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黃煌雄請辭「促轉會」將加速「東廠化」

  蔡政府風雨飄搖,岌岌可危!曾被蔡英文當作要為她爭取連任,以至為民進黨爭取長期執政,而掃清一切政治障礙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在爆發了張天欽「東廠」事件之後,「促轉會」的「畫皮外衣」被撕破了下來,原本以為可以真的為推動轉型正義作出應有貢獻的黃煌雄主委,不但是感到「轉型正義」已經偏離了他在「黨外鬥爭」時期就推動的正確方向,而且相反還有可能會變成張天欽所企劃的「東廠」,比「促轉會」針對的過去的「非正義」行為要非正義,因而終於以辭職明志,給蔡政府沉重一擊。
  實際上,蔡英文上任之後,就公開聲稱要爭取民進黨長期執政,利用她本人高票當選「總統」,民進黨也在「立法院」佔有多數議席,還有「時代力量」黨團盟軍支持,親民黨黨團在某些議題上予以配合的完全執政有利優勢,而決定有風使艃去到盡,清除國民黨的各種基礎,讓其永世難以翻身。其中,首先是追剿國民黨的黨產,掃清國民黨的財政基礎。不但讓國民黨中央及各級基層組織在各種公職選舉中,無法像過去那樣向提名人提供財政資助,而且更是要讓國民黨「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連日常的黨務工作也難以開展。此舉果然有效,國民黨之所以在社會政治條件如此有利之下,卻仍然是不爭氣,有氣無力,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正是因為「五行缺水」,黨主席吳敦義自嘲說,他每天一睡醒就是想著如何籌集黨務經費的問題。
  而與「時代力量」黨團合作,修訂《公民投票法》,降低各種「門檻」,則是要拆除國民黨的民意防線。眾所周知,民進黨從成立的那一天起,就要推動為「公民投票」立法,並先後推出了多個法案版本,蔡同榮還因為積極推動「公投立法」,而被稱為「蔡公投」。二零零三年,國民黨和親民黨眼見無法阻擋「公投立法」,為了防止民進黨利用「公投」來推動「法理台獨」,而主動提出《公民投票法》的法案,利用當時國親聯盟佔多數議席的有利條件,強行通過該法案,以標高各種「門檻」的辦法,讓「公投案」難以獲得通過。實際上,此後三次六題「公投案」,都在「投票率」這道「門檻」面前吃了閉門羹」而遭到否決。而在蔡英文上台後,民進黨黨團也是利用其議席優勢,終於主導修訂了「公投法」,降低各種「門檻」。盡管蔡英文為了向美國交代,並兌現曾經向美國作出的承諾,而阻止了黨籍「立委」和「時代力量」黨團的提案,制止了「統獨公投入法」,但民進黨黨團卻仍然暗中為推動「統獨公投」而進行組織舖排。實際上,近日就傳出,民進黨黨團為搶救「九合一」選舉的選情,與「獨派」抱團取暖,支持「時代力量」黨團提出的「領土變更納公投」及「居住證除籍」兩個法案。
  由於連署「門檻」大幅降低,目前已有十多個「公投案」成案,將在十一月二十四日捆綁「九合一」選舉進行「公投」。其中「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案」最為觸目,可能會獲得通過,全面衝擊國民黨的「一中」防線。
  蔡政府繼主導通過《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及成立「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之後,就全力推動「立法院」通過《轉型正義促進條例》,並成立了「轉型正義委員會」。蔡政府「說的比唱的還好聽」,以一大堆「轉型正義」的華麗詞藻,掩飾其要剷除國民黨繼續存在的道德基礎。
  為了迷惑世人,蔡英文物色黃煌雄出任「促轉會」的主委。黃煌雄雖然是民進黨籍,但「黨性」並不強,反而率先推動國民黨老兵返鄉探親,並在解嚴之前就出版研究蔣渭水的著作。馬英九也曾提名他出任「監察委員」。就此而言,藍綠通吃的黃煌雄,出任「促轉會」主委,確實是可以欺騙某些人。
  然而,蔡英文對黃煌雄並不放心,安排了曾任民進黨中央廉政委員會主委的張天欽為副主委,以作「監軍」,監視黃煌雄並實質操作「促轉會」。--其實,蔡英文剛上台時,為了騙惑中間選民,讓「老藍委」張小月出任陸委會主委。但卻又不放心,於是就讓張天欽出任陸委會副主委,以作「監軍」,並實質主持陸委會,還讓他出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壟斷兩岸事務大權。待到陳明通接任陸委會主委後,陸委會已經牢牢掌握在民進黨人的手中,無須有「監軍」,正好此時「促轉會」成立,蔡英文為凸顯「轉型正義」,讓雖然是民進黨籍但又不那麼「民進黨」的黃煌雄出任主委,但卻又不放心黃煌雄,因而就讓張天欽去做副主委,再次充任「監軍」的角色。果然,在「東廠」事件發生後,黃煌雄竟然大爆內幕,說他在上任兩個月內看不到文件,亦即等於是公開宣佈他已經被張天欽「架空」,他的主委是假的,張天欽才是真的。
  實際上,黃煌雄在上任之後,滿腔熱血被澆冷。光是轉型正義究竟是以「南非式和解」或「德國式究責」方式進行,就形成「張天欽一派」與「黃煌雄一人」的路線之爭,讓他很不開心。而張天欽召開的「東廠會議」,就正他的辦公室隔壁進行,他卻是事前完全不知情,事後張天欽也沒向他報備,直到他看到周刊的報導內容才知道,曾經在他的眼皮底下,召開過這麼一個在內容上他完全不能接受的秘密會議。
  而且,「張天欽東廠事件」更使他兩頭受氣。其中一頭當然是國民黨,籍此「指桑罵槐」地攻擊他,讓他成了蔡英文的「擋箭牌」,還遭到國民黨「立委」「踢館」式的羞辱;另一頭是「促轉會」內的「獨派」團體鷹派成員,攻擊他不夠強硬。如此這般,他如何做得下去?既然已經受辱,就不如歸去,反而可以展現自己的風骨。
  其實,有一個細節,可能才真正是壓垮黃煌雄的最後一個稻草。實際上,在「東廠事件」發生之後,黃煌雄一直都在請辭,但蔡英文和賴清德卻一直沒有批准,因為蔡政府還需要黃煌雄這塊「畫皮」。但在本月五日,「促轉會」首次舉辦「平復司法不公」的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而被「促轉會」安排致詞的三位被「平反」代表鍾逸人、李石城、吳聲潤,根據活動現場發給媒體的資料,分別是中共台灣省工委領導的「二七部隊」、「青少年先鋒隊」的負責人,甚至本身就是地下共產黨員。這讓當時就在現場的蔡英文,情何以堪?尤其是當年中共台灣省工委的主要任務,就是迎接計劃中由粟裕領軍的渡海進攻台灣,亦即統一祖國,這與蔡英文主張的「特殊兩國論」,及拒絕承認「九二共識」,正好針鋒對麥芒。黃煌雄為何這麼多獲「平復」的人都不找,而偏要找三個中共地下黨員作發言代表?
  這就犯了蔡英文的大忌。因此,翌日就正式公佈了批准黃煌雄辭職的消息,儘管新聞報導說,黃煌雄這最後一次的辭職信,是星期五寫的,但不排除就是在當天,被激怒了的蔡英文,指令其主動寫辭職信,因而信中才有蔡英文誠意請求他出任此職,及他接掌「促轉會」短短四個多月,竟成他人生的「不可承受之重」的語句。
  既然蔡英文反正已經撕下了「畫皮」,可能就將會一不做二不休,破罐子破摔,委任類似張天欽之類的人物,甚至更狠的角色接任主委,蔡丁貴、王定宇等都有可能是最佳人選。倘果如此,就是黃煌雄最擔憂的「促轉會東廠化」,將會成為事實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08 03:56:2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