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縣市長及議員選舉今日正式進入程序

  從今日起到三十一日,是「九合一」選舉中的縣市長、縣市議員選舉進行參選人登記的時程。如果登記參選者經審核符合法定的資格條件,就正式成為縣市長或縣市議員的候選人,在十一月二十四日的投票中決定輸贏。
  按照「中選會」通過並發布的「二零一八年直轄市長、直轄市議員、縣(市)長、縣(市)議員選舉工作進行程序表」,雖然已經於八月十六日發布選舉公告,八月二十三日公告候選人登記日期及必備事項,但那還只是「預備動作」,由幾今日開始至三十一日進行的「受理候選人登記之申請」,才是正式進入縣市一級的公職亦即直轄市長、直轄市議員;縣(市)長、縣(市)議員選舉的正式程序。隨後,將於十月十六日前審定候選人名單,並通知抽籤。十月十九日候選人抽籤決定號次。十一月九日至二十三日辦理直轄市長選舉公辦政見發表會;十一月十四日至二十三日辦理直轄市議員、縣(市)長、縣(市)議員選舉公辦政見發表會。十一月二十四日投票、開票;三十日前審定當選人名單,三十日公告當選人名單,十二月十四日前發給當選證書。
  在「九合一」選舉中,最重要的地方公職的選舉是縣市長選舉,這被視為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前哨戰。而湊巧的是,符合條件在「立法院」成立黨團的是個政黨,民進黨和國民黨都已經確定了縣市長的參選人,並已分別在兩黨的「全代會」上,為其造勢「背書」。而另兩個較小的政黨——親民黨和「時代力量」,則至今為止尚未有推出縣市長參選人的消息傳出,可能是將會放棄縣市長的選舉。或這與縣市長選舉是「單一名額」選舉,而「區域立委」選舉也是「單一名額」選舉,親民黨可能是鑑於自己在二零一六年的「區域選舉」中戰績欠佳,全軍盡墨,只是在「不分區立委」選舉中獲得三席,剛好符合成立黨團的條件,因而不再像前幾屆縣市長選舉那樣,大數額地提名縣市長參選人,甚至在今屆極有可能一席也不提名。
  實際上,親民黨的影響力正在衰退,尤其是在宋楚瑜的左右手秦金生和劉文雄先後逝世後,宋楚瑜的活動能力及能量都已大幅消減,就連宋楚瑜本人的光環也已漸退,已難有實力回天。雖然在二零一六年的「總統」「立委」大選中,與民國黨的徐欣瑩合作,「總統」大選拿到百分之十二的得票率,比四年前的百分之二大有長進,但在「立委」選舉中,卻只得三個議席,而且還是拜「不分區立委」之賜。如果不是與徐欣瑩合作,可能連黨團也沒有資格成立。因此,宋楚瑜似乎是「知難而退」,只把有限的資源及精力擺放在因是「複數名額」而還有機會的縣市議員的選舉中。
  「時代力量」在兩年前獲得三席「區域立委」和兩席「不分區立委」,既然「單一名額」的「區域立委」都有斬獲了,同是「單一名額」的縣市長選舉也可一搏。但問題是,這三席「區域立委」分別是在台北市、新北市和台中市選出,而「時代力量」在這三個直轄市的市長選舉都將或可能與民進黨合作,再加上市長的選區比「區域立委」的選區要大得多,在某個直轄市的其中一個選區獲勝,不等同在整個直轄市內地實力,因而極有可能會放棄縣市長選舉,而專攻縣市議員選舉。
  在選民們普遍厭惡藍綠惡鬥,或懷有「投國民黨不甘心,投民進黨不放心」的疑慮之下,「白色勢力」本來擁有很大的空間。但由於「時代力量」極「獨」,卻難有發展空間,與之性質相近的「台聯黨」走下坡路就是明證。不過,「時代力量」也有強項,就是所謂「天然獨」的年青人,是其支持者。不過,「九合一」選舉是地方性選舉,似乎沒有什麼特別吸引人的議題催發年青人出來投票。且近年台灣地區的年輕人的思想狀態發生某些變化,已有不少「太陽花學運」參加者到了大陸尋找創業或就業的機會,他們在大陸的見聞及感受在社交工具上有所傳播,因而促發一些「學運」人士有所反思。因此,有人分析認為,「時代力量」也將會像台聯黨那樣,走向泡沫化。這次在「九合一」選舉中避戰縣市長選舉,可能就是「序曲」。
  「時代力量」的盟友,同是在「太陽花學運」中冒出的社會民主黨,本來是其黨主席范雲已經宣布參加台北市長選舉的,但卻在日前已交不出三百萬元的選舉保證金,而放棄了。這就在一定程度上,折射了「第三力量」的發展空間受挫。范雲與只是參加「太陽花學運」的「時代力量」諸人不同,她不但參加了「太陽花學運」,而且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經是「野百合學運」的總指揮,後來還與廖中山、陳師孟、鍾佳濱、周威佑及馬永成等人成立「外省人台灣獨立促進會」,而在上述人士中,其中一些人目前正在民進黨當局中吃香喝辣,與范雲的落魄形成鮮明對比。
  因此,縣市長選舉的戰場,主要是由國民黨和民進黨落場參戰。而且不約而同地做出「決戰中台灣」的戰略佈局,都把台中市及其周邊幾個縣市視為「一戰定江山」,關係到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前景的戰略高地。
  台中市是六個直轄市之一,爭取連任的民進黨林佳龍目前正受到國民黨提的盧秀燕的挑戰及威脅。如果林佳龍失利,不但自己將會喪失二零二四年與桃園市長鄭文燦爭奪「總統」大選黨內出線權的權利,而且也將會連累到黨主席蔡英文的「總統」連任之夢。而民進黨另兩個執政黨直轄市——高雄市和台南市,由於原市長陳菊、賴清德已經出任兩任,不能再選,因而已經到台北「做大官」,並由新人接棒。從目前情況看,由於這兩個直轄市都是民進黨的「大票倉」,要「守城」並不難。但目前國民黨的韓國瑜,在高雄市的「非典型戰法使他「倒吃甘蔗節節甜」,對民進黨提名的陳其邁形成較大的威脅。陳其邁即使是最後有驚無險地為民進黨保住高雄市,也將終結民進黨在南台灣「躺著選也能當選」的歷史。而台南市即使是民進黨內部發生分裂,但由於國民黨的實力不強,因而民進黨仍可保住台南市。否則,倘高雄市和台中市失守,就是民進黨大敗的重要特徵,蔡英文就得被迫辭去黨主席之職,而且其繼續代表民進黨出戰「總統」大選的正當性,也將會成為「明日黃花」
  國民黨和民進黨都有分裂參選的現象。如果說,國民黨因為已經淪為在野黨,一下子喪失三千多個政務官和國企老董的職位,許多人失業,要以參加縣市長選舉作為尋找「出路」,那還可以理解的話,那麼,民進黨可以用於酬庸的位置很多,但還有人要參選縣市長,那就不是「參選利益」那麼簡單了。實際上,就以蘇貞昌為例,盡管他曾任前台北縣長,並有不賴的政績,但一來年代已經久遠,二來年齡太大,與民進黨選民追捧中生代參選人,民進黨自己也是以著力培養「野百合學運」一代作接班人,有一定距離。因此,與其說是蘇貞昌參選,不如說是他為其女兒蘇巧慧未來參選新北市長打好基礎。
  國民黨在某些縣市發生分裂,雖然是違背黨規者的私心氾濫所致。但也與黨中央的沒有兌現當初的承諾,不無關係。實際上,當初中常委決議,以「唯一民調」決定參選人,但在實務工作上,卻另搞一套,而另行徵召他人,而使得民調最高者脫黨參選,可能會令國民黨丟掉原本已少得可憐的縣市長。另外,國民黨中央未有兌現當初「不分區立委」「政治組」必須應徵參加縣市長選舉的軍令狀,也是造成國民黨「無主席」的重要原因。
  現想到兩年後的「總統」大選,國民黨將會有「三顆太陽」都要參選,可能更扯,根本不能享用蔡政府施政荒腔走板、民調低迷的「紅利」。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27 03:57:4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