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一大串體育事件在這幾天發生

  在印尼舉行的亞運會結束,「中華台北」隊在此次派出最強大陣營,最終以十二金十九銀三十一銅、獎牌榜排名第七的成績結束本屆賽事,完成「超越上屆」十金十八銀二十三銅及第九名的目標,也創下了「中華台北」隊參加亞運會的第二好成績,僅次於一九九八年的曼谷亞運會。
  有專跑體育新聞的台灣行家朋友說,其實這也可算是「兩岸一家親」的體現。因為其中一些奪得獎牌的台灣運動員,曾經在大陸受訓甚至是在大陸的體育院校就讀,這些事例也曾經不斷地被台灣媒體所報導。即使是自我訓練成才,也為自己的同胞兄弟高興。當然,如果能像南北韓的運動員那樣,在開閉幕式上兩隊一齊進出場,兩岸的健兒也是以同一支隊伍進退場(倘此,還應加上「中國香港」和」中國澳門」隊),就更是中華體育發展史以至是兩岸關係交流史上的傳世佳話。
  為祝賀台灣健兒在亞運會上的精采表現,「總統府」特別要求空軍派出兩架F-16戰機,於昨晚選手班機進入台灣空域後進行迎接並護航,還發射了一百二十發熱焰彈,約持續二十秒,向亞運選手致敬。蔡英文在臉書發文表示,「今晚,我們的空軍英雄迎接亞運英雄。台灣夜空,綻放著台灣之光。」
  蔡英文此舉,表面上是健兒們慶功,其實是「一俊遮三醜」。其一、是為蔡政府多名主要成員在災情的「出格」表現而遮掩,其二是要籍此來提振自己低迷的民調,其三則是為台中市被撤銷明年舉辦東亞青運會後的「自強」行為「打氣」甚至是發洩不滿。
  不過,據說蔡政府還是較為克制的。正在發動「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活動的「獨派」團體,曾主張到印尼亞運會會場鬧事,抗議中國代表團,以及在撤銷台中市東亞青運會主辦權決議中投贊成票的蒙古、朝鮮、韓國、中國香港、中國澳門等理事會員體。台中市也有一些民間「獨派」團體有意採取類似的行動。但據說均被蔡政府成功攔下,結果沒有行動。
  為何會如此?當時人們的猜測,是蔡政府不希望在「九合一」選舉之前橫出枝節,進一步惡化兩岸關係,而致影響已告危急的民進黨選情。這個推測應是基本事實及邏輯,其實有著更深謀遠慮的考量。實際上,作為蔡英文嫡系弟子的民進黨籍高雄市長提名人陳其邁,昨日在出席高雄市體育處升格為體育發展局的儀式時表示,將爭取二零三零年的亞運會在高雄舉行。對此,陳其邁解釋說,「這是一個目標」,二零零九年高雄主辦世界運動會,世運主場館可容納四萬觀眾,也是台灣唯一個國際賽事場館,場館條件可說是台灣最好的,會向「行政院」爭取。二零二二年亞運會是由大陸杭州舉辦,二零二六年亞運會則由日本愛知縣與名古屋市合辦,高雄市希望能爭取到二零三零年亞運會的主辦權。不過,據說台中市也有意申請二零三零年的亞運會主辦權。
  既然台灣當局及其旗下的高雄市及台中市都有計劃申請二零三零年亞運會的主辦權,那麼,台灣「獨派」團體卻倘是跑到今年在印尼舉行的亞運會進行搗亂,在亞洲奧委會就二零三零年亞運會主辦城市進行投票時,就必然會成為各位委員投下反對票的充分理由。何況,與亞洲奧委會同屬國際奧委會體系的東亞奧委會,才剛作出撤銷台中市舉辦第一屆東亞青運會的主辦權的決議不久,「獨派」團體的搗亂行為更不利於這項申辦活動。
  原來如此。但即使是「獨派」團體沒有到印尼亞運會搗亂,在經國際奧委會發出提醒警示,及東亞奧委會以通過撤銷台中市主辦權以作警告的情況下,「獨派」團體卻仍然繼續進行「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的連署活動,在此背景之下,高雄市尤其是「有前科」的台中市能否爭取到二零三零年亞運會的主辦權?畢竟亞洲奧委會的四十多個會員體,除中國、中國香港、中國澳門,及「中華台北」是一個中國架構下的四個會員體之外,全部都是與中國有外交關係的國家會員體。倘在就二零三零年亞運會主辦權進行投票時,台灣地區仍然是由拒絕承認一個中國原則的民進黨執政,尤其是蔡政府縱容「獨派」發動「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的情況下,高雄市或台中市的「得標」機會,就將只有中華奧委會自己的一票。
  何況,二零三零年,那是久遠的事。陳其邁即使是能當選並連任高雄市長,林佳龍也即使是能當選連任台中市長,屆時兩人到已經早就卸任了,只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實際上,郝龍斌為台北市爭取到「世大運」的主辦權,原本以為可給當選而接任的國民黨籍台北市長「贈賀」的,卻落到了自稱「墨綠」的柯文哲的手中;而胡志強為台中市爭取到第一屆東亞青運會的主辦權,以為可以為自己連任後「爭光」,但卻被民進黨的林佳龍所攉走。
  屬於奧運體系的亞運會沒有十足把握,「私撈」總是可以吧?為此,林佳龍昨日在出席台中市政府為東亞青年運動雕塑廣場揭幕禮時,與「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正式宣布,明年在台中辦第一屆「亞太青年運動會」,為年輕選手創造另一個國際競賽舞台。林佳龍說,「東亞青運會」屬於奧會體系中辦的賽事,參加國家範圍較小,「亞太青運會」定位為亞太地區,包括亞洲與太平洋地區,參加的選手及隊數甚至更多,相信全世界愛好運動的人都會支持,因而預計參加的國家城市與選手範圍比「東亞青運」更大,具體賽事規劃與準備工作將配合「行政院」討論後決定,並有信心辦好這次國際賽。
  不過,正因為其不是屬於奧運體系的運動會,就等於是邀請賽,沒有名份。倘北京在背後「發功」,除了自己不刺激之外,獲邀請的國家和地區拒絕派出代表隊,只是由一些私人體育俱樂部湊數,就將更沒有「面子」。  
  由此可見,蔡政府以為縱容「獨派」團體推動「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活動,就可以有助於實現其「柔性漸進式台獨」目標,其實是適得其反。實際上,當「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徵集到五十二萬分連署書,並於昨日送進「中選會」時,蔡政府就焦慮萬分,因為即使有一半連署書是無效的,也已可跨過「門檻」。萬一真的在「公投」時憑藉著「門檻」已大幅降低而獲得通過,而蔡政府又不敢按照《公投法》的規定進行後續程序,並向國際奧委會及東京奧運組委會提出「改名」申請,就將會構成「違憲」。但倘膽敢提出訴求,就將必然會被國際奧委會以違反「洛桑協議」為由,予以拒絕甚至是撤銷會籍。而按照國際奧委會章程規定,會員體被開除會籍後不能申請恢復會籍,只能在更改名稱後,以新的名稱申請入會。但台灣地區今後就根本沒有機會重新入會,因為在西班牙籍的薩馬蘭奇擔任國際奧委會主席時,針對其家鄉的「獨派」政黨醞釀發動「獨立公投」的事態,而主導修改會章,規定只有主權國家才可成為國際奧委會的會員。
  「中選會」主委陳英鈐昨日受訪時表示,依照《公民投票法》規定的程序,連署書送交「中選會」後,戶政機關應於三十日內完成查對,確定達到法定門檻後,「中選會」將於十日內公告成案,送件到成案的行政流程總共需要四十日。因而昨日送件的「東奧正名公投」,之後可能會發生什麼狀況,不是他所能預料的,「有可能來不及綁大選,我們不會作出阻撓,或是給予優惠。」
  這似乎是一個「解套」的好辦法,如果「公投」未能綁大選進行,投票率就必會降低,「公投案」獲得通過對可能性就將會較微。而他為表達「公平」,也指出國民黨三項「公投」,也可能會趕不上「綁大選」。
  恰在此時,中華奧委會近日改選秘書長,由馬英九時期最後一位「行政院」發言人孫立群當選,預訂於十一月就職。孫立群是國民黨政權台灣大學校長、「國防部長」孫震的公子,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因此,相信他對「台灣正名」的訴求,能夠知所進退,把握分寸。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04 03:46:5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