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柯文哲「二零二零」的企圖心及「罩門」

  當初蔡英文遲遲未能作出是否與柯文哲繼續合作的決定,是擔心柯文哲將會成了「台灣最大尾」,民進黨則在台北市成了「老三」,她的面子掛不住。但在「獨派」和民進黨台北市議員尤其是「新潮流系」的壓力下,蔡英文終於罕見地不再堅持己見,決定接受黨中央選對會的建議,民進黨自行提名台北市長參選人。經過幾個月來的時序進展,蔡英文的最擔心的預見果然正在一步一步地呈現,民進黨提名的台北市長參選人姚文智果然成了「老三」,其民意支持度竟然還遠低於民進黨在台北市的基本盤,而柯文哲果然成了「台灣最大尾」。不過,柯文哲的影響力雖然有所外溢,但主要是在北台灣,台灣中南部尤其是鄉村型縣市的選民的思維定勢,與北部都市型尤其是年青人的想法,未必一致。這也正是柯文哲久不久就找個藉口跑到中南部去活動一下,測試當地民眾對他的反應,以「試水溫」的原因所在。
  蔡英文的「二零二零」這就陷入了兩面夾攻的境地。一方面是「獨派」正在對她虎視眈眈,意圖以賴清德來取代她出戰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資格;另一方面是可能會成為「台灣最大尾」的柯文哲,將難以抗拒進一步坐上「台灣最高位」的誘惑,因而難免存有參選「總統」的強烈企圖心。尤其是在屬於「新潮流系」元老之一,因而對選情及民調分析相對精準,並被稱為「台獨理論大師」的林濁水,也指出台北市三十九歲以下的民眾,不分統獨全部一面倒地支持柯文哲。因此他驚嘆說,毫無疑問,這肯定是在過去任何人都想像不到的現象,太令震驚了。
  這才是民進黨應當感到恐懼的現象。在過去,這部份選民是民進黨的大票倉,現在都將流失到柯文哲那邊去。
  此現象將會加重柯文哲「問鼎」的決心,並可能會強化他在二零二零年提前參選「總統」的意圖。因為等到二零二四年,一方面他的年齡已大,而且已經卸任台北市長兩年,也沒有政黨的平台可供表演,亦即失去政治舞台,在台北市長任上積聚的人氣,可能很快就會消散掉;另一方面此時將會遇到可能比他強勁得多的對手,蔡英文正在刻意栽培的桃園市長鄭文燦。
  因此,柯文哲必須趁著還有台北市長這個極佳的政治舞台,還有一大批「柯迷」圍聚在周圍,更重要的是利用蔡英文民意低迷,蔡政府表現欠佳,又連續爆出張天欽、陳師孟、陳英鈴等與民進黨黨名中的「民主進步」元素背道而馳的獨裁威權現象,令到曾經投票給蔡英文的中間選民大失所望。這個極佳機會,稍縱即逝,倘是有意參選,就必須趁熱打鐵。否則,台灣地區政治發展態勢千變萬化,「過了這一村就沒有下一店」了。
  柯文哲倘是決定參選,因為沒有一個政黨作支撐,因而就必須廣結善緣,即使是民進黨人也要爭取。因此,既然姚文智難以威脅他爭取連任的前景,他就沒有必要在競選過程中與姚文智對。何況,姚文智是謝長廷的大弟子,是「新潮流系」的死對頭,而他本人台北市議會中最主要的「敵對勢力」,就是「新潮流系」的市議員。就連近來令他極不開心的吳音寧,也被他視為是「新潮流系」派來搗亂的。既然如此,「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他反而對民調「爛泥扶不上壁」的姚文智,網開一面。
  目前看來,柯文哲首先要爭取的政治勢力,有三大區塊。其一是民國黨主席徐欣瑩,她背後的支持力量是妙天禪師的信徒,那是一個很大的票倉。因而柯文哲經常跑到新竹縣與她「曬親密」。不過,最近傳說她已經與妙天禪師分手。其二是宋楚瑜,現在中南台灣的農漁民,尤其是上了年紀的,仍在感恩當年的「宋省長」,尤其是在目前蔡政府施政失能的情況下。盡管宋楚瑜的政績,是在炮打「中央」,逼迫「財政部」加撥財政結餘款,讓他得以「要五毛給一塊」地修橋補路,而構築出來的,早就遭到中高端人士的詬病,但鄉下的農漁民又怎能曉得這種「深奧」的道理?反而是沉迷於曾經眼見並享受的實實在在的實惠好處。其三是同時也支持「時代力量」的年輕人,這些新選民可能會分裂談判,在「立委」或縣市議員選舉中支持「時代力量」提名的候選人,在台北市長以至「總統」大選中則支持柯文哲。反正,「時代力量難以擁有適當的人選可供提名為台北市長以至是「總統的參選人。
  柯文哲要緊緊抓住宋楚瑜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宋楚瑜是屬於「台灣四大黨」之一的親民黨的主席。倘他確實要參選「總統」,單槍匹馬是不行的,必須要有一個政黨為組織支持架構。尤其是在前段時間以「認同卡」來試探自行組黨的「水溫」,但詎料反應不佳的情況下,就更需要依傍親民黨這棵「大樹」了。
  實際上,沒有政黨,這才是柯文哲的最大「罩門」。一方面,《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規定,要成為「總統」參選人,必須經由兩個途徑,其一是在最近一次的「總統」或「立委」選舉中,其所推薦候選人得票數之和,達到該次選舉有效票總和的百分之五以上;其二是徵集到本次「總統」大選選民總數百分之一點五,亦即接近二十七萬分的選民連署書。
  因此,不要說是柯文哲現在沒有符合資格的政黨,就算是現在馬上就成立政黨,但因為尚未參與過最近一次的「總統」大選或「立委」選舉,根本不具備得票率超過百分之五的要素,因而就只能是透過公民連署來獲得「總統」參選人的資格了。盡管為了剔除「水分」,要「加碼」徵集到四十萬分連署書並不困難,但畢竟勞師動眾,必須動員大量的人力財力。請看今次的「公投」,每個「公投題」送交「中選會」的連署書,就是成百上升箱。何況,即使是組織架構完整嚴密的國民黨,其所送交的連署書,也被「中選會」認為「水分」太多,不少是重複抄寫的,連死人都有,而有跨不過「門檻」的危險。昨日連忙補交,「中選會」卻以「逾期」為由拒收,領銜連署人要絕食抗議,可見徵集連署書充滿不確定性。
  而親民黨是在二零一六年「總統」或「立委」選舉中,得票率都跨過「門檻」的四個政黨之一(其餘三個分別是民進黨、國民黨、「時代力量」)。因此,柯文哲倘是由親民黨提名參選「總統」,就可直接提名。宋楚瑜也將不會輕易「浪費」這個寶貴資源。實際上,此前宋楚瑜二零二零年及第二零一二年參選「總統」,都是必須透過選民連署書的方式獲得參選資格的。親民黨今次具有可以直接提名「總統」參選人的資格,就不可能輕易將之浪費掉。但以宋楚瑜本人卻是「頗廉老矣,尚能飯否」的情況下,禮讓柯文哲,自己則作「副總統」參選人搭檔,是最符合「優選法」的組合。實際上,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時,新黨就是不願浪費此政治資源,在自己找不到適當人選下,就提名無黨籍的李敖,並由新黨人馮滬祥作「副總統」參選人搭檔。因此,柯文哲要緊抓宋楚瑜,圖的就是要由親民黨提名參選「總統」,以免卻徵集公民連署書的麻煩程序。
  但也不能白白地享受親民黨的這項政治資源,因而宋楚瑜作為「副總統」參選人搭檔,機率甚高。因他的年齡大了,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倘當選,按照當年連戰模式,以「副總統」兼「行政院長」,就是是充分發揮自己行政執行力的好時機,向馬英九「示威」。
  而且,雖然親民黨的組織架構不象國民黨那樣嚴密,但畢竟在許多縣市都有黨部,因而是可以在各地成立競選分部及後援會的,免掉柯文哲的「後顧之憂」。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14 03:49:4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