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究竟哪一個主張是來自蔡英文?

  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前日在「立法院」總質詢備詢時說,陸委會準備研修《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除建立台胞居住證申報機制,且不能參選、擔任「立委」、縣市長。陳明通的這個表態,被台灣媒體形容為「開了第一槍」。實際上,這個表態引發台灣政壇軒然大波,紛紛批評蔡政府「沒有自信」,而國民黨籍「立委」也揚言,倘該修法提案提請「立法院」審議,國民黨黨團必然會予以抵制。
  不過,僅過一日,海基會副秘書長兼發言人管安露卻表示,這不是既定政策,還要傾聽台商、台師、台生等意見,尚未確定。管安露還表示,海、陸兩會將在連假期間合辦數場座談,由副主委層級與台商、台師、台生面對面溝通,就居住證問題集思廣益。
  另外,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姚人多也曾提出,希望相關政策「不要倉促上路、不要污名化在陸台人、不要搞錯對象」的「三不」說法,與陳明通的宣示截然相反。
  究竟那一個說法是蔡政府的既定政策主張?按照法定體制,海基會受陸委會的監督及節制,甚至年度預算還主要是由陸委會編列,因而應當是陸委會「說了算」。實際上,自陸委會與海基會分別成立以來,就曾發生過海基會人員在前線與大陸海協會談判達成的協議,被陸委會以「包裹簽署」的理由而未能簽署的情事,還曾發生過「海陸大戰」,往往是以海基會敗退告終。當然,當時的體制不同,當時是國民黨主政,陸委會主委黃昆輝是李登輝的親信;而海基會的成員則大多懷著要為推動兩岸交流合作做些事情的熱情,主動作為。而現在則不同,不但是由仍然未有廢除「台獨黨綱」的民進黨執政,而且也因為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導致兩岸制度性聯絡及談判機制「停擺」,因而雖然海基會仍然受到陸委會的監督及節制,但海基會已經沒有當年的主動作為,其實也已經與陸委會合為一體。正因為如此,海基會與陸委會的「不同調」,就更顯得突兀。
  但論與蔡英文的個人關係,似是作為外省人第二代的姚人多,比具有原住民血統、因而是「正統本省人」的陳明通,更為親近。眾所周知,姚文多是蔡英文的頭號文膽,由於其筆鋒帶有感情,辭藻優美,並憑藉其深厚的社會學底子及對島內社會議題的深入理解,蔡英文在競選過程中就極度依賴姚人多;在當選後「組閣」時又委任他為「總統府」副秘書長,除繼續為蔡英文撰寫文稿外,很擔綱更重要的工作,就是扮演「總統府」與社會的溝通橋梁管道的角色。曾經有人評說,
  像姚人多這樣善於思辯也勇於向「總統」說不的部屬,是「總統府」幕僚中的少數,這並非是在召開「國安會議」,或就兩岸政策會商時,才能接觸到蔡英文的陳明通可以比擬的。尤其是蔡英文眼見民進黨台北市長提名人姚文智的選情毫無起色,吩咐姚人多指導姚文智的選戰節奏,更可見蔡英文對姚人多的高度信賴。
  因此,姚人多的「三不」說法,及管安露的間接否定陳明通的說法,或許是代表蔡英文的主張。實際上,在大陸剛宣布推出居住證時,蔡英文也曾在民進黨「立委」的「統戰論」喧囂叫嚷中,較為冷靜清醒地說過,只不過是一張卡片,方便在大陸的台灣居民而已。這個定調,與姚文多較為接近。當然,蔡英文的「卡片論」畢竟已經提出了一個多月,現在是否會有改變,尤其是在島內外遇到更多的困難之際,是否會有改變,不無疑問。
  姚文多是蔡英文的親信,陳明通也不是省油的燈。在蔡英文競選「總統」期間,他就一直是蔡英文大陸政策的近身智囊。本來,蔡英文在上台時,就是陸委會主委的第一人選,但礙於他在台灣大學的教職年限受到限制,而未能如願。而從居住證議題是屬於兩岸政策的範疇的角度看,陳明通比姚文多更具有專業的發言權。
  但陳明通畢竟也曾對台商代表說過,對於台商或台生拿居住證一事,應「寬容以待」,並需要聽取台商、台師、台生、台幹的意見。因而他所說的居住證持有人不能參選、擔任「立委」、縣市長,是「自打咀巴」。究竟那個說法才是陳明通的本意,或那個才是代表蔡英文?還真值得最阻遏嘴嚼。當然,這可能並非是出於他的本意,而是「屁股指揮腦袋」式的官方語言。
  但陳明通前日在「立法院」的說法,不管如何,都已折射了蔡政府在處理居住證的問題上,處於進退兩難的境地。站在蔡政府的角度,當然是視為「威脅國安」,而必須要反制。不過不要忘記,民進黨的全稱是「民主進步黨」,是反抗當時國民黨政權獨裁統治的產物,因而其初衷是「反獨裁,反專制;爭民主,爭自由」。因此,陳水扁代表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就有「人權委員會」之設,還委派曾坐過「獨裁政權」的牢的呂秀蓮主持其事,並力圖將兩個國際人權公約「島內法律化」,成為台灣地區的法律。當然,陳水扁的另一個算盤,是要藉此討好聯合國,為台灣加入聯合國「加分」。而兩個國際人權公約尤其是《公民政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規定,參政權是公民的政治權利,是最重要的。當年民進黨的前輩,為了爭取參選權,從海外回來闖關。現在的做法,等於是否定自己過去的鬥爭,既是践踏民進黨自己的黨綱,也是踐踏《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更是踐踏「憲法」第一百三十條關於「中華民國國民年滿二十歲者,有依法選舉之權,除本憲法及法律別有規定者外,年滿二十三歲者,有依法被選舉之權」的規定。。  
  就此而言,民進黨已經走向自己的的反面。「促轉會」的「東廠」言論,就是明證。就此下去,民進黨還有甚麼作為台灣地區的統治者的正當性?
  因此,如果姚人多及管安露的說法是來自蔡英文,或是姚文多揣測蔡英文的意思,可能就是蔡政府擔心,民進黨已經比當年的國民黨還要「國民黨」。實際上,從實務上看,居住證只是便利台灣居民的居留方便條件,既不是入籍大陸,也不擁有大陸地區的政治權利,如果就此而褫奪其選舉公權,就是違反人權的作為。更有甚者,倘是連公民權利也要剝奪,予以「除籍」處分,就是制造「難民」。
  值得注意的是,陳明通號稱是民進黨人中最了解大陸者,而且在大陸也擁有最多朋友,在大陸地區逗留的時間更比其他蔡政府的政務官要長得多,並曾在大陸進行過田野調查。為了取得政績,他還要求大陸省級以上的參訪團,必須與他見面。但他在居住證問題上,卻提出不能參選、擔任「立委」、縣市長的論調,就與他過去的作為背道而馳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04 03:39:2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