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陳菊為陳其邁輔選凸顯矛盾心態

  陳菊不顧自己是「總統府秘書長」的公務身份,踐踏「行政中立」的原則,除了是為民進黨「九合一」選舉承擔協調鼎鼐重任之外,還到處為民進黨縣市長提名人站台輔選。就在這個星期日,她跑回自己的「老窩」,為民進黨高雄市長提名人陳其邁輔選。陳菊稱讚陳其邁是民進黨新世代代表人物之一,他善於協調、有執行力,絕對可以讓高雄有更好的發展。現在距離大選僅剩約兩個月,她要拜託大家用疼惜陳菊的心情,把陳其邁送進市府,讓議會過半,延續高雄的建設。
  然而,知道陳菊與陳其邁家族矛盾的人士,卻為陳菊的那句「用疼惜陳菊的心情,把陳其邁送進市府」,感到好笑,認為這簡直就是民進黨製造的假新聞。實際上,就在不久前,陳菊在《花媽心內話:陳菊四千天》一書中,將陳其邁家族罵得一文不值,當時她認為對執掌高雄市的「民進黨新世代代表人物」,是與她同屬「新潮流系」的劉世芳,該書就是為劉世芳「造勢」而出版。實際上,當天她的那番話,與她為民進黨其他縣市長提名人站台時的強勢表態相比,似乎並不是很「給力」,有點勉為其難以至是「交差」的矛盾心理。
  實際上,陳菊此時此刻的心理,是極為矛盾的。一方面,陳其邁並非是她所選定的接班人。他真正要扶持的,是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劉世芳。因為劉世芳與她都是「新潮流系」,而且還當過她的副市長。因而她真正要「大家用疼惜陳菊的心情」將其「送進市府」的,是劉世芳。在二零一四年的「九合一」選舉中,台灣地區的六個直轄市,民進黨拿下了四個,其中有三個是掌握在「新潮流系」的手中。而按照民進黨黨章規定,黨籍直轄市長是民進黨當然的中常委。再加上在十席票選中常委中,「新潮流系」也奪得了三席,因而「新潮流系」佔據著民進黨中常會的關鍵議席。
  但在二零一八年的「九合一」選舉中,「新潮流系」將再難以保持此優勢。除了桃園市長鄭文燦之外,她與台南市長賴清德因連續兩屆市長任期屆滿,按《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不能參選爭取連任。賴清德沒有心思培養「接班人」,台南市將落到非「新潮流系」流員的手中。因而陳菊希望能「力挽狂瀾」,力爭將高雄市長「交棒」給劉世芳。但奈何劉世芳的民調一直上不去,她為了力保劉世芳,就出版了《花媽心內話》一書,砲口對準黨內,狂批直接威脅劉世芳在高雄市長黨內初選地位的陳其邁、趙天麟、管碧玲等人。尤其是對陳其邁的父親陳哲男及妹妹陳書芸,為脫黨參選的楊秋興站台,與自己「過不去」極不諒解。但由於此書在民進黨內引起非「新潮流系」的其他派系的強力反彈,眼看將會影響民進黨的團結,因而「新潮流系」內部會議決定,忍痛「放棄」劉世芳。因此,陳菊現在卻要為自己的黨內宿敵站台,真是心不甘情不願。
  而另一方面,陳菊作為民進黨連續三任的高雄市長(前一任因是未與高雄縣合併,而未計算在「不得連任超過一次」的限制之內),無論如何,都不能將高雄市淪落到國民黨的手中。否則,責任重大,因而必須為民進黨的高雄市長提名人助選,哪怕此人是自己的黨內宿敵。
  本來,原高雄市是除台北市外,國民黨員最多的縣市。單是左營的海軍基地,及楠梓工業園區的公營企業,就是國民黨的基本盤。一九九六年首次「總統」直選,高雄公營企業的職工北上,在台北市政府廣場靜坐,為李登輝助選,就讓筆者真切地感受到「工人階級」紀律嚴明的精神。兩年後如果不是「空降」到高雄市的謝長廷搞了個「緋聞錄音帶」,及吳敦義粗心大意,民進黨在高雄市就不能僅以幾千票翻了天。隨後陳菊南下,如果不是刻意炮製「走路工」事件,高雄市長的權杖也落不到陳菊的手中。
  但高雄市與高雄縣合併後,政治態勢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因為高雄縣本來就是民進黨的「大票倉」,而且地方派系勢力強大,「余家班」曾佔據高雄縣二十多年。尤其是在「立委」選舉改採「單一選區兩票制」後,國民黨在原高雄縣的地域內就無從置喙,連王金平都不敢回到家鄉參加「區域立委」選舉,只能等待當時的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專門搞了個「王金平條款」,將已經出任「不分區立委」的王金平,繼續參選「不分區立委」。但奈何當年國民黨喪失太多議席,民進黨的議席首次過半,而導致他也丟失了「立法院長」。此後,與高雄縣合併的高雄市,就真正成為民進黨的「大票倉」,陳菊在四年前爭取連任高雄市長時,還拿下了「全島最高票」。
  因此,民進黨在高雄市的優勢,曾經受到民進黨「金鐘罩」的保護,因而在極為嚴重的氣爆事件發生後,及陳菊在台風進襲高雄時跑回官邸睡覺,都是「水過無痕」、「波瀾不驚」。如果市長是國民黨籍,早就被鬧爆了。因而民進黨隨便派出一位「阿貓阿狗」,躺著選也可當選。倘在此極為有利的條件下,民進黨丟失了高雄市,或是雖能保住高雄市但未能保住絕對優勢,贏得不是太光彩,甚至市議員的選情也不好看,她這個在高雄市經營了十一年的老市長,就需被問任。因此,儘管陳其邁並非是陳菊所鍾愛,而且在代理高雄市長任內,因爆發泰勞暴動事件而被迫辭職,其父親、「總統府」前副秘書長陳哲男因司法黃牛案被判刑入獄,被外界認為這可能影響民進黨高雄市長的選情,陳菊也必須為其站台助選,因為陳其邁的選情就是陳菊的選情。
  但最近形勢發生了微妙變化,國民黨提名的高雄市長參選人韓國瑜,其選舉手法並不是民進黨人固有意識中的國民黨人的傳統戰法,因而曾經流失的國民黨支持者又再凝聚起來,韓國瑜的民調數據也直追陳其邁,甚至只差個位數的百分點。即使是可能仍然無法贏得高雄市長選舉,相信得票率也相差不遠,至少是可以帶動國民黨籍市議員的選情。因此,縱使是千不願萬不甘,陳菊也得去為陳其邁輔選。
  韓國瑜的作風及戰法,確實令人耳目一新。因此,在八月間的國民黨「全代會」上,其他縣市的參選人出場時,氣氛都不熱烈;但當他出場後,整個會場都熱爆起來。這可能是黨代表們早已厭倦,在國民黨已經淪為在野黨,而且黨產也遭到追殺之下,仍然不改在長年執政時的官僚及溫良恭儉讓作風。因而對韓國瑜的「草根性」作風就極有好感。說不好,韓國瑜即使是仍然輸掉了高雄市長,但只要輸得不是太難看,而且還能帶動國民黨市議員的選情,韓國瑜就將會是國民黨的「新共主」。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25 09:11:5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