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張忠謀出席APEC峰會或是最大公約數

  本年度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將於十一月在巴布亞新幾內亞舉辦。「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與「WTO」一道,是台灣當局能夠正式參與的國際組織,因而儘管對台灣領導人的角色有著嚴厲的限制,但仍然具有非去不可的意義。何況,蔡英文現在的民調已經是「沒有最低,只有更低」,將會嚴重影響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的選情,進而連帶影響蔡英文本人連任「總統」,以至是民進黨實現「長期執政」美夢的前景。儘管今年的峰會,美國總統特朗普、俄羅斯總統普京都將缺席,但其餘國家的領袖,包括中國大陸的習近平,日本的安倍晉三、韓國的文在寅等,均將出席,仍然是台灣當局「走向世界」的極佳機會。因此,蔡政府極力爭取能夠派出代表出席今年度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即使是馬英九的主要兩岸事務智囊的趙春山,也撰文強調台灣當局必須參加。
  按照往年慣例,是每年的七月底至八月初,主辦會員體派出特使,向台灣當局送交出席當年「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邀請函,九月底至十月初再度派出特使,確認台灣方面的與會人選。但今年第一道程序卻遲遲沒有進行,但也有消息說,其實巴新已經派出特使向台灣當局發出邀請函,並承諾將按照以往慣例接納台灣當局派出的與會人員,但基於與巴新的默契,今年台方盡可能低調,沒有像往年那樣公開談論。待到九、十月間雙方最後確定出席人選時,才正式公開宣布。  
  其實,主辦國巴新的總理歐尼爾已於日前公布了今年出席「APEC」峰會的各國領袖名單,為何卻遲遲沒有宣布「中華台北」的代表人選?有不少人往兩岸關係方面猜想,這確實是其中一個因素,尤其是其總理歐尼爾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密切,因而在「中華台北」代表人選的問題上,必會完全尊重北京的意見。但其實這個因素倒不必過分擔憂,因為「中華台北」是「APEC」堂堂正正的會員體,雖然只能是像「中國香港」那樣,以地方經濟體亦即非主權國家經濟體的身份參與,而且按照「南韓協議」及「西雅圖模式」規定,台灣當局的領導人不能出席峰會,只能以主管經濟事務的部長級官員出席(但不能以「領袖代表」的身份,而是「會員體代表」),「外交部長」和副部長也不能參加峰會及雙部長會議,台灣地區也不能舉辦峰會和雙部長會議,但畢竟「中華台北」的會員體,不能剝奪其派出代表出席峰會的權利,只要堅守「西雅圖模式」即可,中國大陸方面不能排拒台灣當局的代表。實際上,即使是在陳水扁大搞「台獨」分裂活動及「烽火外交」那八年,中國大陸也在堅持「西雅圖模式」的前提下,並沒有阻攔台灣當局的代表。至於台灣當局缺席二零零一年的上海「APEC」峰會,是陳水扁自己「陸文霆睇相——唔衰攞來衰」,要衝破「西雅圖模式」,先是強要自己親自出席,在被拒後又意圖派遣前任「副總統」李元簇-,也同樣理所當然地遭到主辦方拒絕。陳水扁就索性「破罐子破摔」,宣布不派出代表。其實,當時出席「APEC」「雙部長會議」的「經濟部長」林信義仍然在上海,他完全符合「西雅圖模式」的條件,陳水扁也完全可以宣布,林信義「就地升格」為「中華台北」的代表。但陳水扁卻為了「意氣」而放棄了,從而造成「中華台北」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缺席「APEC」峰會的記錄,而且還是在首次在中國大陸舉行的峰會。因此,事後就連民進黨人也怨聲連連。
  因此,只要台灣當局能夠遵守「西雅圖模式」,中國大陸是沒有理由抵制其代表出席「APEC」峰會的。在此前提下,巴新要求蔡政府對代表人選低調,就只能是從台灣自己的因素去思考了。而從種種跡象看,很可能是巴新對當年陳水扁「當家」時期爆發的「巴新外交公款侵吞案」仍然耿耿於懷,對民進黨當局的怨懟尚未能釋懷,因而才要求蔡政府低調行事。
  「巴新外交公款侵吞案」,是指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八年間,在扁政府中發動「烽火外交」的邱義仁,為了與中國大陸爭奪「邦交國」,以「國安會秘書長」的權限,指令「外交部」與巴布亞新幾內亞洽談建立全面「外交」關係,但在雙方官員商議多次後,巴新無意與台灣當局「建交」,因此「外交部長」黃志芳要求仲介者金紀玖與吳思材退還暫存兩人帳戶中的「外交」款項。這些「外交」款項是原訂「建交」後,給予巴新的「外交」援助款,但是此「外交」援助款遭金、吳兩人侵吞,牽涉金額約上千萬美元。在該案爆發後,邱義仁(時任「行政院」副院長)、黃志芳、柯承亨(時任「國防部」副部長)遭到司法機關偵查,黃志芳也遭到「監察院」彈劾。最後,司法調查顯示並無任何款項流入公務員帳戶內,黃志芳、邱義仁、柯承亨等並未涉及侵吞巴新「建交」公款,因而不作起訴。此事不但被政壇嘲笑為「民進黨最聰明的人,卻犯了最愚蠢的錯誤」,夠讓邱義仁灰頭土臉,只得到高雄鄉下務農,而且更讓巴新政府異常憤怒,認為是玷污該國的國格。尤其是黃志芳居然還到巴新國提告金紀玖與吳思材兩人,更讓巴新極為不滿——這宗震驚全球外交界的貪腐醜聞,為何無端端要將無辜的巴新「拖下水」?
  可能正因為如此,巴新對台灣當局的與會人選,更為嚴謹遵守「西雅圖模式」的決定。尤其現在台灣地區又是民進黨執政,邱義仁、黃志芳、柯承亨又再受到重用,而且黃志芳還是「新南向」的總指揮,而巴新正是「新南向」的目標之一,因而才決定「冷待」台灣當局。可能也正因為如此,自忖並不完全符合「西雅圖模式」的宋楚瑜,才以「得不到蔡政府重視」及「受到中國大陸領導人冷待」為由,「先講先贏」地放風,不會再次代表台灣出席「APEC」峰會,以避免在遭到巴新拒絕時的尷尬,甚至還質疑「今年我們可以看,到底去不去得成?」
  但巴新也不能違背自己作為主辦國的責任,拒絕作為「APEC」成員體的「中華台北」派出的代表出席。當然,是必須嚴格遵守「西雅圖模式」,就是已經包括曾經連續兩年與會的宋楚瑜也不能,因為其一他是政黨領袖,而且還是「總統府資政」,充滿政治味,與「AOEC」的財經主旨相悖;其二他不是財經官員,他也沒有從事過財經領域的行政主管工作,不符「西雅圖模式」的條件。
  最新的消息說,是將由已經退休的「半導體教父」張忠謀,作為「中華台北」的代表出席本年度的「APEC」峰會。持平地說,他只是退休商人,不具政治背景,而且還是最早到大陸投資設廠生產八寸晶圓的台灣研發製造商人,幫了大陸的忙,如今在中美貿易戰,「中興」事件後,他也表示願意幫大陸一把,因而中國大陸沒有理由反對他作為「中華台北」的代表,出席「APEC」峰會。
  另一方面,持平地說,在二零零六年的「經續會」上,關於是否放行八吋晶圓到達了投資設廠的問題上,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蔡英文還是較為務實的,頂住了台聯黨「不分區立委」賴幸媛等人的攻擊,最後拍板決定放行八寸晶圓登陸,因而張忠謀對她頗有好感,而她與張忠謀的關係也不錯。因此,張忠謀應是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各方都可接受的最大公約數。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11 09:29:3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