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促轉會」就是要趕盡殺絕國民黨的「東廠」

  蔡英文上台後,先後主導制定《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及《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並「依法」成立「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及「促進轉型正義委員」,高舉「清查不當黨產」及「促進轉型正義」的大纛,分別從財政上和存在正當性方面追殺國民黨,讓國民黨難有立錐之地,以便於實現民進黨長期執政的美夢。此前,蔡英文帶著微笑表情所說的今次「九合一」選舉是國民黨首次沒有黨產投入的選舉,已經充分暴露了她要籍著「清查黨產」而剝掉國民黨「選舉利器」的意圖;而昨日被揭發的「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日前召集內部會議,點名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是「轉型正義最惡劣例子」,要求其他研究員「加班也要找出各國類似案例」,還說,「這個如果沒有操作,很可惜!」甚至狂妄自稱「我們本來是南廠,現在變西廠,後來升格變東廠」。就更是直接暴露了所謂「促進轉型正義」,只不過是要最大程度地污名化國民黨,並徹底否定國民黨政權過去對台灣地區的管治的正當性,為實現民進黨長期執政的戰略,打好輿論基礎。由此,民進黨黨名中的「民主」、「進步」兩要素,都已走向其反面,成為新的獨裁者及專制統治者。
  據台灣《鏡周刊》昨日報導指出,張天欽八月間接受電臺專訪時提出,「促轉會」將會參考歐洲轉型正義經驗,研擬制定《除垢法》,追究威權統治時期,在「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戒嚴」時,檢警司法人員等加害者的責任,預計九月邀請學者研究國外制度,最快明年中提出草案。這項立法宣示立刻引發議論,被批評是沖著國民黨籍的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而來。
  儘管「促轉會」第一時間就予以否認,聲稱無關侯友宜,也不會進行選舉操作,但張天欽在緊接著召集的內部會議中,點名侯友宜「是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他還舉例說,一九八九年鄭南榕拒捕自焚,侯友宜當時是警方第一綫指揮官。在張天欽的帶動下,一些與會人員討論如何操作攻擊侯友宜。比如去「立法院」備詢時,可以跟綠營「立委」套好招,如果要作秀,可以請「立委」送「好神拖」。張天欽則「加碼」說,可以準備十個國外的例子,針對民進黨「立委」「每一個人喂一個。」
  張天欽召集的這個內部會議的與會者,基本上是民進黨員或親綠人士,因而大部分人都附和張天欽的主張。但也有一位副研究員吳佩蓉感到張天欽的講話內容欠妥,將之錄音下來。事後她形容自己「氣到手都發抖了」,因而向媒體提供了這段錄音,將張天欽的真面目完全暴露出來。
  畢業於「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的吳佩蓉,是民進黨人。曾任職於葉菊蘭(即鄭南榕的丈夫)時期的高雄市政府以及陸委會,在第八屆「立法院」也曾在民進黨籍「立委」林佳龍、陳其邁及鄭麗君的「國會」辦公室」擔任法案研究助理。吳佩蓉在鄭麗君辦公室時期,研究「故宮博物院」的預決算、標案、政策等,讓鄭麗君能在質詢台上有亮眼的問政表現,甚至有「國會」助理敬稱吳佩蓉為「故宮殺手」。又因為吳佩蓉過去任職過公部門,因此專長研究「政府」及「國營」事業標案,在民進黨在野時期協助鄭麗君揪出不少弊端。就此,有人形容富有正義感的吳佩蓉,十分厭惡行政部門藏污納垢的標案,以及許多退休後藉旋轉門坐領高薪的肥貓,但看到民進黨執政後,許多弊病仍未改善,一再重演,因此也感到失望。由此可見,連作為忠誠度民進黨人,而且還與鄭南榕有著一定淵源的吳佩蓉,對蔡政府的骯髒做法頗不以為然,而且將「促轉會」作為民進黨的選戰工具,並意圖利用「鄭南榕事件」來「幹掉」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不但是「氣到手都發抖」了,而且更是對她長期追隨的民進黨,已經徹底失望,這就如同她在承認自己就是「爆料者」的聲明裡的那句「見到台灣的民主政治日趨失衡」。
  吳佩蓉的「爆料」,驚爆台灣地區政壇,各方面都對張天欽口誅筆伐,就連一些親綠政論者也不例外。在理的國民黨當然不會輕易放過這個機會,猛批此事「印證了國人對促轉會的憂慮」。「總統府」眼見不妙發表聲明表示「對談話內容無法認同」,並指出倘張天欽的談話屬實,無論公開或私下都不適當,也傷害了「促轉會」的公正性與中立性。而「行政院長」也在受訪時表示,「行政院」完全無法接受張天欽的作為,他的錯誤言行不僅僅傷害機關的信譽,製造社會對立,也不為社會所接受。就此,「促轉會」主委黃煌雄召開記者會,在說明此案後宣布張天欽已經請辭,他也已口頭同意張天欽請辭,並為自己監督不周,造成社會對轉型正義産生疑慮與誤解,代表「促轉會」鄭重向社會道歉。而另有消息說,吳佩蓉也已請辭。
  但人們仍有質疑,指出蔡英文並沒有直接開腔,與她對「監委」陳師孟對司法人員具有明顯藍綠針對性的報復話語,及「中選會」公然要否定國民黨送交的「以核養綠公投」等案的連署書,都沒有開腔一樣,都是要包庇有失德瀆職行為的民進黨「自己人」。因此,這也折射了,其實蔡英文就是「促轉會」背後的影舞者。張天欽正因為有蔡英文當靠山,才敢如此膽大妄為,就算不是她直接指示,那也是她就任「總統」後塑造的政治氛圍,滋養這票狐群狗黨的權力,激發這群「東廠」的胡作非為,造就這批政治打手的專擅濫權。
  實際上,張天欽是蔡英文的同學,一直關係密切。因而蔡英文曾以黨主席,委任張天欽出任民進黨中央廉政委員會主任。一方面,是幫助蔡英文顧好黨紀,不要出亂子;另一方面,也早就暴露了張天欽就是類似「東廠」的人物。因此,蔡英文當選後,委任張天欽為陸委會副主委,打破了過去無論是國民黨執政,還是陳水扁時期,出任陸委會高職的都大致上具有兩岸關係背景的官員或學者的傳統。當時人們就猜想。張天欽是充當蔡英文「監軍」的角色,監視作為「老藍女」的主委張小月。而另一位民進黨籍的副主委邱垂正,才是真正的代表民進黨的業務方面的主管。「促轉會」成立後,又將張天欽調到去出任副主委,以便就近監督雖然也是民進黨員,但似乎黨性不夠堅強,卻又必須充分利用其研究蔣渭水著稱的聲望,以增強「促轉會」「中立性」的主委黃煌雄。
  張天欽以為,利用「促轉會」的「公器」打擊侯友宜,可以抬升蘇貞昌的選情。但渠料卻適得其反,此事除了重挫社會對於「轉型正義」的信心之外,更恐波及蘇貞昌的選情。相反,卻給侯友宜送了一道「免死金牌」,從現在起到「九合一」選舉投票日的七十多天內,民進黨對侯友宜所有的攻擊,尤其是有關鄭南榕的部分,民眾都會想到「張天欽」這個名字。為此,本來就民調落後的蘇貞昌焦急了,搶先指責張天欽「錯誤」、「不適任」,讓侯友宜找不到就此事「打蘇」的著力點,因而才會將砲火瞄準「中央政府」,並營造自己對「受害者」形象。不過,倘侯友宜過分操作,可能會「物極必反」,反而促使選民們果真將他與威權統治、戒嚴時代的「白色恐怖」連結起來,反而不利自己的選情。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13 05:25:1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