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韓國瑜有機會成為國民黨新共主

  今年「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和國民黨都將戰略定位為「決戰中台灣」。因為無論是民進黨還是國民黨的立足點,都認為民進黨在南台灣「固若金湯」,國民黨難有置喙機會;北台灣藍綠兩黨的攻防態勢也基本定型,難有變天可能。而在中台灣,民進黨要在死保台中市的同時,攻下國民黨現時掌握的幾個客家縣;國民黨則正好相反,在死保南投苗栗的同時,希望能光復台中市。
  而現在形勢的發展,雖然是國民黨仍然呈現「不爭氣」的狀態,但民進黨由於「中央執政」政績欠佳,蔡政府民調持續低落,加上發生多宗失誤事件,連累到地方選情鬆動,不但是台中市長林佳龍被國民黨提名的市長參選人盧秀燕急起直追,差距逐漸拉近,而且在民進黨的「堡壘戶」高雄市,國民黨提名的市長參選人韓國瑜,對民進黨提名的市長參選人陳其邁所形成的威脅,越來越大,幾個藍綠民調機構公佈的民意調查數據,都顯示陳其邁「告急」,韓國瑜穩紮穩打,步步高升。急得民進黨老高雄市長陳菊,數次南下救火。盡管韓國瑜要攻下高雄市,看來並不容易,但也並非完全沒有機會。何況,即使是小輸也可被視為「大贏」,將能促使改變二零一六年「立委」選舉,高雄市九席「立委」清一色由民進黨候選人拿下的態勢。因此,民進黨的戰略定位,除了是繼續「決戰中台灣」之外,又增加一個尚未明寫在黨中央選戰策略上的「搶救高雄市」。
  民進黨為搶救高雄市的選情,近來幾乎全黨總動員,除了是陳菊以「總統府秘書長」之尊,數度南下高雄市坐鎮輔選陳其邁外,由高雄市選出的九名民進黨籍「立委」、黨中央副秘書長徐佳青等人,更是輪番透過記者會或政論節目,猛轟韓國瑜對政見,並質疑其具有「黑道」背景,還在高雄市區到處樹立「反對賭場、捍衛母語」的看板,直接向韓國瑜下戰帖。此顯示,民進黨果然是被韓國瑜逼急了,因而才猛然從「躺著選也可贏」,或「隨便提名阿貓阿狗也可贏」的迷思中醒悟過來,不但是以超規格的陣容來狙擊韓國瑜,而且也違背了原本「改過從善」,決定不再使用的「負面選戰」手段,鋪天蓋地抹黑韓國瑜。
  民進黨「固若金湯」的高雄市,之所以會選情告急,除了是受蔡政府的欠佳政績之累之外,民進黨主政二十年之下的高雄市,不管是城市競爭力、經濟景氣,還是人口成長、社會人文發展,都不斷衰退凋敝,被其他城市拋離在後,使得當地市民產生「換黨換人試試看」的心理,因而有商家打出「民進黨不倒,經濟不會好」的看板。而陳其邁的問題也不少,他本來就缺乏領袖魅力,應當「補強」自己的形象,但卻一開始就犯了嚴重的戰略錯誤,滋生「輕敵」思想,沒有很好備戰,以為只要顧好基本盤就能贏,因而作出愈低調愈好,以免炒熱韓國瑜選情的決策。但他不知道,在自己十多年前出任高雄市代市長時發生的幾宗重大事件,如「泰勞暴動」等,還有其時任「總統府副秘書長」的父親陳哲男為此事件「吃官司」等,都對他的形象包裝塑造不利。這兩大缺失疊加起來,就將自己的弱點完全地暴露在人前,尤其是在其對手韓國瑜的面前。
  更重要的是,韓國瑜的「非典型國民黨人」的戰法,顛覆了傳統高雄市選民的固有印象。實際上,此前國民黨的候選人,往往予人的印象是西裝革履,不接地氣,甚至曾多次發生政務官寧願辭官也不願參選的情況。其實,早在李登輝當政時,就發現了問題,因而強迫政務官返鄉參選,包括「新聞局長」胡志強、「僑委會委員長」章孝嚴就曾分別回到台中、新竹參選「國代」並當選。這還是政務官可以兼任的民代,選輸了還可繼續出任政務官;還有政務官不能兼任的「立委」,選輸了就不能回到已經因參選而辭職的原機構了,但李登輝也堅持實行此決策,讓西裝革履的政務官接受「民主洗禮」,如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蕭萬長返回嘉義參加「立委」,也參選了。反而後來在馬英九當政後,雖然也曾意圖實行此策略,但在被徵召的政務官「抵制」下,就收回了,從而導致國民黨缺乏良將。
  今次「空降」高雄市的韓國瑜卻不同。他曾當選過「立委」,成為國民黨的驍勇戰將,甚至掌刮但是也是「立委」的陳水扁。也曾在出任台北農產公司總經理時舌戰民進黨「新潮流系」,看得人直叫精彩。他在「空降」高雄市後,表現出了國民黨選將未曾出現過的「非典型」特質、並與基層較接地氣,甚至避開打「藍綠對決」之戰,而是在點破高雄「又老又窮」之後,訴求力拼經濟、三十萬「北漂青年」等政策議題頗為契合高雄市民尤其是中間選民、年輕選民的心理及口味。而急壞了的民進黨,祭出韓國琛「掌刮」陳水扁的負面選戰策略,更是適得其反。因為當時出任「立委」的陳水扁,在審議有關軍事的議案時,竟然聲稱「養榮民不如養狗」,遭到同任「立委」的韓國瑜猛刮,導致陳水扁留醫幾天。而高雄市的左營是軍眷集中區,本來就是國民黨的票倉,但近年選民們對國民黨失望「含淚不投票」,民進黨重播這個鏡頭,反而起到激活軍眷們的投票慾望的作用。另外,高雄市不像陳水扁的家鄉台南市,「寧願肚子扁扁,也要票投亞扁」,盡管他住在高雄市,市民們對他的貪腐形象並不表達歡迎。
  不過,韓國瑜要翻轉高雄市,確實是並不容易。雖然他的「非典型」形象在原高雄市吃香,但在人口更多,而且較為偏重於組織運作的原高雄縣部分,韓國瑜的知名度及資源都明顯不如陳其邁。最近王金平跑原高雄縣很勤快,要以他是原高雄縣在地人的優勢,為韓國瑜助選。王金平此舉,固然是要負起國民黨人的責任,但也不無個人意圖。因為他的「不分區立委」已經連續多屆,按道理及規矩,不能再獲提名為「不分區立委」參選人。他是否希望能以此一搏,感動國民黨,再次為他改例?即使是未能如願,也可透此「暖身」,返回家鄉參選「區域立委」。不過,自稱改制為「單一選區兩票制」後,要當選並不容易,尤其是對於已疏於選區經營的王金平而言。
  國民黨被凍結黨產後,財政十分困難,連黨務運作經費尤其是黨工薪酬也難以應付。黨中央和地方黨部不能像過去那樣,向參選人提供選舉補助金,各位戰將只能靠自己籌款。但國民黨的籌款能力向來就不如民進黨,而且目前國民黨是在野黨,籌款更為困難。而韓國瑜卻不受此情況影響,不少企業界老闆、海外僑胞、台商等捐款給國民黨時,均指名要給韓國瑜。這不但是反映了國民黨支持者將希望寄託在韓國瑜的身上,而且也是折射出,希望國民黨能夠徹底改革,就像韓國瑜那樣在地化及「非典型」化。
  這從國民黨「全代會」為各黨籍縣市長提名人造勢,當韓國瑜出場時,全場響起最熱烈的掌聲,就可知黨心民意所在。實際上,據傳在部分國民黨支持者中有一個想法,當然希望韓國瑜能贏,即使是受到客觀原因所限,小輸也是贏,他就可能會成為國民黨的「新共主」。黨主席是黨員一人一票選出的,因而他極有機會當選。吳敦義、朱立倫等,都將「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韓國瑜。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09 03:44:33
返回