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謝長廷推卸責任 陸委會轉移視線

  強颱風「燕子」日前襲日,從德島縣南部一路往東北移動,橫掃日本列島。氣象廳指出,這是二十五年來登陸日本的最強颱風,據說「燕子」的強度與去年襲澳的「天鴿」差不多,但即使日本對自然災害的防範教育及自救意識比澳門強,但都同樣是損失嚴重,也是造成十一人死亡,三百多人受傷,一百二十萬戶停電。災情甚至比「天鴿」襲澳有過之而無不及,起碼同是由填海而成的人工島型的機場及跑道,澳門國際機場的設施不受颱風影響,而關西國際機場則卻是一場大災難,暴漲的海潮淹沒了機場跑道,機場跨海連絡橋被油輪「宝運丸」撞斷,導致關西國際機場被迫關閉,可能在一個月內都難以修復,有五千多名乘客受困在關西機場。中國駐大阪總領事館租用十六輛巴士,分六批將一千零四十四人中國人安全撤離關西國際機場,其中包括一百一十七名香港人、五名澳門人和三十二名台灣人。有受困關西機場的陸客說,使館第一時間就把他們接走,「在車上看到很多其他國的旅客還在機場排隊,但聽領事館的人說他們前天凌晨一點就在機場等候,而且隔天一早就通知旅客們搭專車離開。」高效率的應急處理讓他覺得很感動。部分台灣旅客更直言,非常感恩大陸使館的協助,反而是聯絡台灣的駐外單位時,對方完全幫不上忙,有點失望。
  中國駐大阪總領事館的這次救援行動,以自己的實際行動落實貫徹習近平主席在「十九大」報告中揭櫫的「兩岸一家親」理念。相比之下,正如部分獲得大阪總領事館援救度台灣旅客所說的那樣,台灣當局的駐日機構,近乎冷血地對待台灣居民的求救請求。不但是對被困在關西機場的台灣居民不聞不問,完全沒有考慮派人派車進行聯絡及疏散,而且即使是有台灣居民脫困後,打電話去駐日代表處詢問是否能幫忙找住處,駐處人員卻只回:「請問這個我能幫你什麼?」、「請問我能幫你什麼?你要住哪裡是你們的選擇,我要怎麼幫你找住宿?」讓網友覺得心冷。這種狀況也得到了台灣「外交部」的證實,並指出站在第一線同仁確應更有同理心,協助台灣居民人遇緊急狀況處境,因而已要求駐處嚴肅檢討。「外交部」還提醒各駐外館處,日後務必以更積極主動的態度及同理心服務台灣居民,以便即時向他們提供必要的協助,落實「政府」提供國人海外急難救助的便民措施。
  但即使如此,台灣當局駐日「代表」謝長廷,卻仍然在其臉書發文,大談台灣地區的選舉事件,並「反擊」國民黨發言人洪盂楷指控民進黨選舉六大奧步,尤其是與他直接相關的一九九八年高雄市長選舉中,吳敦義因遭受變造「緋聞錄音帶」襲擊,而以不到五千票衛冕失敗一事,痛批洪盂楷「真是含血噴人,顚倒黑白。」
  這讓台灣網友氣炸了,因而大量回應文灌爆謝長廷的臉書,痛批「你只會巴結日本,你到底有為台灣人做些什麼事嗎?」,「你下台好了,有什麼資格擔任『大使』,『燕子』颱風中國大使館還知道排車協助、台灣『大使館』做了什麼?打電話去還要被虧、態度也不佳、讓台灣人很寒心!年底投票不爽投民進黨了!」國民黨文傳會代理主委唐德明也在臉書貼文他痛批,正當這個駐日代表處應該發揮功能的時候,駐日代表在幹什麼呢?謝長廷謝代表正忙著在臉書上,發言批評在野黨,消費慰安婦阿嬤,企圖間接地為民進黨助選。唐德明直指,要不是這一次日本發生天災,讓在日本的國人需要代表處幫忙,國人還不知道駐日代表謝長廷可以失職到如此地步,平常不幹正事,不斷撈過界批評國內時政也就算了,現在連自己身為駐日代表,應該提供國人幫助的本職都沒辦法做好,簡直就是離譜到了極點。
  或許,民眾的批評尤其是「外交部」的聲言要「查處」,終令謝長廷不得不正視自己的問題,但卻仍然是推卸責任,昨晚在臉書上胡謅什麼所有被困在關西機場的旅客都是坐機場的巴士或高速船離開機場到電車有通的泉佐野站或神戶港的。不但是否認中國大阪總領事館救援台灣旅客,連中國總領事館救援中國大陸旅客也連帶否定。可見謝長廷為了卸責,已到了歪曲事實的地步。
  實際上,按照相關要求,台灣當局派駐日本的官員,是應當趕到關西機場,向滯留在此的台灣居民提供服務。但台灣駐日機構的官員不但龜縮在館邸,而且還對打電話求援的同胞冷言冷語嘲諷,可見其當官做老爺的心態極為嚴重。東京不是災區,謝長廷仍在「嘆咖啡」,也就算了,但還要推卸責任及倒打一耙,並揶揄當年選戰對手吳敦義一番,已經失去駐外人員以至是一切人的品格。
  而另一邊廂,陸委會則抓住有關中國大阪總領事館派車接救中國旅客時,有大陸旅客要求台灣旅客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才讓上車的報導,大造文章聲稱若進一步查證屬實的話,對於中國藉天災霸凌台灣旅客的冷血作為,無法獲得台灣民眾的認同,對兩岸關係產生負面影響。
  幸好,還是數名獲得救援的台灣旅客仗義執言,分別在PTT及臉書上澄清,對方並未要求台灣人必須「承認是中國人」才能上車,是只要跟著排隊,就能夠上車,車上也有大陸使館的人在統計「港澳台旅客」的數量,以便聯絡港澳辦事處。有關的報導即使是確有相關的情況出現,也只是個別的大陸旅客的個人行為,並非是中國使領館官員的所為。實際上,就有大陸旅客提到,上車的過程中,有幾個台灣同胞過來詢問能否上車,「統一回答,可以呀,只要你覺得自己是中國人,就可以上車跟著祖國走。」 
  看來,台灣當局並沒有接受「科威特事件」的教訓。——在一九九一年海灣戰爭中,臺灣駐科威特代表葛延森未待伊拉克軍隊殺到,就混在南韓的撤僑隊伍中逃走,扔下中華工程公司的工程技術人員及家屬一百三十六人,及上千名工人不管。這一千多名台灣同胞,只得找到中國駐科威特大使館,由館方向他們發給一次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旅行證,幷乘坐館方的撤離車隊離開伊拉克。到了約旦,中國駐約旦大使館又爲他們做了擔保,幷協助他們與其臺北總公司取得了聯繫,得以撤回臺灣。此事在臺灣引起轟動,台灣「外交部」不得不在「政務次長」金樹基的主持下,召開了長達三個小時的「人事評審會」,對葛延森臨陣脫逃一事進行評審。最後得出結論:「葛延森雖在非常情况下有其考慮作此决定,惟仍有疏失之處,未能善盡職守,因此應科以應負之責任。」給予撤銷代表職務,記大過處分。
  後來,即使是在與臺灣有「邦交」的所羅門暴亂中,中國大陸駐巴布新幾內亞大使館第一時間派出工作人員前往營救,幷租借了四架飛機,分三天將滯留的臺胞、華人華僑轉移至巴布亞新幾內亞。而這一次,臺灣設在所羅門的「大使館」又提前當了「逃兵」。至于臺灣商船、漁船在非洲、印度洋海域遭扣事件,也是中國大使館出門營救。而中國海軍派出軍艦保護商船,對臺灣商船同樣伸出援手。
  因此,「兩岸一家親」在對外領域上所能發揮的作用,還將會進一步擴大。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07 03:31:0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