,中國人民解放軍以四百五十九門火炮轟擊金門,在八十五分鐘內發射炮彈三萬餘發。島上的「國軍」遭此突襲,損失慘重。金門和澎湖防衛司令部的三名中將副司令趙家驤、章杰和兩名美國顧問當場遭擊斃,台灣「國防部長」俞大維被擊傷和金澎防衛司令部另一位副司令吉星文(「盧溝橋事變」的主角之一)也被擊傷,並在三日後不治身亡。解放軍還出動海軍艦艇打擊「國軍」海上目標,在金門正南的東碇島附近海域擊沉台灣當局「招商局」四百噸級商船「台生」號,重創「國軍」大型運輸艦「中海」號。
  「八‧二三炮戰」是毛澤東主席親自指揮的一場以軍事手段導演的政治戰和外交戰,同時也是一場心理戰。作戰的目的既不是單純為了消滅敵人,也不是要佔領金門,而是在於牽制美國的軍事力量,試探美國履行《美台共同防禦條約》的「底」,並粉碎美國以「劃峽而治」來製造「兩個中國」的圖謀,巧妙地配合和支持蔣介石先生抵制美國所施加的「國軍」從金門、馬祖撤軍的壓力,在軍事上和政治上維護「一個中國」原則的正確作為。
  然而,在「八‧二三炮戰」爆發後的數十年來,人們對毛澤東主席的這一作戰意圖和策略藝術,都無所知悉。實際上,當時內地的民眾只能是從新聞媒體的報道,及電影《英雄小八路》、《海鷹》、《長空比翼》,話劇《安業民》等藝術作品中,接收到這場炮戰是為了「懲罰國民黨軍隊」,是「我們一定要解放台灣」戰略目標的序幕戰的訊息。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期,曾任解放軍第十兵團司令員,在「八‧二三炮戰」時任中共福建省委第一書記、解放軍福州軍區司令員兼第一政委的葉飛上將所著的《葉飛回憶錄》出版發行,及在「八‧二三炮戰」時任解放軍總參謀部作戰部部長的王尚榮中將,及時任福州軍區副參謀長〔缺參謀長〕的石一寰大校〔一九六四年晉升少將〕近年撰寫的回憶文章發表後,吾人才恍然大悟,原來「八‧二三炮戰」不但是一場軍事戰,而且更是一場政治戰。毛澤東主席以其特有的氣魄和高超的政治智慧,將這場軍事鬥爭逐步發展為政治鬥爭和外交鬥爭,並將此後的「打打停停」、「雙日不打炮」戰術,以其精妙絕倫的設計和有聲有色的戲劇性,使之成為中國乃至世界軍事史上頗具研討價值的經典之作。可以說,在「八‧二三炮戰」之後的二十多年時間裡,中美蔣三方通過這種「雙日不打炮」的非比尋常的形式,進行著一種極為特殊的對話──一種不在談判桌上,不直接接觸和交談的談判,形成了古今中外戰爭史上的奇觀。
  透過這些回憶文章,人們更明白到,當年毛澤東主席之所以採取「打而不登,封而不死,打打停停」的炮擊方式,既是為了穩住金門「國軍」,也是為了拖住美國,並以此為聯繫不給國際上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台」以任何客觀條件和機會。同時在台灣與大陸之間留下一個「對話」的窗口,通過這個「窗口」預報對方的「晴雨」,進行著特殊的溝通。通過「八‧二三炮戰」,海峽兩岸的領導人在「一個中國」共同利益的基礎上,實際上形成了默契。雙方的政策都進行了調整,海峽兩岸開始由過去激烈的軍事對抗,轉為以政治對抗為主、軍事對抗為輔的「冷戰」對峙狀態。「八‧二三炮戰」的結果,顯示中共中央維護祖國統一的決心。而在兩岸默契配合下,台灣軍隊始終未從金門撤出,這就挫敗了美國「劃峽而治」的陰謀。海峽兩岸的戰爭基本平息,為後來兩岸關係的改善奠定了重要的基礎。
  蔣介石先生在炮戰過程中,堅持了中華民族的氣節。在大規模炮戰的後期,美國害怕為台灣「國軍」護航,與中國發生直接軍事衝突而兩敗俱傷,加上擔心大批戰艦滯留台灣海峽對其全球戰略不利,准備金蟬脫殼,把在金、馬問題上的「介入政策」調整為「脫身政策」,強迫台灣當局從金門、馬祖撤軍。至此,美國「劃峽而治」、把台灣海峽兩岸割裂開來,以製造「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的圖謀已是暴露無遺。蔣介石先生從章士釗先生「台澎金馬,唇齒相依;遙望南雲,希諸珍重」的密函中,領略到毛澤東主席「聯蔣抗美」的策略運用之後,願與大陸當局共同堅持「一個中國」立場。海峽兩岸領導人在「一個中國」問題上的默契,事實上形成了抵制美國「劃峽而治」、分裂中國陰謀的統一行動,挫敗了美國搞「兩個中國」的陰謀。後來,毛澤東主席還進一步指出,「台灣還是蔣介石當『總統』好,台灣寧可放在蔣氏父子手裡,不能落到美國人手中」,「台灣可以十年、二十年不去進行改革,還是三民主義,搞特務、反共,盡他去搞,只要你這個葫蘆是掛在我的腰上,不掛在美國的腰上」。
  一九七九年元旦,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宣佈停止砲擊金門,此後台灣海峽的緊張局勢得到緩和。後來,兩岸開放,台灣地區和福建省的有識人士都分別提出以「兩門(廈門和金門)先開,兩馬(馬尾和馬祖)先行」來推動兩岸關係發展的建議,並在兩岸當局的努力下,促成「小三通」,後來更是「大三通」。最近,又促成了金廈通水,達成「共飲一江水」的願景。
  在現今,當年解放軍重點砲兵陣地何厝,現在已不再是國防禁區,也不再是荒涼郊野,在時任廈門市副市長的習近平的策劃下,建成了被喻為「世界最長酒店」的國際會展酒店,廣迎世界各地嘉賓,台灣同胞更是酒店的主要客人,每年的「海峽論壇」就是在此舉行。酒店門前三十萬平方米的和平廣場,當地居民及外來遊客放飛的風箏,代替了昔日的「空飄」氣球。每年春節和中秋節晚上,廈門和金門隔海綻放的焰火,取代了當年的砲火。「一國兩制統一中國」的巨大標語牌,與大擔島豎立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標語牌互相輝映。被毛澤東、朱德、彭德懷、賀龍、陳毅讚譽贊為「英雄三島」的大嶝島,小嶝島及角嶼島,是當年「炮戰」的主要炮陣地。現在,昔日的戰爭遺址,已成為寶貴的旅遊資源,解放軍的前線廣播站,也改建為「英雄三島戰地觀光園」。
  而在金門島上,同樣也有許多「八.二三砲戰」的戰爭遺址,包括「八二三戰役勝利紀念碑」、翟山坑道、精神堡壘、莒光樓、花崗石醫院、瓊林戰鬥坑道等。如果能將廈門和金門在「八.二三砲戰」形成及遺留下來的軍事空間、戰地景觀、戰地工事、戰事紀念物等砲戰遺址,以及「一國兩制統一中國」和「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標語牌……等綑綁起來,以“廈金和平公園」的名義,向聯合國教科文中心世界遺產委員會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倘能成功,就將能彰顯中國人民為爭取區域和平所取得成就的力量象徵,對於保護世界和平及區域穩定,具有高度的政治意義。   這是化劍為犁的生動典例,除了是具有「文化遺產」的本身意義之外,還具有「維護世界和地區和平」及「和平發展」的政治主題,符合以外籍人士為主的評委們的思路習慣。而由中央政府出面申報「世界遺產」,成功機會較高。倘能成功,就不但可滿足到台灣民眾「參與國際事務”的意願,而且也將在台灣民眾的心中維護「台灣是中國一部份」、樹立「台灣走向世界只有由中國大陸出面才可成功」的意識,有利於遏止「文化台獨」。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23 09:31:0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