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陳水扁「踢館」蔡英文 姚文智背叛謝長廷?

  本欄昨日才談到陳水扁對民進黨「九合一」選舉選情的評估有其道理,其中包括對台北市參選人姚文智大選情,認為姚文智的打法有問題,「不只難看,根本穩死的」。而姚文智卻不以為意,強調這場選戰本來就在挑戰不可能,相信會倒吃甘蔗節節甜。但正因為是姚文智的選情不佳,可能會連累民進黨市議員提名人的選情,變成「母雞踏死小雞」,而且讓蔡英文最擔心的民進黨在台北市墮落為「老三」,柯文哲卻成為「台灣最大尾」的夢魘變成事實,因而蔡英文才派出重量級「文膽」姚人多,為姚文智輔選,從而形成「雙姚」組合。
  意想不到的是,姚文智卻忘記了自己對陳水扁的反擊,陳水扁也「打臉」自己剛說過「根本穩死」的話,昨日上演了姚文智親到高雄市禮請陳水扁「出山」作其競選總顧問的鬧劇。實際上,據台灣媒體報導,選情緊繃的姚文智,昨天上午在凱達格蘭學校校長金恆煒的陪同下,前往高雄拜會陳水扁,拉攏深綠選民,並力邀陳水扁擔任其最高選務顧問,陳水扁也欣然同意,並罕見親自送姚文智下樓,姚文智也挽著陳水扁的手步出門口。
  姚文智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此行的目的是尋求陳水扁支持,並且聽取他對選舉以及未來市政的意見,他也感謝阿扁擔任最高顧問。陳水扁也當場允諾,要擔任他的選舉及市政的最高顧問,他還大讚陳水扁是史上最好的市長。姚文智說,過去陳水扁在北監、北榮的期間,他前往探望時,就曾被提過幾次,陳水扁當時一直認為,民進黨在台北市已經二十多年沒有執政,如他與年輕一輩就應該要扛起這個責任,讓民進黨的價值信念轉換成市政的成績。姚文智也轉述,陳水扁認為,這次選舉也有輔選的責任,希望能傳承選戰經驗,以及協助推動未來的台北市政。
  而金恆煒則指出,尋求連任的台北市長柯文哲今天也將會來到高雄,但陳水扁不會面,而是在昨日先與姚文智深談,這是非常重要的意涵。他提及,陳水扁一直看好姚文智擔任未來的台北市長,早在二零一四年時,就不斷鼓勵姚文智爭取市長候選人,這次參選也是受到陳水扁長期鼓勵下,代表民進黨爭取市長之位。金恆煒還補充說,陳水扁一直強調台北市選戰不能輸,而勝選的可能性也很高、勉勵姚文智不要氣餒。
  姚文智此舉,當然是為了要向「獨派」靠攏,爭取「天然獨」青年的選票。林濁水日前就指出,被蔡英文稱為「天然獨」的年輕人,卻捨蔡就柯,這是嚴重的警訊。姚文智成為「老三」,輸了是個人的事,大不了回去繼續當「立委」。盡管他曾在民進黨台北市長初選中,為了爭奪出線權而說過「選輸就退出政壇」,但作為他在政治上長期的老闆的謝長廷,也曾在二零零八年的「總統」大選中發過「倘輸選即退出政壇」的宏誓,後來卻欣然復出,出任駐日「代表」,昨日更是食言,否認自己曾說過的「為蘇啟誠輕生一事下台」的話。因此,姚文智也有樣學樣,以其恩師謝長廷為榜樣,拒絕兌現「選輸就退出政壇」的諾言。何況,謝長廷也曾建議姚文智,別再講「退出政壇」的話,還承認自己過去曾說要「退出政壇」,卻未能做到,現在還牽連到姚文智,讓他感到對姚文智不好意思,有機會他會出來替姚文智說明。有恩師及過去政治上長期的老闆「背書」,姚文智當然不會打算兌現自己的諾言。
  但是,未能為蔡英文固好在台北市的基本盤,甚至還讓民進黨在台北市墮落為「老三」,卻是大事。說不好,在連累蔡英文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在台北市的選情的同時,也將會危及自己在二零二零年「立委」選舉,獲得民進黨中央再次提名的資格。盡管民進黨具有「在任並爭取連任者優先」的傳統習慣,但也不排除蔡英文主席將會怪罪他,而不一定會再次提名他。
  為此,姚文智不惜毀掉自己恩師謝長廷的面子,跑到高雄市向「最懂選舉」的陳水扁求援。實際上,自從一九九四年台北市長實行民選產生開始,謝長廷與陳水扁就結下了「瑜亮情結」的個人恩怨。因而謝長廷的子弟兵,很少攀依陳水扁,即使是在陳水扁最風光的時候。但現在陳水扁已經淪為「階下囚」,作為謝長廷最器重的愛徒,而且也曾長期追隨謝長廷,出任其發言人的姚文智,現在卻是對自己的恩師「一點面子也不講」,可見他對自己的選情焦急了,而不得不向恩師「撕破臉」,向「最懂選舉」的陳水扁求援了。
  而陳水扁為了爭取更多的出鏡機會,當然更是要向拒絕特赦他的蔡英文「踢館」,而答應了姚文智的請求。--蔡英文為了挽救姚文智的選情,當然更是為了鞏固自己在台北市的基本盤,而派出了自己最得力的親信兼「文膽」姚人多,進駐姚文智的競選總部,為姚文智出謀獻策。但是,現在陳水扁是出任姚文智的競選總顧問,在職級上應是高於姚人多。這就不但是忤逆了謝長廷,而且也將會得罪蔡英文。
  「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還不至此,更荒謬的是,陳水扁此舉顯然挑戰有關「保外就醫」的相關規定——《監獄行刑法施行細則》第七十三條規定:「被保人病癒或保外就醫期間屆滿時,將其送回監獄。」亦即病情好轉或痊癒就要回去服刑,而陳水扁卻到處趴趴走,證明其病情已經痊癒,必須返回台中監獄繼續服刑;及台中監獄批准陳水扁保外就醫時,陳水扁簽署承諾的「四不原則」——「不能參與選舉活動、不能參與政治活動、不能接受媒體採訪、不可參與顯然與疾病無關的活動」。
  此前,陳水扁到處趴趴走,出席各種活動,探訪李登輝,接受日本記者「懇談會」式的採訪,就已經是踩踏了保外就醫的「紅線」;而日前陳水扁再次透過「新勇哥物語」宣布,他可能會在十月二十八日為其陳致中參選高雄市議員的競選總部成立晚會上站台,就更是受到各方關注,是否會取消其「保外就醫」的資格。已經有人指出,如果是邱太三仍任「法務部長」,陳水扁雖然也有「踩線」的行為,但尚不至於如此膽大妄為,因而是試水溫,把難題拋給新任的「法務部長」蔡清祥。
  但這還是次要的,因為陳致中是參選高雄市議會的議員,其選區也是在高雄市的小港前鎮區,距離「法務部」公署所在地--台北市較遠,蔡清祥可以「隻眼開隻眼閉」。而姚文智是參選台北市長,就在「法務部」公署的所在地,而且更嚴重的,更是「總統府」的所在地。這就顯示,陳水扁不但是要挑戰「法務部」,更是要向蔡英文「踢館」——只要蔡英文一日不宣布特赦他,他就將會把「踢館」行為進行到底,而且還要逐步升級,「問妳怕未」?!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20 03:20:1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