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是典型兩面派

  所謂「兩面派」,一般指口是心非、善于僞裝,表裡不一,有目的有企圖故意爲之的人。暗示所搞的種種行動與公開的面目是不相容或者是相抵觸;有時表示背叛行爲。
  在大陸地區,兩面派在政治領域,被歸類於「反動派」。這種人被視為沒有原則,沒有立場,沒有節操,只有一己私利。陽奉陰違、口是心非,臺上台下不一樣、人前人後不一樣。實踐中,個別領導幹部逢會必講廉政、開口不離黨風,但最後自己却因貪腐鋃鐺入獄,這就是搞兩面派、做兩面人的實例。
  而在台灣地區,也有「兩面派」,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蔡英文,一方面,她不像陳水扁那樣,大搞挑釁對岸的活動,惡化台海形勢,被美國當作是「麻煩製造者」,而是提出「不挑釁,不刺激,零意外」,台海形勢確實是沒有陳水扁時期那樣緊張;但另一方面,她卻又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導致兩岸關係冷凍,未能繼續進行兩岸協商,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也被迫「停擺」。
  當然,蔡英文以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來扭曲「憲法」和《兩岸關係條例》中有關「一個中國」的精髓,將中國大陸與台灣地區割裂開來,盜用「中華民國」的名器,這更是典型的「兩面派」行為。
  最近,蔡英文的「兩面派」行為更是登峰造極。一方面,她支持台南市政府為「台獨」領袖黃昭堂興建「紀念公園」;另一方面,卻又主持民進黨中常會通過選對會討論案,決議民進黨各級黨公職及候選人「不應參加及參與動員」十月廿日群眾聚會。——這個「群眾聚會」,是由李登輝、陳水扁等支持的「喜樂島聯盟」,計劃於十月二十日動員十萬人,在「總統府」前舉行「全民公投反併吞」的群眾聚會。
  但隨即蔡英文在當天又跑到李登輝的寓所,進行了一個小時的拜會,還請人將燉好的藥膳雞湯,做成方便加熱食用的料理包,作為這次拜訪的伴手禮。雖然蔡英文透過社群網站臉書貼文聲稱,過幾天就是中秋節,她特別前往李登輝家中,拜訪他及夫人,預祝李登輝和家人中秋佳節愉快。但實際卻是,她擔心李登輝在聽到民進黨中常會通過禁止各級黨公職及候選人參加「喜樂島聯盟」的「全民公投反併吞」群眾聚會後,會被氣死,因而特地前往李登輝的家中解釋「請罪」。實際上,這幾天已經傳出,九十五歲的李登輝病重,甚至還有已經病逝的傳說。
  而「喜樂島聯盟」是由李登輝、陳水扁、郭倍宏、高俊明、彭明敏等人成立的「台獨」團體,在今年四月七日的正式成立儀式上,李登輝發表壓軸致詞時聲稱,有逾四分之三的人民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希望大家勇敢對國際發聲,化解中國「威脅」,並以選票淘汰利用台灣民主為中國發聲的「打手」。
  蔡英文和民進黨中央擔心,「喜樂島聯盟」舉行的「全民公投反併吞」群眾聚會,已經踩踏了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紅線」,倘民進黨的各級黨公職及候選人也參加,就將會辜負華府尤其是特朗普近來對台灣當局的善意,成為其不再對台灣當局表達善意的轉折點,而且也可能會導致對岸的猛烈抨擊,可能會影響民進黨「九合一」選舉候選人的選情,因而中常會通過決議,禁止民進黨的各級黨公職及候選人參加。
  但蔡英文卻又擔心,正在傳說病中的李登輝,將會不堪這個消息的刺激,可能會病情惡化並真正的被「氣死」,因而連忙到李登輝家中探望,解釋一番,甚至還可能會「賠禮道歉」。而正因為這樣的舉動過於突兀,在同一天內扮演者絕然相反的角色,因而她在探訪李登輝時密探一個小時的內容,蔡英文和李登輝雙方都拒絕透露。
  至於昨日落成的「七股區龍山里海岸遊憩區—黃昭堂紀念公園」,是賴清德擔任台南市長任內決定興建並主持動土,耗資近三千五百萬元打造。這是台灣地區首座以紀念「台獨」人物為主題的公園,假藉紀念黃昭堂的名義,偷渡對「台獨」的宣傳。「總統府秘書長」代表特別代表蔡英文南下表達恭賀之意,陳菊還表示,曾聽蔡英文說黃昭堂過世後感到孤單,之前若遇到困難問題,黃昭堂都會提意見或幫忙,及找人際關係,現在是加倍懷念,但強調一定會堅持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也希望大家在一起守護台灣安全、尊嚴。
  黃昭堂是「台灣獨立運動的重要領袖,「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的主席,扭轉陳水扁在「總統」大選中的頹勢的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百萬人手牽手護台灣」活動的總指揮,因而被陳水扁委任為「總統府國策顧問」。
  黃昭堂所有的學術研究,幾乎都和「台獨」運動脫離不了關係。每當有人問起黃昭堂他專門的研究領域,他總是回答:「台灣獨立運動才是我真正的專門」。黃昭堂在台灣大學讀的是經濟系,後來拿到國際學碩士、社會學博士學位,但他於畢業後在昭和大學所教的,卻是國際政治史和政治學,同時也寫了不少歷史以及國際法的論文。而不論他從事什麼題目的研究,整個重點似乎都和台灣或者是台灣的「國際地位」脫離不了關係。他的《台灣の法的地位》(與彭明敏合著)這本書,從國際法的觀點來解釋台灣史,將「台獨」運動圈裡面已經談了很久的「台灣地位未定論」,予以進一步的系統化和學術化,聲稱從國際法的觀點,台灣並不是中國的領土,台灣基本上是台灣人的領土,至少台灣的歸屬至今未定。所以,要決定台灣的將來,必須尊重台灣人的意願。因此,黃昭堂說:「很少有人站在台灣人的立場來寫台灣史,大部份的人都是站在漢族主義立場來寫台灣史,還有不少的人站在日本人、中國人的立場來寫台灣史。我們的台灣史研究應該建立在『台灣人史觀』上面,換句話說,應站在台灣人立場來解釋過去台灣歷史上發生的種種事實」。而蔡英文透過陳菊聲稱「加倍懷念」黃昭堂,就是要表達自己認同他的「台灣史觀」,贊同他的「台獨」理論和實踐行動。
  這就徹底暴露了蔡英文口頭上「遵循『憲法』和《兩岸關係條例》的『國家』定位」,實質上卻是支持「台獨」的「兩面派」真面目。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22 04:50: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