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主進步黨正在逐步走向自己的反面

  眾所周知,民進黨的黨名全稱是「民主進步黨」。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六日決定創立民進黨的「一九八六年黨外選舉後援會」,在討論黨名、黨章時,眾說紛紜,並引起會場激辯,最後決定由謝長廷及尤清主張的「民主進步黨」作為黨名獲得支持通過。因為其符合民進黨及其前身的「黨外」反對國民黨的獨裁統治的主旨,而且「民主」、「進步」的概念也符合當時的普世價值的世界潮流。當時,由於參與「黨外」活動者,既有主張「台灣獨立」者,也有追求「祖國統一」的,為了求取台灣地區非國民黨人士的最大公約數,因而在黨名的前面,既不冠以「台灣」的前綴,也避免使用當時的幾個合法政黨所標榜的「中國」。
  正因為民進黨的宗旨是反對國民黨政權的獨裁統治,爭取民主和自由,而且其黨綱內容,基本上是民主社會主義和福利社會主義(當時尚不是「台獨黨綱」),因而在當時仍然沉浸於「國共鬥爭」的北京的眼中,是一個進步的新興政黨。尤其是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告台灣同胞書》提出「三通」及實現兩岸和平統一的訴求,而「黨外」及成立初期的民進黨,由於此前並沒有「國共鬥爭」的「包袱」,而且反對國民黨獨裁統治就在客觀上也是中共及初期民進黨及「黨外」的共識,與國民黨當時拋出「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三不」針鋒相對,部分民進黨人還全力支持促成兩岸開放交流的老兵返鄉運動,並有「黨外」人士及民進黨人帶頭到大陸投資設廠,更有個別「黨外」人士返回大陸定居,甚至當選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因而當時的《人民日報》和新華社,在報導「黨外」及民進黨初期的活動時,尤其是「中壢事件」、「橋頭事件」和「美麗島事件」等,都基本上是對「黨外」及後來初期的民進黨抱持同情及支持態度的。筆者手中有一批內地當時出版的圖書,都是如此。
  實際上,民進黨成立之初,是反國民黨和黨外人士的聯合體,是在野政治明星及地方山頭的結合體。當時「反獨裁,爭民主」是民進黨與國民黨政權的主要矛盾。因而成立初期的民進黨,主張「台獨」及統一者可以和平共存。但當當李登輝推動「寧靜革命」,撤銷「黨禁」、「報禁」,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改革「萬年國會」,開放「總統」直選,修改《刑法》一百條之後,民進黨的「反獨裁,爭民主」訴求失焦,亦即這個主要民調獲得解決,原來被此主要矛盾掩蓋的追求「台獨」的次要矛盾,就上升為主要矛盾。尤其是在民進黨「全代會」通過「台獨黨綱」後,民進黨就成為「台獨政黨」。一批支持統一的民進黨人,如林正傑、朱高正等,路線離開了民進黨。北京對民進黨的態度,也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
  但即使如此,民進黨內仍然有一批以「美麗島系」為主的人物,如許信良為首的民進黨領導階層,為了積極爭取中間選民的支持,曾提出「大膽西進」、「大聯合」、「大和解」等主張,並發動了「中國政策大辯論」。最後與強力主張「強本漸進」的「新潮流系」妥協,達成「強本西進」的折衷性結論,並取得兩岸迴避主權談判、堅持台灣「主權獨立」但不能作為談判標的、採取全方位談判策略等基本共識。
  正如前述,當時的民進黨及其前身「黨外」的主要宗旨是反對國民黨獨裁統治,因而發動了一波又一波的民主運動。其中最著名的是「野百合學運」,六千多名學生在「中正紀念堂」進行靜坐,提出「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以及「政經改革時間表」等四大訴求。李登輝一方面依照其對學生的承諾,在不久後召開「國是會議」,另一方面也在一九九一年廢除了《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並結束「萬年國會」的運作,台灣的民主化進入新階段。
  當年參加「野百合學運」的大學生鄭文燦、林佳龍、馬永成、顏萬進、鍾佳濱、陳俊麟、翁章梁、李文忠、賴勁麟、郭正亮、羅文嘉、沈發惠、段宜康、徐永明、劉一德、范雲、周奕成等,後來都成為民進黨中堅,其中一些人還改投台聯黨或自行成立「時代力量」等「第三勢力」政黨,但意識形態仍與民進黨相通。
  但後來,尤其是在蔡英文上台之後,民進黨卻卻反走了自己的反面。不但是以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來惡化兩岸關係,與當年達成的「強本西進」共識相悖,而且更惡劣的是,最近由民進黨當局或某些民進黨人提出的「懲治假新聞」(甄別「假新聞」不是由司法機關裁定,而是由行政機關確定),對領取大陸地區居住證的台灣民眾以「撤銷台灣戶籍」處理,自稱是「東廠」……等言行,都與「民主、進步」之標的背道而馳。甚至揚言將「懲治假新聞」納入《國家安全法》,就更是模仿當年他們所深惡痛絕的「警總」,有過之而無不及,也與他們曾經提出的「廢除《刑法》一百條」訴求,形成「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的客觀效果。
  因此,現在人們都在密切注視,當年「野百合學運」的參與者,尤其是向來態度偏激的段宜康、徐永明、劉一德等等人,是否也參與「懲治假新聞」、「撤銷台灣戶籍」等的喧囂。倘有此行為,那就證明他們已經徹底墮落,成為他們當年所反對的「獨裁反動勢力」。
  現在看來,正在爭取「更上層樓」的鄭文燦、林佳龍等,都在避談「懲治假新聞」、「撤銷台灣戶籍」等議題,這是其聰明之處。但林佳龍卻成為「正常國家促進會」的會長,其等於是「台獨」的「正常國家」訴求,比「懲治假新聞」、「撤銷台灣戶籍」等議題更為惡劣。
  其實,如果真的是要「懲治假新聞」,蔡英文就是「炮製假新聞」的第一人。一方面,她說是「遵守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執行《兩岸關係條例》」,而且也確實是正在享受「中華民國總統」的名器,另一方面卻以否定「憲法」和《兩岸關係條例》對兩岸定位的《台灣前途決議文》為執政基礎,這分明就是在乾著「掛羊頭賣狗肉」的「造假」勾當,端的是最大的假新聞。
  因此,民進黨已經逐步走向了自己的反面。不但是以「綠色恐怖」來取代過去的「白色恐怖」,而且更是「賊喊捉賊」,自己在製造假新聞,卻要懲治「假新聞」。從事這種惡劣行為段民進黨,終將會遭到台灣民眾的唾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21 03:36:3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