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發行「柯P認同卡」或是組黨前奏

  台北市長柯文哲面對「柯粉」超多,越來越多人要與他「同框」合照的盛況,日前喊出要簽「柯P認同卡」、認同他的理念才能同台合照,當時人們還以為是以「大嘴巴」著稱的柯文哲「又開玩笑了」。孰料柯文哲竟然當真,昨日在臉書公布「柯P認同卡」的內容,要求簽署人必須認同當中的十六項「承諾」,包括反對發重陽敬老金、堅持居住正義、財政紀律,還有公開透明、進步價值等理念,才能與柯文哲同台合照。柯文哲還表示,這叫「共同訴求」。媒體詢問並質疑他,這是否過去的政治老路,是否要人們選邊站?柯文哲說,其實講穿了就是兩個理由,第一是一堆人找他照相,他覺得很麻煩,因為不認識對方到底是誰;第二個目的,這也是種宣傳,是要籍此方式把自己政治理念宣傳出去。
  由於是要與柯文哲合照的人必須簽署承諾認同他的理念的「柯P認同卡」,因而就被不少人分析為這是柯文哲為在二零二零年參加「總統」大選,進行組黨的前奏。實際上,被譽為「柯黑」的名嘴周玉蔻,昨日就針對「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日前在臉書發文指出「兩岸一家親並非統派」,被輿論認為是替柯文哲緩頰的情況,警告「時力」說:「時代力量最大的敵人就是柯文哲將來要組的政黨」。周玉蔻分析說,如果二零二零年柯文哲要組黨,一定需要「不分區立委」,而現在「時力」與柯文哲的支持者高度重疊,覬覦的也就是「時代力量」的選民。
  其實,對於柯文哲是否會組黨,早就有政治人物進行預測,並判斷他為了在二零二零年「更上層樓」,必然會組黨。否則,沒有組黨作後盾,雖然仍可透過「婉君」(網軍)打宣傳戰,但卻將難以操作組織戰,而組織戰是參選「總統」必不可少的。實際上,當年人氣高漲的宋楚瑜參選「總統」,雖然民調一直居高不下,但就因為沒有政黨作後盾,而致未能在「興票案」事件發生後,進行有效的危機處理,最後功虧一簣,失去「問鼎」的機會。正因為如此,再加上宋楚瑜要維繫住沒有組織關係的支持者,才在選後立即組建親民黨。
  為此,對政治學的理論和實踐都有深刻認知的民進黨「新潮流系」骨幹林濁水和梁文傑,都曾猜測柯文哲將會組黨。其中梁文傑於本月十八日爆料,柯文哲未來將會組黨,且黨名已經想好,將追隨民主運動先驅蔣渭水,取名作「台灣民眾黨」,而且就是要衝著「二零二零」而來。而擅長於數據分析的林濁水,則以大量的以往各民調機構所公佈的數據進行分析,指出在國內的•國民黨、民進黨和「時代力量」三大政黨及其領袖的民調全面挫低的情況下,民調逆勢上升的柯文哲,站在白色的立場上,經常強調台灣政治應該超越藍綠惡鬥,因而其聲望發生了全島性的「外溢效應」,這就為柯文哲組黨準備好了主客觀條件。實際上,在民粹當道的當代,世界各地傳統大黨民望普遍挫低,這趨勢除使得各地民粹領袖崛起,也讓新興政黨平地一聲雷地神奇竄起,後者在西歐洲最是好例,例如法國眾議會的「共和前進!」從無到最大黨居然只花了一年的時間。而在台灣地區的現實環境及民調數據,都顯示在客觀結構面上,一個像西歐一樣,有力的新政黨出現可能已經具備了條件;只是在主觀上柯文哲有沒有領導這一個政黨出現的能力,似乎非常有問題。
  梁文傑與周玉蔻一樣,都是「柯黑派」,但為其如此,其所提出的柯文哲將會組黨的預言,才更具準確性及預警性。而且梁文傑還揭露一個讓民進黨、親民黨和「時代力量」都不得不高度警覺的現實:一方面,在「統獨光譜」上屬於「極獨」的「時代力量」,卻在所有民調中都顯示,其支持者中居然會有八、九成挺柯文哲。梁文傑強調,對民進黨來說,台北市長的勝敗沒什麼太了不起,畢竟民進黨歷史上在台北市也只贏過陳水扁那一次。但一整代被視為「天然獨」的年輕人居然可以和旺中集團一起挺柯文哲,那對台灣及民進黨的未來就是一個重大警訊。另一方面,當柯文哲的新政黨成立後,親民黨和「時代力量」都將會被其吞噬。親民黨以後等宋楚瑜離開,就可以解散了;而支持「時代力量」的人,有八成到九成都是要投給柯文哲。換言之,柯文哲比「時代力量」大太多,不管黃國昌也好、林昶佐也好,他們這個黨未來要生存下去,「必然要等待柯文哲的憐憫。」
  柯文哲提出認同他的人必須簽署「柯P認同卡」,確實是著「準黨證」的影子。儘管說,這也是他要鞏固自己的選民基本盤的選戰招數之一,但無論從民調數據還是從社會現實的氛圍看,柯文哲的連任市長之戰已是贏定了,此舉就顯得有點多餘。不過,倘是進一步聯想,如果這個基本盤可以作為他「更上一層樓」在台北市的基本盤,並透過在全島各地掀起簽署「柯P認同卡」的活動,而造成「外溢效應」,這就為柯文哲準備好組黨的組織條件來。
  實際上,如果柯文哲要「柯粉」們簽署「柯P認同卡」,是認同他在台北市政府的政績,頗為牽強。因為他在過去三年多的台北市長的政績,不但不如其前任國民黨的馬英九、郝龍斌,更不如民進黨的陳水扁,這是他的「罩門」,也是他亟需補強的領域。他的人氣雖然高漲,但只是反映了人們對國民黨不放心,對民進黨不放心,而且厭惡藍綠惡鬥,因而喜歡他的民粹主義作風。如果他打算是像陳水扁、馬英九那樣,以台北市政府的政績說服選民,支持他走進「總統府」,說服力似是並不強。但由於蔡英文的民意支持度極為低迷,國民黨卻又不爭氣,這就給柯文哲爭取「更上層樓」提供了空間,再加上宋楚瑜自告奮勇「加盟」,盡管老宋已經老矣,幾次選舉都敗下陣來,但與其說是「實力流失」,不如說是部分支持他的泛藍選民顧全大局,含淚投票給國民黨的參選人如馬英九、郝龍斌。而在連國民黨自己都成了「扶不起的太子」之下,也就沒有必要再「棄保」了,這也是在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中,宋楚瑜的得票率大幅上升的主要原因。因此,作為被台灣民眾和•肯定為「肯做事,會做事,能成事」的宋楚瑜輔助柯文哲,就正好是補強柯文哲的不足。
  然而,柯文哲最大的罩門,就是沒有一個政黨。選「總統」與選市長不同,全島性,需要有一個政黨做組織。但又不能親民黨。宋楚瑜即使加盟,也不能用親民黨的名義。已經沒有號召力。而且是以國民黨分裂出去的,盡管有「楊水綠了」之說,仍有顧忌。何況,柯文哲也不願屈居之下。
  如柯文哲組黨,由於其支持者頗為鬆散,而且其中有部分人也是其他政黨的支持者甚至是黨員,因而可能就將會是柔性政黨,就像剛成立至二零零一年期間的新黨,或是美國的兩大政黨那樣。而不是以「群眾—階級—政黨—領袖」為組織形態的「列寧式政黨」亦即剛性政黨,類似在蘇聯顧問指導下舉行第一次「全代會」的中國國民黨,或跟隨國民黨組織形態的民進黨。這樣,就可把各種不同立場觀點的人都吸引過來,如同柯文哲自己所說的那樣,成為台灣民眾的最大公約數。而不會連累某些支持者被其所在政黨開除黨籍。因此,以簽署「柯P認同卡」作為「準黨證」,就是一個充滿政治智慧的創造。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24 03:55:3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