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宋楚瑜過了這村沒下一店因而最後一搏

  日前柯文哲與宋楚瑜一同出席「台北監督連線」成立茶會,為無黨籍市議員陳政忠、李慶元,親民黨市議員黃珊珊、林國成和市議員參選人洪士奇、徐立信等人站台造勢,而宋楚瑜在整場活動過程中侃侃而談,聲稱他跟柯文哲合起來就是「柯宋」,等於「可頌」,「可頌」是最好吃的法國麵包(羊角麵包),他更大力稱讚柯文哲提出的「兩岸一家親」說法(過去曾經私下表示,是他在柯文哲前往上海出席「雙城論壇」時,向柯文哲建議在「論壇」上提出「兩岸一家親」的,而柯文哲對此說法也不予以否認)。既然現在終於出現了人們曾經有所推測的「柯宋合體」,也既然宋楚瑜主動提到「可頌聯合」,人們當然會自然聯想到二零二零年兩人是否會合組「柯宋配」出戰「總統」大選的問題,因而在儀式後的聯訪中,記者們紛紛向宋楚瑜提出此問題。宋楚瑜雖然仍然未有為是否組成「柯宋配」正式表態,但在言行間的「潛台詞」,已經讓「柯宋配」呼之欲出。
  實際上,曾經先後三度參加「總統」大選,一度以「副總統」候選人參加「總統」大選,但卻是屢敗屢戰的宋楚瑜,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將會是尋求政治翻身的最後一次機會。因為一九四二年出生的他,到二零二四年時,已經八十二歲,不可能再戰了;而二零二零年他則是七十八歲,雖然還是顯老,但美國的列根、特朗普等人都是在七十多歲參選並當選總統,馬來西亞的馬哈迪更是九十二歲再次出馬參選獲得大勝並再次出任總理,因而還是「有得搏」。
  當然,畢竟台灣地區的政情和民情不同於馬來西亞,更不同於美國,選民們對候選人中年長者有一種排斥感,因而年長參選人大參選前景都不太好。尤其是在「太陽花學運」後,以往只是熱衷於做「鍵盤戰士」的年輕人,都紛紛跑出來投票,因而各政黨更重視候選人的年齡年輕化。實際上,在今次「九合一」選舉中,民進黨擬提名的縣市長參選人,除蘇貞昌外基本上是二十多年前「野百合學運」的參與者,甚至是在曾經內鬥激烈的嘉義縣,張花冠與陳明文兩位中常委分別支持的「代理人」吳芳銘和翁章梁,都是「野百合學運」的參與者。因此, 宋楚瑜就有著強烈的「時不予我」緊迫感,如果不作「最後一博」,就是過了這一村沒有下一店,「蘇州過後冇艇搭」了。
  現在歷史及時勢就給了宋楚瑜最後一次機會。在蔡政府施政無能,民調低迷,國民黨又不爭氣之下,爭取連任台北市長已經篤定成功,並有可能會成為蔡英文所恐懼的「台灣最大尾」的柯文哲,其超越藍綠的作為正在積聚起熱熾的人氣,並發揮了「外溢」效應,讓厭倦了藍綠惡鬥的選民們多了一個選擇,並將之當作是發洩對蔡政府不滿的出氣口,贏面較大,尤其是可能會爭取到大量的年輕人的選票。但是,畢竟治理一個「國家」不同於管理一個都市,必須要有較好的行政執行力。而柯文哲顯然是在台北市長的位置上耍耍嘴皮還可以,但並不是當「總統」的「料」。因此,就需要具有強勁行政執行力的人士來補強其不足。而被公認為行政能力較強的宋楚瑜,就將能起到這種補強作用。何況,宋楚瑜現在就是台北市政府的市政總顧問,因而倘柯文哲真的有心「更上層樓」,宋楚瑜作其副手,也是順理成章。
  但相較起來,還是是宋楚瑜利用柯文哲的因素,多於柯文哲利用宋楚瑜的因素。宋楚瑜的參與固然是可以補強柯文哲在行政能力方面的不足,並讓宋楚瑜吸引部份泛藍支持者尤其是其中對馬英九或國民黨不滿者的選票,以表達還他「一個公道」的心意,而且還可能會引發了年紀的原台灣省的選民,對當年「宋省長」勤政為民的美好回憶,因而可以對柯文哲的選情起到「加分」的作用;但以柯文哲的發展態勢,其實任何一個人作其副手,都有贏的機會,差別只是在於贏多贏少而已。
  但宋楚瑜則大不一樣。除了是對他屢戰屢敗的一個重大「補償」之外,也是要出一口對馬英九妒賢嫉能,屢次以各種方式阻擋他,令他「英雄無用武之地」的烏氣。實際上,宋楚瑜的行政能力已是家喻戶曉,是行政無能的馬英九的「對照組」。但宋楚瑜的「總統夢」,卻多次被馬英九有意或無意地打破。如果說,二零零零年的那一次,宋楚瑜曾經一直氣勢如虹,但李登輝搞了個「興票案」,對他的選情造成重大打擊,而在投票日前夕馬英九發表假民調,更是讓他飲恨終生,但還可算是馬英九的無心失誤的話,那麼,在二零零四年的「連宋配」也是民氣和民調都是一路領前,但除了受到「兩顆子彈」的影響之外,還因為台北市政府的一些局長級官員搞了個「廢票聯盟」,號召選民們投下廢票,更是導致「連宋配」敗選的直接原因。實際上,當年的廢票率是歷次選舉的最高,倘廢票率能保持常態,是完全可以蓋銷陳水扁贏得的二萬多票的。
  當時就有人分析,馬英九的幕僚們戮力提高廢票率,就是要阻擋「連宋配」當選,為馬英九提前參選並當選「總統」而掃清「障礙」。實際上,按照當時連戰與宋楚瑜的約定,「連宋配」勝選後,連戰只做一任,緊接著宋楚瑜以「總統」候選人身份參選,當選並在四年後爭取連任的機率也頗高。倘此,馬英九就要等待十二年才能參選「總統」,屆時「小馬哥」就成了「老馬哥」。何況,屆時的時勢也不知道發展成什麼樣,是否仍然有利於馬英九,有著很大的變數。因此,馬英九的幕僚們急不及待了,於是就搞了個「廢票聯盟」,寧願讓政敵陳水扁多做四年,也不願讓自己人當選。宋楚瑜就這樣流失了當選並出任「總統」的機會,這也是他後來不服氣,連續兩次參選「總統」的原因。當然,也是為了以「母雞帶小雞」的方式,帶動親民黨「立委」候選人的選情。
  其實,即使是退一步,二零零八年馬英九當選「總統」後,倘能出以公心,委任宋楚瑜為「行政院長」,臺灣地區的社會經濟發展應該是能夠接續當年「亞洲四小龍之首」的氣勢,至少是在「八八風災」中,就不會發生「行政院長」劉兆玄居然還有心情去理髮的事情,馬政府就不會遭受重創,而此正是馬英九由盛轉衰的關鍵;宋楚瑜就將會像當年的「宋省長」那樣,奮戰在重災區第一線,彌補馬英九的不足。馬英九的民意就不會衰敗得那麼迅速,台灣地區及兩岸關係的歷史可能就會改寫。
  因此,宋楚瑜倘果然是要與柯文哲配對參選「二零二零」的話,就是要出一口烏氣,讓臺灣民眾更為懷念當年他在臺灣省長任內的政績,並為他十多年來的際遇抱打不平。而由他輔助柯文哲來迎戰蔡英文,更可以凸顯蔡英文缺乏行政經驗的弱項,並可發揮自己的行政才幹,重振臺灣經濟。而且,也可與柯文哲一道,以「兩岸一家親」作為台灣民眾最大公約數,推動恢復兩岸關係。
  當然,柯文哲是否會以「武大郎開店」的心態,當選宋楚瑜的光芒會掩蓋自己,因而拒接以宋楚瑜為自己的「副總統」搭配,甚至與民進黨「講掂數」,不會參加「二零二零」大選,那又是另一回事。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25 03:39:0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