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陳水扁VS蔡英文:「趁佢病,攞佢命」

  保外就醫但卻不甘寂寞的陳水扁,總是要利用一切機會,到處趴趴走,遊走於法律邊緣,不斷透過各種平台,包括出席凱達格蘭基金會的感恩餐會和「喜樂島聯盟」的場子、以「新勇哥物語」諷刺時局,掌握「獨派」話語權,製造新聞效應。近日又再跳出來「搏新聞版面」,為了逼迫蔡英文下令「特赦」自己,當然也是為了拉抬包括自己寶貝兒子陳致中在內的「一邊一國連線」子弟兵的選情,十年來首度接受媒體採訪,突破「法務部」的限制,以接受日本《產經新聞》長年派駐北京的「中國通」矢板明夫訪問的形式,大放厥詞,一方面攻訐馬英九對中國大陸「門戶洞開」,是台灣當前危機的「始作俑者」;另一方面則痛斥蔡英文只是想扮個「維持現狀」的好孩子,這對台灣的「國家利益」都沒有幫助,並鼓吹說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以「公投」對國際社會表態,表明台灣「不想成為中國的一部分」。陳水扁的這個越軌之舉,將會對台灣地區的政局造成什麼樣的後果,並將會對「九合一」選舉的結果產生什麼樣的影響作用,值得觀察。但陳水扁是「麻煩製造者」的形象,卻因此而進一步「豐滿」起來。而且可能也會被北京認定這是蔡英文縱容「獨派」的表現,將進一步衝擊兩岸關係。
  實際上,當年陳水扁獲批准保外就醫時,台中監獄是根據有關保外就醫的法律規定,明定陳水扁「不能從事與醫療無關活動、不能接受媒體採訪、不能參加政黨公開活動」的。去年五月,陳水扁出席凱達格蘭基金會感恩餐會,除了和大家吃飯敘舊之外,並錄影致詞嗆「政府讓我講話就會倒嗎?」對此,台中監獄提出四項檢討改進,要求陳水扁改進,再次強調「不上台」、「不演講」、「不談及政治」、「不接受媒體採訪」的「四不」原則,及採取「家人活動從寬、其他活動從嚴」的權宜發生以避免爭議,並由專業人士協助審查陳水扁日後參加活動的申請及展延。但陳水扁卻有恃無恐,將台中監獄的約束性文件當作是一張廢紙,繼續到處趴趴走。今年一月,陳水扁在沒有報備台中監獄的情況下,由陳致中陪同,搭高鐵至台北翠山莊向李登輝拜壽,實現兩人十二年來首度「世紀破冰」;後來又傳出陳水扁摟妹合影照,讓台中監獄相當不滿,發文要求陳水扁若要離開住居,須在七天前申請。今年三月,陳水扁參加陳致中參選高雄市議員的造勢活動,雖然事前有向台中監獄申請出席獲准,但陳水扁卻上台送陳致中一個「好彩頭」,兩人還相互擁抱,違反台中監獄的「不上台」原則,遭到處分,並決定未來類似活動將不予核准。
  而今次陳水扁接受日媒《產經新聞》專訪並以頭版頭條刊出,內容提及蔡英文兩岸政策,陳水扁還宣示其台獨理念,是陳水扁相隔十年首度接受媒體訪問。不過,由於「法務部」和台中監獄都限制他不能接受媒體訪問,因而陳水扁與《產經新聞》「夾計」,是以「懇談會」的方式與陳水扁聊天,並找來幾個旅日「獨派」人士作陪參與「懇談」,這就讓陳水扁「過了骨」。面對各方的質疑,「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僅表示,「由權責機關處理。」而作為「權責機關」的台中監獄,則聲稱陳水扁並未主動接受媒體訪問,而是日本媒體記者在一個私人聚會中,聽陳水扁分享他的想法,再以轉述方式寫成報導,因此對陳水扁暫不做任何處置。這次就連一向盡忠職守,對陳水扁違規行為跟得較緊的台中監獄當局,都「冇佢符」,顯見陳水扁和《產經新聞》都在走法律罅。
  當然,也不排除是「法務部」換上了調查局長蔡清祥當部長,不像前任部長邱太三那麼既堅守原則又有靈活性,而使得台中監獄「知所進退」。倘果如此,就是台灣地區司法的悲哀。實際上,此例一開,說不好以後島內媒體也來個「照辦煮碗」,以「聯合座談」或「意見交流」的方式,對陳水扁進行專訪,甚至政論節目還可以邀請陳水扁進行「空中懇談會」,讓陳水扁在違規的情況下更大範圍地放「獨(毒)」。越是接近「九合一」選舉的投票日,陳水扁類似的小動作就將會更多。
  這如果不是蔡英文故意縱容的話,那就更糟,折射了蔡英文在黨內外地影響力已經弱化,呈現「跛腳」狀態,被陳水扁看穿了手腳,因而也就敢於進行違規活動。從而讓「獨派」更加堅定要求以「台獨工作者」賴清德取代蔡英文的訴求。就此而言,陳水扁此次是對蔡英文一次「趁佢病,攞佢命」的進攻行動,在挾持蔡英文必須頒令「特赦」自己的同時,也是要將蔡英文推往火堆上燒烤,推翻「維持現狀」策略,推動「台獨公投」,進一步惡化兩岸關係,以便於自己好坐享其成。 
  不過,這也折射出陳水扁是善於利用一切機會來落實自己的意志的。當年民進黨的一批「獨派」政客,包括被形容為「蔡公投」的蔡同榮等,按照民進黨「台獨黨綱」的精神,陸續提出多個「公投法」的法案。剛公開誓言「四不一沒有」的陳水扁,當時還有所猶豫,要求蔡同榮等人撤案。而國民黨和親民黨黨團則「先下手為強」,搶先提交極高「門檻」的《公民投票法》法案,希望能籍此封殺所有「公投案」,並利用佔議席多數的優勢及民進黨黨團也不敢反對黨有利條件,而通過了《公投法》。但卻打開了潘多拉魔盒的蓋子,陳水扁利用《公投法》第十七條「預防性公投」的「竅門」,發動「和平公投」,此後又以民進黨的名義提出「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公投」。而國民黨為了反制,也提出「反貪腐公投」等以作反制。
  民進黨再次實現「政黨輪替」後,蔡英文縱容「時代力量」黨團,提交降低「門檻」的《公投法》修法草案,不但是連署成案的「門檻」大幅降低,而且通過的「門檻」也已降低,刺激了各路人馬,要在「九合一」選舉中實行「公投綁大選」,現在已經連署達標並已呈送「中選會」的「公投案」就有九個之多。其中有些是明顯違背「現行憲政體制」或國際雙邊協議的,如「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等,直接碰觸一個中國的底線,進一步惡化兩岸關係。
  陳水扁在接受《產經新聞》專訪時,更是迫逼蔡英文進行「獨立公投」。這就暴露了他曾要求同黨同志對《公投法》撤案,自己卻要求別人進行「獨立公投」的醜惡面目。而且也顯示,陳水扁是要製造事端,要直接把蔡英文赶下台,讓公然聲稱自己是「台獨工作者」的賴清德取而代之。因為賴清德是主張「特赦」他的,這就正好是「公私兼顧」。當然,賴清德倘有機會上台,是否將會推動「台獨公投」,則難以估量。因為「屁股指揮腦袋」,他坐到了這個位置,就需要有與坐這個位置相適應的言行。實際上,前段時間他就曾對「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表態,聲稱要遵守《洛桑協議》,台灣運動員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參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06 03:32:2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