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賴皆老且頹矣該輪到「野百合世代」

  《美麗島電子報》在公佈八月國政民調時,儘管極力貶損賴清德,但所公佈的蔡英文的民調及評價,也好不到哪裡去。兩人是「阿蘭鬥阿瑞,累鬥累」,可以說是兩個民調低落的領導人,「弊禍相倚」、「一損俱損」。
  實際上,《美麗島電子報》八月國政民調指出,雖然民眾對賴清德的信任度為百分之四十一點六,不信任度則是百分之四十三點五,這不僅是上任「行政院長」以來最差的紀錄,信任度與不信任度也首度出現死亡交叉,但蔡英文的民調同樣也是「慘不忍睹」,滿意度只是百分之二十六點一,較上次調查維持平盤;不滿意度則是百分之六十二點九,較上次調查增加了一點二個百分點。而且更值得警覺的是,在「中立/看人不看黨」的受訪民眾部分,滿意蔡英文的比例,從上月已經低得可憐的百分之二十,掉到只有百分之十五點九,不滿意的比例則是從百分之六十二點五,增加到百分之六十五點五,顯示中間選民對蔡英文的滿意度評比是有惡化的趨勢。
  只不過是。賴清德與蔡英文兩人相比,蔡英文的信任度、滿意度雖然是略有降低,但幅度卻不大,這當然是由於她的民調長期處於低檔狀態,屬於「探底」狀況,不能再跌;而賴清德則缺是從剛出任「行政院長」時的極高民調,到他擔任閣揆尚未滿一年,卻已經急速下墮,已經快速消耗他的「賴神」光環,而且他的信任度更是首度落後給朱立倫。由於台灣政壇近期持續有聲音認為賴清德有可能在二零二零年參選「總統」,因此他的信任度首度落後給目前國民黨最強的「總統」參選人,無論對賴清德本人,或是對民進黨而言,無疑都是重大警訊。因此,賴清德所面臨的宭境,比蔡英文更嚴重。
  具體到評價兩人在今次水災的表現方面,民眾固然是對賴清德的「有哪個城市不水淹」?及在災區嗆聲「批評的人來當上帝」的失言,頗為雖反感,但對蔡英文搭雲豹甲車勘災,並再次出現「令人費解」的微笑,民眾更是不諒解,因而遭災民攔路嗆下車,同樣也是負評如潮。
  兩人相比,由於民進黨內素有「在任者優先」的傳統,因而只要在明年的總統」黨內初選(甚至無需進行黨內初選,而是由中執會決定)之前,蔡英文沒有發生大的失誤,也不會惹怒「獨派」,因而代表民進黨出戰「二零二零」的,還將會是蔡英文。鑑於國民黨不爭氣,還出現「三個太陽」的自殘式競爭,進一步自挫士氣,因而蔡英文即使是民調再低,也還是會有能夠成功獲得連任的機會。當然,必須要有一個「保障」因素作支撐,那就是柯文哲真的兌現諾言,做滿他的台北市長任期,不會中途跳出來摻和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
  其實,在朱立倫當選機率不高,而柯文哲倘也不會中途參選,只剩下蔡英文、賴清德兩人競爭的情況下,以「兩害取其輕」的標準來權衡,或許人們寧願讓蔡英文繼續在位,也不願讓賴清德上位。尤其是對希望能夠避免繼續惡化兩岸關係的人們而言。
  實際上,儘管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導致兩岸關係冷凍,但由於她同時又推出「維持現狀」及「不刺激、不挑釁、零意外」的策略,因而也未至於像陳水扁當政那八年,因為一心要做「麻煩製造者」,頻密拋出各種危害台海和平的「台獨」措施,即使是有時因為某些「邦交國」投怀別抱北京,她說了一些過頭話,那也是為了應付「獨派」,過關後又回到「不刺激、不挑釁、零意外」的原點,今年對聯合國大會的策略,也還是不要求「參與聯合國」或「重返聯合國」。總體而言,她還是較為克制的。
  而賴清德卻不一樣,除了曾在台南市長的位子上,跑到上海公然發表「台獨言論之外,在接任「行政院長」後,竟然不顧行政倫理分際,在「立法院」的場域聲稱自己是「台獨工作者」,還就兩岸關係議題大發議論,侵蝕蔡英文的專有職權。如果二零二零年是由他當選「總統」,可能台海局勢的緊張程度,不亞於陳水扁掌政那八年,惡浪滔天。
  那麼,等到二零二四年,蔡英文已經連續兩屆「總統」,按法律規定不能再參選爭取連任,賴清德在此時參選「總統」,不會有「提前搶班奪權」之虞的情況下,是否將會在正式「出山」參選「總統」?
  倘是以時勢停滯的眼光看,賴清德確實是有著「沒有魚,蝦也好」,亦即雖然爭取不到「二零二零」的「入場券」,但「二零二四」卻是舍我其誰?這也是過去民進黨內的普遍共識,更是「新潮流系」的政治部署。
  但是,時勢是在不斷發展中,而政治的事情一天都嫌長。畢竟,屆時賴清德已經六十五歲,在追求世代交替的台灣社會尤其是在民進黨內,這個年齡段已經失去優勢。而且,他在出任「行政院長」後,不但沒有像原先設想那樣為他的政績及支持度「加持」,相反還大幅折損。
  因此有人分析說,如果他不是急於求成出任「行政院長」,而是珍惜羽毛,不讓其提前折損,而是按部就班,接受「新潮流系」的規劃安排,回到家鄉參選新北市長,不但將可為民進黨抹掉國民黨在「六都」中的最後一個直轄市,而且還可繼續在地方政權層次積累政績,進一步強化參選「總統」的條件,而不會提前暴露自己尚未適應「中央」層面政務運作的弱項,可能會較為穩妥些。
  但是,到了二零二四年,已經不再是賴清德一代的天下了,而應是由「野百合學運」世代上場的時候。實際上,民進黨在今次「九合一」的縣市長選舉中,就有除蘇貞昌外,刻意培育「野百合學運」世代的強烈跡象。即使是相爭激烈的嘉義縣,兩個爭得見骨見血的人物,都還是「野百合學運」的骨幹。
  因此,到了二零二四年,可能民進黨更樂見「野百合世代」出來接棒。而目前佔據直轄市長職位。距離「總統」大位最近的「野百合學運」參與者,有桃園縣長鄭文燦、台中市長林佳龍,其中鄭文燦還是「野百合學運」領導核心小組的召集人。
  兩相比較,看來還是鄭文燦的機率會多些,而且對兩岸關係的傷害程度也將會較小些。從「兩害取其輕」的角度理解,鄭文燦還是可以接受的人選。
  首先,在「九合一」選舉中能否成功爭取連任的角度看,鄭文燦的高票連任已是沒有懸念。而林佳龍則受到國民黨盧秀燕的強勢狙擊,「後發」追趕的盧秀燕,與林佳龍的距離越趨越近。而台中市是民進黨「決戰大台中」的關鍵點,林佳龍即使是憑著現任優勢繼續當選,但倘其得票率不高,就將足以起連鎖反應作用,危害蔡英文在「總統」當選中,大台中區域的選情。與選情極為樂觀的鄭文燦相比,林佳龍就將失去對「二零二四」的出線權及競爭力。
  而鄭文燦主政「藍大於綠」的桃園市,極為注意趨利避弊,與泛藍陣營搞好關係,保護好兩蔣靈寝,而且拋開「統獨」和「藍綠」的意識形態,執政能力也得到桃園市民的普遍認同。這都讓鄭文燦讓藍綠白各方都可以接受。
  相對地,林佳龍是「正常國家促進會」的會長,帶有明顯的「台獨」色彩。就此而言,與鄭文燦相比,可能群眾接受度大為不如,當然更不利於台海局勢和平。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30 03:22:5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