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陳水扁旁觀者清評點選情有其道理

  號稱「最懂得選舉」的陳水扁,雖然處於保外就醫狀態,但一直沒有閒著,除了是要甘冒違反獄規及保外就醫法條的危險,計劃將為其正在參選高雄市議員的寶貝兒子站台助選之外,還頻密地評估民進黨在年底的「九合一」選舉的選情。既有可能他確實是對選舉規律極為熟悉,而且現在是「冷眼旁觀」觀察得更冷靜及客觀,也有可能是對拒絕下令特赦他的蔡英文極為不滿,大有「樂見」民進黨敗選,而導致蔡英文被迫辭去民進黨主席職務,甚至是喪失二零二零年代表民進黨出戰「總統」大選的提名權的可能前景,因而老是扮演「烏鴉嘴」的角色,「唱衰」民進黨的選情,甚至預告民進黨將會最少丟失四個縣市,還聲稱如果不是國民黨不爭氣,民進黨將會輸得更慘。
  昨日,陳水扁又在臉書上,評點民進黨的選情。不過,今次不是全面分析預測,而是「單挑」台中市長的選情,針對《TVBS》公佈的國民黨台中市長候選人盧秀燕以百分之三十八的支持度,略贏民進黨台中市長林佳龍的百分之三十五,首次實現翻轉的民調,直指二零零四年的「總統」大選,是決戰中台灣;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也是決戰中台灣;而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更將是決戰中台灣。因而二零一八年的台中市長選舉,林佳龍非贏不可,否則蔡英文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也就不用選了。
  為何陳水扁今次的選情點評,只是針對台中市?看來,既有可能他確實是看到了民進黨台中市長的選情是「九合一」選舉的「關鍵控制點」,也有可能是對蔡英文的幸災樂禍。
  當然,陳水扁的這個評估,其實也是包括蔡英文在內的大多數人的「共識」。正因為台中市的選情十分重要,蔡英文和民進黨中央才把中台灣視為「關鍵戰略區」,集中大多數資源支援以台中市為中心的中台灣地區。同樣地,國民黨也把中台灣劃為關鍵戰略區,極盡全力支援盧秀燕。
  台中市在歷年來的選戰中的戰略地位之所以重要,除了台中市在地理位置上緊握台灣島的中樞之外,也因為台中市的人口已經超越高雄市,成為台灣地區的第二大都會區,是「總統」大選中的一個「大票倉」,因而台中市長選戰的勝負,直接關係到「總統」大選的成敗,導致藍綠兩黨都勢在必得。民進黨在「六都」的四個執政直轄市中,高雄市、台南市與桃園市的選情較為穩定,繼續執政幾乎是沒有懸念。而民進黨要從柯文哲和國民黨手中分別奪得新北市和台北市的執政權,看來並不容易,因而就剩下台中市成為兵家必爭之地。
  林佳龍之所以能在二零一四年的「九合一」選舉中,戰勝爭取連任的強敵胡志強,時因為擁有是天時地利人和的極佳條件。在天時方面,馬英九的被污名化及「太陽花學運」的「外溢效應」;在地利方面,當時是台中縣市合併,而原台中縣的人口比原台中市要多,林佳龍已經在原台中縣長期紮根蹲點,有所表現,而胡志強的都市型特質及戰法並不適應於原台中縣;在人和方面,林佳龍化解了原台中縣的派系宿怨,並團結一致地為他輔選。
  但現在,林佳龍所擁有的這些優勢已經淡化。相反,「罩門」卻逐漸呈現。最大的問題是受民進黨的能源政策所累,無法同步達到「廢核、減碳、不漲電價」的政策目標,而且更因要實現「廢核」目標,而全力打開台中火力發電廠的效能,導致原來空氣相對清新,環境也不錯,因而「遷都台中」的輿論曾經喧囂一時的台中市,現在卻是空汙與PM2.5全台最嚴重,因而「反空污」成為盧秀燕的選戰軸心,還由國民黨發動「公投」,這就使得林佳龍承受著重大的政治壓力。而且,林佳龍在與「外國企業」簽約的上當受騙典例,也被其對手嘲諷為缺乏行政執行能力。更嚴重的是,過去與民進黨關係良好的公民團體,也因民進黨大力推動的「改革政策」,使其利益受到損害,從而由過去的支援角色變成對抗者。
  而盧秀燕的形象清新,並是「六連霸立委」,在「立委」選舉中得票數突破十萬,實力不弱;原是在盧秀燕國民黨初選中的對手,失利後顧全大局願為盧秀燕輔選的江啟臣,是原台中縣的新世代領袖,能夠協調紅黑兩派地方勢力。在此消彼長下,倘林佳龍衛冕失利,將並不奇怪。倘此,蔡英文就需負責,辭去黨主席之職,並直接影響其在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出線權。
  此前,陳水扁也曾看衰民進黨在台北市長選舉中的選情,並認為姚文智的打法有問題,「不只難看,根本穩死的」。實際上,姚文智選情不佳,可能會連累民進黨市議員提名人的選情,變成「母雞踏死小雞」,因而蔡英文才派出重量級「文膽」姚人多,為姚文智輔選,從而形成「雙姚」組合。
  現在看來,姚文智已經沒有勝選的可能,並將會應驗蔡英文的民進黨成為「老三」,柯文哲變成「台灣最大尾」的夢魘。這對蔡英文本人二零二零的「總統」衛冕戰,影響可能比台中市還要嚴重得多。
  實際上,即使是在過去台北市是泛藍大票倉之時,陳水扁為了在自己二零零四年「總統」大選中獲得連任,也要將時任民進黨秘書長的李應元推出參選,為他固好民進黨在台北市的基本盤。而本來打算繼續與柯文哲合作的蔡英文,最後決定於柯文哲「分手」,除了是迫於「獨派」的壓力外,也是要讓姚文智護好民進黨在台北市的基本盤,並發揮好「母雞帶小雞」的作用,帶動民進黨台北市議員參選人大選情。
  但現在的情況與二零一四年的「九合一」選舉不同。當時民進黨與柯文哲是合作關係,民進黨在第二階段民調作業中禮讓柯文哲,並由柯文哲擔當民進黨台北市議員的「母雞」。而這一次,卻剛好相反。儘管在台北市長選舉中支持柯文哲的部分選票,在「總統」大選中可能會回流給蔡英文,但卻將會創下民進黨在台北市的得票率最低的記錄。當然,由於姚文智敗選後,仍然可以出任「立委」,沒有「後顧之憂」,因而對台北市長選舉的成敗,也不十分在意。
  民進黨在新北市長選舉中的選情也是欠佳。本來,蘇貞昌的全力扶持其子弟兵吳秉叡,但蔡英文卻偏要徵召蘇貞昌,以為原台北縣選民仍然感念原台北縣長蘇貞昌的政績。其實,原台北縣畢竟不同於原台灣省,大多數漁農民至今仍然感念「宋省長」時期的政績;而是新北市的居民,多是在台北市工作,對原台北縣的政績的感念度不高。另外,新北市的居民來自全島各地,其戶籍並沒有隨之遷往新北市,無權在新北市長選舉中投票。因而啟用「老縣長」的戰術,可能不靈。其實,蘇貞昌也沒有「必勝不可」的壓力,他主要是為自己的女兒蘇巧慧未來參選新北市長鋪路。
  不過,民進黨再怎麼不濟,畢竟還有「接班人團隊,就是「野百合學運世代」這批人,其中最突出的是鄭文燦,林佳龍。即使是在嘉義縣長的黨內初選中,陳明文與張花冠的「代理人」,都是「野百合學運」的核心人物。相比之下,國民黨則呈現「斷層」之勢。馬英九、吳敦義都是「頗廉老矣,尚能戰否」?朱立倫似乎擁有年齡優勢,但先是怯戰避戰,後是「換柱」,自毀形象,「二零二零」的前景並不看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19 03:48:1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