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當連陳日君也說中梵終會建交……

  本月二十二日,梵蒂岡國務院、外交部次長卡米雷利與中國外交部副部長王超在北京舉行會談,並簽署一份主教任命臨時協議。這項協議將打破雙方長久以來為了主教任命權的爭議。從內容看,可能比過去長期以來一直傳聞的採用「越南模式」還要寬鬆,顯示教廷向北京作出重大讓步。實際上,美媒《富比士》就評論說,羅馬教廷對北京「世俗權勢」作出了讓步。也有美媒說,這份協議代表中方打破外國勢力不得干預宗教自由的方針、首度承認教宗在中國天主教的領袖地位,但也顯示,為了達成中國天主教的統一,教廷已經作出適當的犧牲。
  不過,該協議並沒有提到中梵建交的問題。但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卻指出,他相信梵蒂岡與中國雖然不會太快建交,但最終還是會建交,而教廷方面也早有棄台的準備。陳日君表示,梵蒂岡和中國建交並非為信仰,而是基於世俗理由。他也認為教宗是「天真的」,並不認識中共,是梵蒂岡主管外交的國務卿希望與中國建交,目的是外交上的成功。對於分析指出中國爭取和梵蒂岡建交是想打壓台灣,陳日君並不認同,因為北京方面一直不急於建交,他認為若真要建交的話,更大的目的是利用梵蒂岡來管制中國的地下教會。不過陳日君也認為,梵蒂岡即使與中國建交、棄台,仍可以繼續與台灣維持良好的關係。只是可能有些人會感覺不好,認為梵蒂岡「忘恩負義」。
  這算是較為陳日君本人較為「清醒」的一句話,盡管他仍然是站在反華反共立場上。但他也知道,中梵建交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要阻擋也擋不住。由於陳日君過去幾年一直為阻擋中梵建交,東奔西走,出盡了吃奶之力,並聲言出於種種原因,梵蒂岡不會與中國建交並拋棄台灣當局,因而他現在所說的「中梵最終還是會建交,教廷也早有棄台的準備」,就折射了連他也已感到「大勢已去」。而且,更由於他曾經力阻梵蒂岡與中國建交,知道教廷在這方面的許多內幕,因而他所說的這句話,就更具有權威性和準確性。
  這也正是蔡政府的夢魘所在。蔡英文在台灣島內民調低迷,及連丟五個「邦交國」的內外交困困境下,連在歐洲的唯一而且還是最具重要性的「邦交國」梵蒂岡也給丟掉,那就將會是遭受致命一擊。因此,就有傳說,蔡英文將會派遣「副總統」陳建仁,專程前往梵蒂岡「箍煲救火」。
  實際上,蔡英文在二零一五年物色其「副總統」候選人搭檔時,之所以找了個知名度不高,對她的選情不會起到太大的作用的陳建仁,這就顯示,她對自己的選情頗具信心,無需由副手來補強選情,但卻需要這位副手,在日後的執政過程中,對她能起到較強的弼輔作用。而陳建仁並非是行政技術官僚,因而蔡英文對他的寄望,並非在對內,而是在對外。因為他不但是其天主教聖名也叫「方濟各」,與羅馬教廷新任教宗同名,而且他還曾獲梵蒂岡教廷聖座册封爲「聖大額我略教宗騎士團勛章爵士」,與「耶路撒冷聖墓騎士」,因而料想他將能肩負起鞏固與梵蒂岡「邦交」的重任。而陳建仁在就職「副總統」三個月之後,就率領代表團以出席德雷莎修女封聖儀式之機,實行名爲「聖和專案」的訪梵之行,並與梵蒂岡高層尤其是負責外交事務的教職人員商談,以刺探教廷與中國大陸進行建交談判的進展情况,幷力圖挽回臺灣當局與梵蒂岡的「邦交」,從而使得「聖和專案」變成了「「固邦專案」。
  蔡英文之所以對中梵建交的議題如此緊張,當然是有其原因。其一、梵蒂岡是臺灣當局在歐洲的唯一「邦交國」,倘與中國大陸建交,就使得臺灣當局在全歐洲「零鶏蛋」,面子頗不好看。幷進而使得臺灣當局在亞、歐、北美洲均呈現「邦交空白」狀態,從而令其在國際事務上製造「臺灣獨立」或「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的戰略圖謀,更爲困難。其二、,中梵建交將會對臺灣當局的「外交」形成「蝴蝶效應,造成極大的衝擊。其原因,教宗方濟各是意大利裔的阿根廷人,能說流利的拉丁語、西班牙語、意大利語和德語,其實都是屬於拉丁語系,因而成爲首位出身於拉丁美洲、南半球的教宗。而臺灣當局在中南美洲的「邦交國」,主要是屬于拉丁語系中的西班牙語國家。正因爲如此,西班牙語是臺灣當局「外交部」的第二大工作外語,擁有一批西班牙語人才。而且,這些中南美洲的「邦交國,因與西班牙的歷史淵源而成爲天主教國家,他們與梵蒂岡的關係有點「君臣關係」。而倘梵蒂岡與中國建交,他們也將會紛紛跟隨之,從而形成「斷交雪崩潮」。而却幷不是什麽中國大陸「大挖墻脚」的結果,那才是「七傷拳」,「拳拳到肉」。
  然而,中國對梵蒂岡的吸引力太大,導致其非要與中國建交不可。其一、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但絕大多數人是信仰東方的宗教如佛、道、儒教,信奉西方宗教尤其是天主教的人,占全國人口的比例不大。近年才開始增多,尤其是地下教會活躍,梵蒂岡必須開拓中國這個具有巨大潜力的市場。相比之下,臺灣地區的天主教人口已經發展飽和,不可能再增長,權衡利弊,當然是優先發展與中國大陸的關係。
  其二、梵蒂岡有義務也有責任,讓中國境內的地下教會取得合法地位。而唯一的辦法,就是透過與中國建交,以雙方取得共識的主教任命方式,爭取將地下教會的主教都能得到中國政府的承認。何況,在台灣地區的天主教的活動,已經成熟規範化,因而教廷即使是與台灣當局「斷交」,也將不會對當地的天主教活動帶來什麼影響。而中國大陸的天主教「地下教會」需要取得合法地位,但由於梵蒂岡與中國大陸沒有邦交關係,而無從著力。只有建交,才可出力,甚至以大使館職員的身份,予以處理教會的事務,因而這是教廷的「神聖使命」。當然,也不能過分干預。
  其三、還有經濟利益的考量。現在中國是世界遊客輸出大國,每年到歐洲尤其是是世界遺產集中地的意大利旅遊的遊客很多,導致意大利警方要求中國公安部派出旅遊警察,在意大利的主要景點執勤。而從羅馬與梵蒂岡同屬一座城市,也需要這方面的合作。相反,台灣就沒有那麼多的遊客,雙邊警務合作的迫切性並不大。
  另外,炒熱中梵建交的議題,還可對困擾教廷的性醜聞,起到轉移視線的作用。
  如果說,教廷在過去之所以堅持與台灣當局的「邦交」,還有一層意識形態相同的紐帶作鏈接的話,今日的民進黨政權,其偏左的意識形態不但遠離國民黨,而且與教廷的意識形態也無法吻合。因而也不值得去支撐。
  因此,陳日君的預感,還是相當敏銳及可能是準確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29 03:34:4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