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台灣當局不具「APEC」獨立完整權利

  在巴布亞新幾內亞舉行的本年度「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即將召開,但台灣當局出席會議的代表人選仍未能確定。台灣當局不是從自身找原因:當年陳水扁即將任滿下台時,扁政府爆發了「巴新外交公款侵吞案」,無端端地將巴布亞新幾內亞「拖下水」,讓巴國在國際社會蒙冤受屈,至今仍然對台灣地區的民進黨當局耿耿於懷,因而對台灣當局的與會人選更為嚴謹遵守「西雅圖模式」,並要求蔡政府對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人選低調行事;而是以為「鴻鵠將至」,可以將之「鬧大」,以轉移台灣民眾對蔡政府施政失能不滿的視線,因而炮製了所謂「中國大陸可能在APEC場合打壓台灣」的流言,而且昨日更由「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出面,煞有介事地「證實」該項傳聞,並聲稱台灣是「APEC」的會員,和其他會員國一樣擁有「獨立完整權利」,台灣的參與代表著二千三百萬的台灣人民,並沒有政治前提。而蔡政府的「外交部長」吳釗燮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也言之鑿鑿地聲稱,中國大陸甚至將手伸向台灣一向正常參加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企圖把原來不存在的「一中原則」塞到「APEC」組織運作之中。
  這是一個混帳的邏輯。因為在當今世界上,基本上所有的國際組織,從聯合國以降,都在堅守一個中國原則,將並不擁有「獨立完整權利」對台灣當局排除在外。因為按照一個中國原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人民行使主權的唯一合法政府,有權利和義務代表中國曾經國際組織及其活動。台灣作為中國的一部分,不能也沒有資格參加只有主權國家才能參加的政府間國際組織。但考慮到台灣經濟、社會發展和台灣同胞的實際需要,對於某些允許地區參加的政府間國際經濟組織,中國政府在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立場的前提下,根據有關國際組織的性質、章程規定的實際情況,以中國政府同意和接受的某種方式,靈活處理台灣當局的加入問題。因此,即使是台灣當局參加的政府間國際組織,如「WTO」和「APEC」等的經濟組織,台灣當局參加的身份,也並非是「國家主權會員體」,而是「地方會員體」。
  實際上,就以「WTO」為例,台灣當局是以「台澎金馬單獨關稅區」的「非主權經濟體」的身份參與的,而且其簡稱為「中國台北」。中國是「TWO」的前身「GATT」的創始國之一。聯合國于一九七一年恢復中國的合法席位後,「GATT」通過决定,取消了台灣當局在「GATT」中的觀察員資格。一九八六年七月,中國正式提出恢復「GATT」締約國地位的申請。一九九一年一月一日,臺灣當局以「台灣、澎湖、金門、馬祖單獨關稅領域」的名義申請加入。一九九二年九月二十九日,「GATT」理事會經過與中方以及各締約方廣泛磋商,由理事會主席發表聲明,承諾按一個中國、「中先台後」、台灣以「台澎金馬單獨關稅區(簡稱『中國台北』)」名義加入的原則,處理台灣入關問題。該理事會還通過决定,成立台灣入關工作小組,幷按慣例允許台灣當局派觀察員出席理事會會議。同日,「GATT」理事會主席在理事會會議上進一步說明:「中國台北作爲『GATT』觀察員期間以及隨後作爲一個締約方,其代表身份與香港、澳門代表身份相同。總之,『中國臺北』的代表銜不得有任何主權國家的含義」。一九九五年一月一日,「GATT」被世界貿易組織(WTO)取代,台灣入關談判也轉爲入會談判。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在卡塔爾多哈舉行的「WTO」部長級會議上,按照「中先台後」的原則,中國和中國台北分別於十二日和十三日簽署了加入議定書。此後,中國於十二月十二日、中國台北於二零零二年一月一日正式成爲「WTO」成員。蔡英文當時參加了入關談判,應是對此過程及原則知之甚詳,又怎能否認自己並不具有「主權國家」的定位?
  在當時,中國大陸剛改革開放不久,計劃經濟的痕跡仍重,談判並不容易。而台灣地區由於實行自由經濟,因而已經具備入關條件,但按照「中先台後」原則,台灣地區必須等待大陸。因此,一九九四年六月間,筆者參加港澳地區新聞界高層訪問團,時任「僑委會」委員長的章孝嚴(現已歸宗正名為「蔣孝嚴」),還對團員們忿忿不平,說這是成績優秀的學生已經考試合格,卻要等待成績欠佳的學生在補考合格後,才能畢業,而且領取畢業證書還是排隊在其後面。
  章孝嚴因為身材較矮,因而穿了一雙加厚的皮鞋,以抬升身高。當時就有香港團友私下議論,章孝嚴這番話,就像他的「鞋履語言」那樣,是在抬高台灣當局自己。
  正因為如此,就可見是基於一個中國原則,台灣當局即使是能夠參加的政府間國際組織,也必須在兩個方面受到嚴格限制:其一是稱謂,不能帶有任何「主權國家」的意涵;其二是在加入先後次序上,必須讓步給作為主權國家經濟體的中國。
  「APEC」更是嚴格遵循一個中國原則,並分為兩個層次。其一是加入到身份地位問題,其二是台灣當局出席會議的代表資格及舉辦相關會議的資格的問題,這又再分為「雙部長會議」和領導人非正式會員。在入會資格問題上,一九九一年二至十月,中國政府代表就中國、台灣地區、香港地區三方加入問題與「APEC」第三届「部長級會議」高官會主席、韓國外交部部長助理李時榮進行了六輪談判與磋商。十月二日,中國外交部國際司司長秦華孫同李時榮簽署《諒解備忘錄〉,明確規定:中國作爲主權國家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名稱,台灣、香港作爲地區經濟實體以「中國台北」「香港」(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起改爲「中國香港」)的名稱同時加入「APEC,台灣當局只能派主管與「APEC」有關的經濟事務部長參加會議,台灣「外長」和「副外長」不得與會,也不能承辦「雙部長會議」。
  一九九三年十一月,首次「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美國西雅圖召開。台灣當局藉口《諒解備忘錄》沒有就台灣參加領導人一級會議作出規定,試圖讓李登輝作爲「國家元首」的身份出席。遭到拒絕後,提出讓時任「行政院政務委員兼經建會」主委的蕭萬長冠上李登輝「代表」、「特使」及「行政院政務委員」的頭銜出席。對此,中國政府指出:根據《備忘錄》精神,台灣參加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人員最高只能是與經濟有關的「部長級」官員,幷已就此與有關各方達成一致。最後,蕭萬長只以「經建會主委」身份參加會議。由此形成了「西雅圖模式」。此後,台灣當局在「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與會人員級別問題上一直企圖突破《備忘錄》有關規定和「西雅圖模式」,但均未成功。對此,當時作為李登輝參與國際經濟談判事務的代表的蔡英文,應是十分清楚的,哪有什麼她的發言人黃重諺所說的擁有「獨立完整權利」!黃重諺的說法,只不過是「睜著亮眼說瞎話」而已。
  二零一二年,蔡英文代表民進黨參加「總統」大選。吳釗燮作為蔡英文的首席智囊,為其作上台準備而主持編寫了幾部探討「政權交接」實務問題的著作,交由新台灣國策智庫出版。其中一本《台灣外交的省思與前瞻》,在提到「APEC」時,就承認台灣不是「主權國家經濟體」,「外交部」正副部長也不能出席「雙部長會議」,「總統」更不能出席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因此,吳釗燮昨日所說的「中國企圖把原來不存在的『一中原則』塞到『APEC』組織運作之中」,就更是「自打嘴巴」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26 09:55:0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