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說此話折射她終於慌了

  一向自我感覺良好,並被形容為「不食人間煙火的公主」的蔡英文,前日到台中市與競選團隊及九十名多個「後援會」的二百多名成員進行便當會時宣稱,二零一八年台中這一局最重要,因而財政再困難,都要找出來資源支持台中發展。她話鋒一轉指出,因爲台中將會是臺灣下一個世代發展最有力的所在。中部選情是整個執政團隊最重要的,年底選舉若沒贏,若國民黨回來,可能我們的「年金改革」全部中斷,財政再度陷入困境,「前瞻基礎建設」計劃等也可能無法繼續下去。
  此前,蔡英文在各種場合為民進黨選將站台輔選,都是循「過去式」的思維大罵馬政府及國民黨不行,即使是在為較為正統莊嚴的民進黨「全代會」,也以一連發問十六個「是誰」,大肆責罵國民黨,並怒斥「當年製造問題的人不僅不反省,現在還反過來說要教訓改革的人。」相比之下,蔡英文一一細數自己上台後的政績,包含社會住宅、長照2.0、稅改、基本工資調高、5+2產業創新計畫、《公司法》修正等等,更拿出前朝相比,表明民進黨執政兩年來,基本工資提升的金額接近國民黨執政八年的總和。為此,她把年底的「九合一」的縣市長選舉,不但視為一場「改革跟反改革」的對決,及一場「進步跟退步」的對決,而且更是關係到民進黨能否實現長期執政之夢,當然首先是她本人能否爭取成功連任的關鍵一役。
  因此,蔡英文仍然沉浸在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時,她的競選團隊打出的「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大纛,成為催發中間選民出來投票支持她的氛圍之中,繼續從納粹式的行政手段到凌厲的輿論攻勢,追殺已經倒下的國民黨,以掃清國民黨得以東山再起的組織和財政基礎。表面上看,似乎也收到一定的效果,已經士氣低落,一蹶不振的國民黨,不但是在被追剿黨產中衰落為破落戶,導致以往擁有充沛選戰財源的國民黨,首次無法資助黨提名的候選人,在所謂「轉型正義」中被定位為「非正義」的獨裁政權,形象被刻意污名化,似乎已經造成選民們對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避之不及」的選情氛圍,而且國民黨自己也在連串打擊下,卻極不爭氣,未能臥薪嘗膽,奮發圖強,反而是鬧不團結,互不服氣,甚至還出現了三個「太陽」,即使是蔡政府的政績再爛,國民黨在二零二零年以至未來一段時間內,也都沒有翻身的機會。因此,蔡英文對自己及民進黨信心滿滿,認為即使是自己的民調低落落,但只要繼續沿用「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老梗,就篤定能夠打贏年底「九合一」這場選戰,進而實現民進黨長期執政的美夢。
  但形勢的發展似乎是並不按照蔡英文的鋪排進發。如果說,前段時間出現仿效蔡英文競選團隊「招牌貨」的「民進黨不倒,經濟不會好」,「八百壯士」的反抗等是零星反應的話,那麼,此次「八二三」南台灣的水災,及蔡英文本人的乘坐裝甲車勘災、賴清德的「淹水上帝說」,還有陳建仁的在災害最嚴重時卻全家出遊金門,都釀成全民聲討,使得民進黨年底「九合一」的選情不容樂觀,而且極有可能將會波及到二零二零年民進黨的「總統」和「立委」大選的選情。
  尤其是在中台灣,蔡英文及民進黨選戰團隊早就擬定「決戰中台灣」的戰略,在保住台中市的前提下,拿下仍由國民黨執政的幾個縣市,即使是未能攻下新北市,但也基本上實現整個台灣島「綠油油」,等於是把國民黨驅趕出島,好實現民進黨的「一統」。而且,台中市長林佳龍與桃園市長鄭文燦,是被視為民進黨「第三棒」的理想人選,倘林佳龍衛冕失利,將會在一定程度上危及民進黨長期執政美夢的實現。
  但偏偏林佳龍的選情極不穩定,國民黨提名的盧秀燕有後來追上之勢,尤其是曾在國民黨市長初選中與盧秀燕鬧得並不愉快的江啟臣,在失利後竟然以大局為重,參與盧秀燕競選團隊工作,可能還將出任總幹事,而選民數最多的原台中縣,地方派系也有合作團結的發展趨勢,這對依靠國民黨在原台中縣地方派系分裂才取勝的林佳龍,頗為不利。更致命的是,林佳龍的火電政策,導致原本空氣質量優異,宜居宜業宜遊,甚至林佳龍還建議「遷都」至此的台中市,現在卻是台灣地區空污最嚴重時縣市之一,而盧秀燕提出的「反火電公投」,得到當地居民的熱烈支持。還有,身為政治學博士的林佳龍,竟然上當受騙,與「皮包公司」簽署合約,也讓人不看好他的行政執行力。
  這就讓蔡英文慌了神。因此,她在台中市的這個便當會所發表的言論,不再是以往慣常的「過去式」,而是「未來式」,而且還是負面的。警告台中市的意涵極重,不要因為台中市的失陷,而影響到民進黨長期執政美夢的實現。而且,此番言論是在便當會上發表,儘管便當會是台灣地區政治活動的常態,但結合到此時此地此環境,就在客觀上對民進黨人形成一種心理壓力,倘若台中市選不好,民進黨的達宮貴人都得去「吃便當」,甚至是「喝西北風」。更重要的是,蔡英文以舉出可能「年金改革」全部中斷,財政再度陷入困境,「前瞻基礎建設」計劃等也將無法繼續下去等的前景,警告民進黨人,倘讓民進黨人再次執政可能就要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地向再次在野黨民進黨進行反攻倒算,同樣也對民進黨發動類似「清黨產」之類的清算行動。實際上,蔡英文的所謂「改革」,就卻是為了鏟除國民黨可以東山再起的政治、組織和物質基礎,包括「轉型正義」及清剿黨產等。正因為做蔡政府做得太苛,才恐懼對方也將會使用同樣手段進行報復打擊。即使是國民黨未能重新執政,倘第三勢力上台,為鞏固權力及收攏人心,也將會程度不同的使用這個手段。
  誠然,在國民黨「不爭氣」之下,目前還未具備推翻民進黨政權的能力。但在蔡英文自己促使柯文哲成為「台灣最大尾」之後,就成為威脅她的最大政治力量。但柯文哲本身未有組黨,當然也就沒有具有行政能力的黨員。而必須重用過去的技術官僚,並因為歷史的原因而使用具有親民黨背景的前國民黨員的多些。民進黨員當然也會有,但為了顧及兩岸關係,也將會是使用雖然並未正式承認「九二共識」,而只是支持「兩岸一家親」的淺綠者,而可能不會使用深綠甚至是「獨派」、「扁系」的民進黨人。
  蔡英文拋出的這番話,極有可能是雙面刃甚至是迴力標。它固然可以刺激起民進黨人及其支持者的危機感,但更有可能激發起國民黨人及其支持者,以及後悔投錯票的淺藍及中間選民。這就將會使這個「便當會」收到相反的效果。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03 03:47:4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