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雖是「總統」大選前哨戰惟卻混沌不清

  「九合一」選舉的參選人登記作業,將於今日結束。連日來已有各類各級的主要參選人物,紛紛前往各地各級選舉委員會進行參選登記,並以各種噱頭來吸引媒體及觀眾的注意。直轄市及其他縣市行政首長的參選人,在前往登記時還講求一定的莊嚴性,最多是「搶頭香」或展現強勢陣容而已,而某些縣市議員的參選人,則是千姿百態,有扮演雷神索爾、蝙蝠俠等漫畫人物的,也有披上婚紗並露出事業線的。而由於按照《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參選人在登記參選時必須繳交一筆不菲的登記保證金,因而在登記過程中,有的縣市長參選人為了凸顯自己擁有雄厚人脈關係,是以箱子裝著成箱現金「躂朵」的,如報名參選高雄市長的「話題女王」璩美鳳,但也有人因為籌不足二百萬元保證金而宣布退選的,如本擬參選台北市長的社民黨主席范雲。不過,她卻「唔嫁又嫁」,昨日上午仍然前往選委會登記參選,但拒繳二百萬元保證金,而是遞了一張上方寫著「違憲」的支票看板,並強調台灣高額的選舉保證金,阻礙人民參政權,也違反「憲法」,她將請律師團對市長參選保證金提「釋憲」。而由於今日是登記參選的最後一日,而在最後時間「衝刺」的,往往是最希望能吸引到聚焦鏡頭的,因而估計今日的「表演」,將會更為熱鬧及有「看頭」。
  人們常說,縣市長選舉是「總統」大選的「前哨戰」,這確實是有一定的道理。實際上,就以民進黨為例,一九九八年的縣市長選舉,民進黨改變戰術,由陳文茜以青年人喜聞樂見的文宣方式,甚至是安排女青年在「總統府」前跳辣舞,而顛覆了民進黨「老粗」的形象,首次走出「悲情」語境,開始獲得青年人支持,從而贏得選戰,並有能力鋪排「地方包圍中央」的戰略部署,果然在一年多後就由陳水扁實現「政黨輪替」,民進黨首次奪得「中央」執政權。在十六年之後,民進黨乘著「太陽花學運」的東風,在以優異戰績贏取「九合一」選舉之後,又在「總統」和「立委」大選中攻城略地,在再次奪回「中央」執政權的同時,也首次實行了「全面執政」因此,民進黨當然希望能依仗執政優勢,獲取「九合一」選舉勝績,為蔡英文在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中順利連任而鋪平道路,進而爭取實現民進黨長期執政之美夢。
  實際上,這場「九合一」選舉雖然是地方選舉,但卻涉及到六個都市及十六個縣市的「百里侯」之爭,因此不單只是地方版圖的重新洗牌,而且還關係到各政黨勢力的消長,以及各政黨主席的權位及「總統」黨內初選的出線權之爭,還牽連到各政黨對二零二零年「總統」、「立委」大選的布局,對於台灣地區的政治態勢發展以至是兩岸關係的走向,都具有重大的影響。
  此種效應,在民進黨內尤其顯著。由於蔡英文的政績及民調處於長期低迷的狀況,這就為本來就不喜歡她的「獨派」及「扁系」有機會乘機操作,倘民進黨選績崩盤,甚至只是受不住中台灣,都將會發動「問責」輿論,施以民意壓力,要求她引咎辭去民進黨主席的兼職,並剝奪她代表民進黨參加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出戰權,改由他們所喜的賴清德上場。因而,蔡英文對這場「九合一」選舉,不敢掉以輕心嗎。
  民進黨雖然享有執政優勢,但以「一分為二」觀點看,在一定條件下,優勢也將會轉化為劣勢,甚至是背上沉重的執政包袱。實際上,蔡政府執政後的經濟環境欠佳,兩岸關係惡劣、那些所謂的「改革」措施如一例一休、年金改革、婚姻平權等議題,還有空污、缺電的難題,都引發天怒人怨,嚴重影響民進黨的「九合一」選情,蔡英文面臨著重大的壓力。不過,由於民進黨具有「現任者優先」的傳統,再加上「花媽」陳菊的極力弼輔,可能會化解自己在黨內的困局。
  但民進黨失去民心,國民黨卻沒有從中得益,民進黨流失的支持度,並沒有流到國民黨的身上。國民黨經歷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及「立委」選戰慘敗後,至今仍未恢復完氣,而且還因被蔡政府追剿黨產,加上收到的政治獻金大減,只有往年的三分之一,而且由於「不分區立委」選情欠佳,所能分配到底政黨選舉補助金也大不如前,因而黨務經費緊拙,連黨工薪水都無以為繼,更遑論像過去那樣,向參選人發出輔助金,各參選人都只能是各自想辦法籌措參選經費。
  而且更不妙的是,國民黨高層不團結,出現「三個太陽」,各有心事在心頭。而由於國民黨淪為在野黨,失去三千多個政務官及公營事業老董的席位,許多政客失業,希望能在「九合一」選舉中旬去年出路,因而參選狀況混亂,在某些選區有人不服黨中央的安排,要脫黨自行參選,這就不但未能利用民進黨的頹勢勝利反攻,反而可能會喪失更多的縣市長及協商議員席位。
  其中黨籍「立委」林為洲不服黨中央對新竹縣長的提名辦法,就是一例,可能會令國民黨丟失新竹縣。雖然在最後關頭,在黨內高層暗中運作下,林為洲宣布退選,但由於為時已晚,國民黨的整合並不容易,可能會令他的支持票難以回流給國民黨提名的楊文科,而是流到民國黨候選人徐欣瑩的身上,甚至不排除因為林為洲最初的從政之路,是在民進黨大老林光華的支持下參選,加上林姓宗親的因素,而倒流給民進黨候選人鄭朝方。因此,國民黨丟失新竹縣的危機,仍然存在。不過,卻可能會對其他縣市的國民黨選情,形成避免分裂,促成團結的效應。實際上,也曾宣布脫黨參選台南市長的資深警界人物陳子敬,也隨之宣布退選台南市長。儘管在台南市是深綠大票倉之下,此舉仍然未能扭轉市長選舉的局勢,但卻有利於國民黨市議員的選情。
  林為洲的退選,可能還將會引發選舉官司。實際上,社會上就有吳敦義以新竹縣將增加一席「立委」,總共有兩席,因而將保證繼續提名他為「立委」參選人為誘餌,勸說他退選的。倘此傳聞屬實,就將會觸犯《選罷法》中俗稱「搓圓仔湯」的「對於候選人或具有候選人資格者,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放棄競選或為一定之競選活動」的犯行,倘法官判處罪名成立,可能會被處以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正因為如此,無論是林為洲還是吳敦義,都小心翼翼地避免談及林為洲是否將繼續參選「立委」;也正因為如此,民進黨台北市議員王威中,才到台北地檢署告發吳敦義涉違反「搓圓仔湯」條款,以此作為拉抬自己選情的手段。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31 04:04:5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