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三顆太陽」朱立倫最亮? 

  人們說國民黨內有「三顆太陽」,表面上看確實如此,現任黨主席的吳敦義和曾任黨主席的馬英九、朱立倫,都在「蹲下,等待旋風而躍起」。但在吳敦義仗著掌握黨機器的優勢,鴨子划水地在為自己佈局;馬英九以其基金會為平台,及近來似乎高漲的人氣,到處趴趴走為國民黨的參選人站台打氣的同時,似乎朱立倫較為低調,在敗選「總統」後就進入療傷期,一直埋首於新北市政府的市政建設,希望能以「拚市政」的成績來洗刷敗選的陰霾,及為他所全力推出的接棒人侯友宜敲邊鼓,較少露面於全島性的議題場合。因而讓人懷疑,朱立倫是否「知難而退」,放棄了競爭?
  這幾天,朱立倫終於「驚蟄」復甦起來了,積極為國民黨提名的縣市長參選人輔選。但仍然未有走出新北市,而是以國民黨提名的桃園市長參選人陳學聖、台中市長參選人盧秀燕和台南市長參選人高思博紛紛北上,向他請教經營新北市的經驗的形式,作為朱立倫輔選的另外一種形式,當然更是為了曬秀自己的政績,包括他帶領他們參觀的運動中心、公共托育中心、有機營養午餐、捷運設施、全台最多的社會住宅、長照設施等,以展現自己的執行能力。最多就是跑到雲林縣,與縣長參選人張麗善一起拍賣斗六文旦。而這些戰將都可被視為「朱家軍」,實際上,盧秀燕是朱立倫擔任黨主席時的副秘書長,陳學聖是朱立倫擔任桃園縣長時的文化局長,高思博是朱立倫的妻舅,張麗善則是朱立倫提名的政治組「不分區立委」,廣義都是朱系人馬。因而充其量也只能說是朱立倫為自己的嫡系子弟兵輔選,尚未能算得上是「全面佈局二零二零」。
  而朱立倫前晚宴請昔日黨務主管與地方黨部主委,則就讓外界解讀是他要跳出新北市,走向全島,至少也是覬覦黨中央,等待機會應變,尤其是對今年底「九合一」選舉的任何結果而產生的各種變局,進行預先佈局,在自己即將卸任新北市長,失去政治舞台之後,首先就是要爭取能夠重返黨中央,執掌國民黨的黨機器,然後充分利用這有利條件,獲得代表國民黨參加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出戰權,並運籌「立委」選舉,以圖反轉大台灣。
  其實,國民黨支持者早將國民黨的振興希望托負于朱立倫。這除了他本人的學經歷自身條件上乘之外,其岳父高育仁是國民黨「本土派」的重要領袖,並與對岸的關係較佳,也為他發揮了很好的「加持」作用。實際上,當年馬英九、胡志強、朱立倫分別主掌台北市、台中市和台北縣時,國民黨內外就有「馬力(立)強」之說,可見人們對朱立倫的評價及期待有多高,並早已把他視為國民黨在「馬英九後」的最主要「接棒人」。
  但當國民黨在三年多前的「九合一」選舉中慘嘗敗績,朱立倫有機會當選並出任國民黨主席後的表現,卻是令人大失所望。不但是未能負起改革國民黨的責任,而且在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過程中,從頭到尾都是一副怯戰、畏戰的窩囊形象。而當本意是「拋磚引玉」的洪秀柱意外突破「防磚機制」,打亂了朱立倫的如意佈局之後,又粗暴「換柱」。自己披掛上陣,卻又演出挑選副手搭檔不慎的鬧劇。斯時也,無論是人們對朱立倫的評價,還是朱立倫自己心中的感受,都陷入了深谷。因此,儘管有「國民黨三個太陽」之說,朱立倫卻一直在埋首新北市的市政建設,較少出頭露面。這既是希望人們能夠盡快消淡對他的負面觀感,也是爭取以自己的市政建設成績,來自我療傷並挽回形象。
  而比較起來,朱立倫也是在國民黨「蜀中無大將」之下,唯一可以充當「廖化」教授的人選。因為儘管有「國民黨三個太陽」之說,但無論從年齡、精力、行政執行力等方面比照,朱立倫還是優勝於另兩個「太陽」馬英九、吳敦義。實際上,馬英九否會有東山再起的打算?仍然不得而知。即使是他看到自己受到部分民眾的歡迎,及九十多歲的馬哈蒂爾東山復出當選,以為自己還有再作馮婦的機會,其實是一葉障目,將「一棵樹木」看成是「一片森林」。一些民眾對他的熱情,其實是要籍此發洩對蔡英文的不滿,並不等於是真心擁護他再次參選「總統」。倘台灣再交給他手中,不知又要攪成甚麼樣。何況,他還有幾個官司在等候排期審理中,這也是他參選的障礙。或許,馬英九在經過一段時間接觸群眾,並進行認真反思之後,也終於看到了自己的盲點。實際上,前日他在到桃園市為陳學聖輔選時所說的,國民黨失去政權讓他「很愧疚」,為了承擔責任,這半年來不停的幫國民黨籍的參選人助選,只要有需要他就去,為的是讓人民的生活更好、兩岸關係更好、國際的情勢更穩定,這是國民黨必須走的路。可能已經是「有自知之明」,明白到自己不應再打參選「二零二零」的算盤了。
  吳敦義則是另一種形態。他在以高票當選並接任國民黨主席後,支持者曾經有「國民黨有救」的強烈感覺。但他自上任後卻是無所作為,在處理「九合一」選舉的提名也屢屢失當,在議題回應上也常趨於被動,因而被形容為「無主席」。其實,在被蔡政府清剿黨產,所獲分配政黨選舉補助金也大幅減少下,政治獻金更是只有民進黨的三分之一,但黨務運作經費卻遠高於民進黨,每個月必須籌措約二千萬元的黨務運作費用,正如他所說,一覺睡醒就是思索籌款的問題。其箇中辛苦不為外人道,因而難以抽出精力經營好「九合一」的選情。而吳敦義的「孤鳥」性格,也讓他未能呈現「得道多助」的榮景。當然,吳敦義最大的罩門,還是在於年齡問題。他比馬英九出生還早幾年,馬英九當選「總統」也已十年了,兩相累加,就更顯得吳敦義在年齡上的劣勢了。
  本來人們以為,吳敦義是學歷史的,應懷有大中國的情懷。而且在任國民黨秘書長時,陪吳伯雄主席到中南海瀛台出席胡錦濤的家宴,後來又模仿毛澤東的《沁園春‧雪》,確實是有追求中華民族復興夢的意境。但後來在競逐國民黨主席時,卻為了與深藍的洪秀柱劃清界限,刻意曲解「九二共識」,顯得其缺乏定力和長遠眼光,而且也失去深藍選民的支持。
  再追溯起來,吳敦義在任高雄市長時,高雄市是藍軍天下,據說也是國民黨黨員最多的城市。但在爭取連任時,卻以幾千票之差丟失了高雄市,敗在由台北空降的謝長廷的手中。盡管有著「變造錄音帶」的因素,但吳敦義的大意失高雄,再加上綠色選民佔多數的高雄縣併入高雄市的因素,導致高雄市成為民進黨的鐵票倉,吳敦義不能說沒有責任。
  因而國民黨的「三個太陽」,可能最亮而且能亮到最後的,還是朱立倫。而朱立倫最近擺出「尊馬友洪」的姿態,可能就是要廣結善緣,甚至組成同盟,以與吳敦義分庭抗禮,進行競逐的序幕。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05 01:33:2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